? 第396章 太后千秋节-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96章 太后千秋节

淳汐澜2018-3-31 20:17:25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揉了揉僵硬的脖子,说:“我说什么事儿,原来就为了这个。医馆的规矩京里上下无人不知,如今还有人破坏规矩,显然是不把我这个馆长放眼里。”她对冬暖吩咐道:“你去与许太医说,甭理会去。若再聚众闹事,直接让顺天府的人带去吃几日牢饭吧。”

????冬暖心里一喜,大声道:“是。王妃。”

????锦绣摆摆手说,“在医馆,就叫我馆长吧。王妃这个称呼还是回去再叫吧。”

????冬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外头又有人推门进来,冬暖看到来人,赶紧蹿到一边,叫道:“王爷,您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赵九凌,他说:“王妃还没回去,便过来瞧瞧。”

????锦绣抬起头来,对赵九凌有气无力地招招手:“你来了,随便坐。还有一会儿才能下班呢。”她指着桌上一堆厚厚的病历本子,“等我把这些病历看完了,咱们就回去。”

????赵九凌观察着锦绣的办公室,当中一个宽大的大理石桌案,后头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坐椅,旁边有个衣架,挂着两件白色的褂子。桌案的另一边放着两把椅子,旁边有一个小圆桌,靠墙的一边放着个书架,上头堆满了书本,全是与医学有关的。屋子四周摆放着四季冬青盆栽,右边一个四折落地屏风,里头有个简单的休息室,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这就是所谓的办公室?”赵九凌拉了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

????“嗯,馆长办公室。够拉风吧?”

????赵九凌没有说话,只是瞅着她略显疲惫的脸,“你才刚生完孩子,也不要太过劳累。有什么事让底下人去做就成了。”

????锦绣哀声叹气,“我也想做甩手掌柜来着,可医馆里人太多,今日前来看病的大都是普通老百姓,窄不出多少油水。想要挣大钱,还得靠这些勋贵来支撑。”她拿出一个病历,“这人是风寒袭肺引发的咳,我大致算了下,前后医疗大约要四日左右,加上住院费护理费和医药费,大约需要花一两四钱银子。而医馆扣除所有费用,能赚的也只有区区几十文钱。唉,这些普通人的钱,挣得可真够吃力的。”

????赵九凌说:“你这才开张嘛,哪能一蹴而就的。”他看着锦绣眉宇间的疲倦,不由分说地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时辰也不早了,该回去了,本王也还没吃晚饭呢。这些事儿让底下的人做就成了,哪能事必躬亲的。”

????……

????那个武定侯府的太夫人身边的奴才实在太过可恨,这回有了锦绣的明确指示,冬暖再也无所顾忌,昂首挺胸地来到内科,把锦绣的命令吩咐了下去。

????“许大人,馆长亲自放话了,帝都医馆规矩不可废。”

????许太医道:“是,老夫知道了。”然后许太医身边的弟子兼助手赶紧对面前那个穿着体面的婆子喝道:“请回吧,医馆规矩不可废,请别再为难我家师父了。”

????那婆子铁青着脸,恶狠狠地瞪着冬暖,目光如狼,凶狠而高傲,“这位小娘子,好大的威风。区区一个医馆,居然敢怠慢武定侯府太夫人,万一出了什么事,不说你一个小小的奴才,就是你家馆长,也得脱层皮呢。”

????冬暖那个惊讶,帝都医馆是圣上亲自下令设建,工部改建,由楚王妃主持操作,御医坐镇,网罗了全天下最优秀的大夫,铁打的皇家医馆,只差没渡上“御用医馆”了,全京城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敢在这儿闹事,简直是作死的忙。这武定侯府太夫人又是怎么回事?

????那婆子见冬暖面带惊讶,还以为是怕了,得意地喝道:“赶紧通知你家馆主,武定侯太夫人可不是你们一个小小的馆主能够开罪的。否则,惹恼了我们太夫人,一个贴子就能让你们馆主去牢饭。”

????冬暖看了许太医一眼,许太医苦笑一声,轻声道:“这位武定侯府太夫人自从前侯爷逝世后,一直在佛堂里清修,平时候都很少与人来往的。”

????冬暖皱眉:“她不知道,那武定侯呢?就没有人告诉她,帝都馆医的规矩?”

????许太医没有说话,倒是他的弟子不屑地道:“京里谁人不知武定侯府的太夫人与现任武定侯爷水火不容,简直就是仇人了。武定侯会告诉她才怪。”说不定还巴不得太夫人出这个丑呢。

????冬暖明白了,也没再看这耀武扬威的婆子,转身离去。

????那婆子大怒,上前就拉住冬暖的手,“好你个贱蹄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可警告你,立即把你们馆主叫出来,我倒要瞧瞧,是何方神圣,这么大胆,连武定侯太夫人的面子也敢驳。”

????一个清脆的声音响来,“本馆主就是不把宋武氏放眼里,你又待如何?”

????冬暖挣开这婆子的箍制,飞快地跑到锦绣跟前,在她耳边轻声道:“这应该是武定侯的借刀杀人之计。王妃,要不要帮武定侯这个忙?”

????与开惠县主相处久了,多少也知道武定侯家的破事,想来这位武定侯是真的恨不得自己的继母去死,所以现在连脸面都不顾了。巴不得借锦绣的手给太夫人没脸。印像中那位斯文又威武的武定侯,锦绣觉得,让她当一把刀也是成的,反正她也确实瞧这位太夫人不顺眼。

????于是锦绣说:“来人呀,把这聚众闹事的奴才给我抓起来,丢进顺天府衙。另外,再请圣上下旨申饬武定侯太夫人,医馆的规矩可是圣上亲自订下的,还敢肆意破坏,简直是不把圣上放眼里呢。”

????那婆子原本还要厉声喝骂,忽然听到锦绣的后半句,脸都吓白了,瘫软在地上,瑟瑟发抖。

????锦绣看都不看她一眼,对一些围观的各世家勋贵的下人朗声道:“所有人都听着,我不管你们的主子有多么尊贵的身份,都必须遵守医馆规矩。也并非我们拿架子,不让大夫登门看病,而是为了省时省力,医馆里有齐全的药物,还设有专属病房,不但可以就近医治,还能严格控制病情。在医馆里看病,其中的好处我就不多说了,反正,以后是不会再让大夫登门看病了,诸位回去与各自的主子商量商量吧。”

????……

????回到王府后的锦绣全身都快要散架似的,看来家庭妇女坐久了,忽然转变为职业妇女,还真有些不适应。

????赵九凌去练武厅里练了半个时辰的剑,再回到留仙居,锦绣还斜躺在炕上看,赵诺正躺在她身边,呼呼在睡着,小手儿高高举动量,作投降状举在脑袋两侧,小腿儿大赤赤地张开着,非常的霸气。他浅浅一笑,坐到炕上,低头闻了赵诺的胖乎乎的肉手。其实他更想亲孩子的脸儿,不过乳娘说一岁前的孩子睡着了不能亲脸的,否则以后睡觉的时候就会闹半天。

????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身为资深孩奴的他仍是克制住了。

????“不是早就累了么?怎么还不睡?”

????锦绣打了个哈欠说:“再看一会儿书,今日与许太医相比,我才知道,我在内科方面还得继续努力。热水已经准备好了,王爷快去洗个澡吧,瞧你,都什么时候了,还弄得满头大汗。”

????赵九凌忽然拉起她,“既然不想睡,那就来服侍本王洗澡。”

????锦绣不想动,可架不住他的力道,被他从炕上拉了起来,只着水红色细棉印花中衣桃红色稠裤的她,不得不下了炕,趿了鞋,一道去了净房。

????……

????武定侯府,太夫人宋武氏一脸的狰狞,手头的茶盏狠狠地朝武定侯扔了过去,嘶吼道:“好呀,如今的太医一个个都翻了天不成?合伙建了个医馆就可以不把我放眼里了不是?今日可真是丢尽了脸,哼,我是宋家的太夫人,我丢了脸,你以为你就有脸了?”

????武定侯躲过茶盏的袭击,淡淡地道:“太夫人息怒,医馆的规矩就那样,不太夫人您再生气又有何用?”

????太夫人怒道:“你要我息怒,你要我如何息怒?以前我有个三病两痛太医院的御医跑得跟兔子似的,如今倒好,三催四请都不肯来,还与我讲什么破规矩,他是不是不想做这个御医了?”

????宋夫人也是平淡至极地道:“太夫人您可别忙着生气,等明日一早,圣上就会派人来申饬您。到那时候,您再与圣上派来的钦监告告状吧。”毫不意外看到太夫人脸上的惊恐,宋夫人又添了把火,“只要太夫人不怕丢了性命,您就尽情得骂那医馆馆主和太医吧。”

????……

????良久,锦绣才从净房出来,身上却未着寸缕,只用宽大的浅蓝色的大毛贴包裹住身子,也亏得屋子四周都烧有暖墙,室内并不冷,她重新找了衣裳穿在身上,这才揉着腰,坐到炕上,摸了孩子的屁股,已经尿了。

????她找来小衣裳,笨手笨脚地给孩子换裤子,这时候乳娘进来了,看到锦绣的动作吓得魂飞魄散,箭步奔了过去,“王妃,这种活儿让奴婢来就成了。”她也是第一回做乳娘的,在上千个孕妇当中,一路过关斩将,经过严格的培训后,才有了留用资格。等生下孩子,满了月后,就被送到王府,在十数个优秀乳娘中脱颖而出,和另一位芸娘一道做了赵诺的乳娘。她们很是珍惜这份差事,知道这些尊贵的贵妇娇气的很,平时候能抱抱孩子也就不错了,哪里敢让王妃动手的,于是赶紧把锦绣手头的裤子抢了过来,手脚麻利地给赵诺换上。

????锦绣也没有勉强,只是叮嘱她,没事不要把孩子换在手上,让他多睡,只是必须注意纠正他的睡姿,要经常揉孩子的头,捏孩子的耳朵和鼻梁,哭了也不要马上去抱他,注意经常给他洗手,因为半岁前的婴儿都有吸吮手指头的习惯,想阻止都是没法子的,所以只能让他的手指头保持干净,以免病从口入。

????乳娘连连点头,她以为贵人们都是宠孩子的,所以照顾赵诺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让孩子哭上半声,可这位王妃却忒奇怪,居然不让她经常抱孩子。

????赵九凌从净房出来,着白色中衣,黑色裤子,脚上啃着双千层鞋的布鞋,虽然在自己屋子里已经卸下了白日的威势,可仍是给了乳娘一种胆战心惊。

????“再过一个月就是太后后千秋节,紧接着又是母后千秋节,宫里又会热闹不少,到时候可要把咱们的儿子好生打扮,争取把皇兄的谨哥儿给比下去。”

????锦绣白他一眼:“你有完没完?当孩奴还当上瘾了?也不嫌丢人。”

????“这怎能叫丢人呢?谁叫咱们的儿子人见人爱……”

????“我还车见爆胎,花见花开呢。”锦绣没好气地道。

????赵九凌没有听出她的讽刺,好奇的问:“什么什么,车见爆胎?这是什么意思?”

????锦绣又好气又好笑,“就是车子见了车轮都要爆掉。”

????赵九凌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这个形容词好,比你以前那个什么拉仇恨的更有劲。”

????锦绣见他越说越不像话,又当着乳娘的面,更是恼怒,随从从炕上抽了个枕头扔了过去,嘴里骂道:“去你的,还是王爷呢,没个正经。你疼孩子没人会说你半个字,但也不是这种疼法,当心惹犯众怒。到时候又被人灌得酩酊大醉,再让我给你施针醒酒,姑娘就跟你姓了。”

????赵九凌接过枕头,哈哈一笑,重新把枕头扔到炕上,“都做了孩子母亲了,你确定你还是姑娘?”目光贼贼地在她某个地方流恋忘返。

????锦绣恼怒,这家伙也太不像话了,奶娘都还在这呢?恶狠狠地道:“那就叫老娘。”

????赵九凌被口水给呛了下,锦绣想着自己雷人的回答,也跟着笑了起来。

????倒是一旁的乳娘心里不停地哆嗦着,看着锦绣的目光带着着敬畏。原来楚王夫妇私底下相处与平常夫妻也没差的。只是楚王这么暴烈的脾气,楚王妃居然不怕,她实在没想到,这位主母胆子实在太大了,怎能这样对爷们说话呢,难道不怕被休么?

????乳娘一边在心头腹诽,一边低眉顺目地把孩子抱了出去。

????夫妇二人床到床上后,赵九凌这才道:“太后的千秋节,估计太后会趁机向母后提出释放郑贵妃的要求。据静心殿的宫人讲,郑贵妃这对婆媳,依然不安份呢。”

????……

????医馆的事儿还没理出头绪呢,郑贵妃等人又要使玄蛾子了,锦绣叹了口气,真恨不得把这对婆媳给掐死。她不止一次埋怨皇帝,怎么不把这二人弄死在静思殿里,非要留她们祸害人间。

????只是上位者的心思下边的人哪能猜得透的,锦绣腹诽归腹诽,面上可是半点心思都不敢露的,

????第二日,圣上果真下旨申饬武定侯太夫人,言辞严厉,毫不留情,指责太夫人不把皇帝放眼里,连皇上的旨意也敢违抗,居然指使下人在医馆闹事,这可是对皇上不满呀?

????太夫人吓得几乎尿了裤子,瘫软在地上,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传旨的太监念完旨意后,又阴阴地道:“太夫人,皇后娘娘还在宫里侯着您呢。您赶紧换了衣服,进宫领罪吧。”

????到了下午,宫里便传武定侯大夫人被皇后好一通申饬,那位在医馆作威作福的下人被杖毙,太夫人也被禁足一年,以儆效尤。武定侯宋宽也因治家不严等罪名,被圣上申饬。

????宋宽进宫谢罪,在皇上的御书房跪了半日,圣上这才恩准其平身,放他回家。

????一时间,众人无不同情宋宽,宋武氏那个坑丈夫坑女儿坑儿子又坑孙子的老虔婆,她自己作死没有人能拦得住她,如今连继子也坑,宋宽这家伙也真够倒霉的。

????不过有武定侯府作榜样,京城的各世家勋贵安份不少。连一向得圣眷的武定侯都被严厉申饬,其他人再也不敢抱着佼幸心理了。

????过了没几日,锦绣惊喜地发现,医馆账面上的数字节节攀升,后来才知道,才刚开劈出来的顶级贵宾病房基本上住满了人,每天光靠收床位费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这些有钱的勋贵们却都是些无关痛痒的病,太医院的御医们出马,基本上两三天就能见效,虽然花费不菲,但比起让太医登门看病又要来得划算些了。

????又过了一阵子,顶级病房被一扫而空,基本上都让勋贵们家眷挤满,虽然侍候这些贵人们医护人员会有较大压力,但锦绣坚信,有皇帝这块招牌,以及医馆规矩在,他们应该不会胡乱使他们的威风的。

????医馆营业时间全天候营业,许太医等人好歹是帝后的指定御医,不能在宫外呆得太久,半月后,这些太医们便被抽调回了宫中,只剩下一些品秩不高的御医坐镇,但从全国各地抽调来的大夫,经过严格政审后,投入门诊,依然有着显着的效果。这些普通老百姓不是找不到大夫看病,而是因为不能系统地看病,所在就给耽误了。有些病必须住院治疗,强制性地戒掉以往家中养出来的不良习惯,再系统地医治,病情便能很快控制下来。

????一个老大爷经过手术成功治疗好了肠痈,医馆的业务更是被推到的高峰,其繁忙程度,端看排号处、缴费处、以及住院部如菜市场般的人流便可知其火爆程度。

????当锦绣交上一个月账单与赵九凌时,赵九凌眼睛都睁大了,“二万七千两银子?”

????锦绣得意地点头,“比当年在宣府还要火爆五倍。如今的人可真够怕死的,八成左右的病都只是些小病小痛。却有三成左右的人贡献了数万两银子的床位费。重症病人当中,大都是些普通人家,也没赚什么钱,不过胜在累积了技术,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经验吧。”

????赵九凌在户部当差,还是能看懂账本的,确实如锦绣所说,普通病人确实不怎么赚钱,真正赚钱的还是入住顶级病房的那些勋贵家眷,以及做手术带来的丰厚回报,他说:“头一个月就能挣这么多银子,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相信帝都医馆名气打响后,全国各地都会有病人大量涌入京城,到时候,医馆的营业会更加丰厚。”他越说越兴奋,已经想到户部的库房将会被银子堆满的景像而刺激着。

????一月十二日,太后千秋节,今年的千秋节与往年都差不多,内外三品以上的命妇前去叩头请安,听戏,看舞龙狮等节目,然后在宫中吃午饭,最后向太后跪安,然后出宫。

????太后一直在病中,但这回却是精神百倍,穿着金黄色的百鸟朝凤褙子,花白的头发梳得齐齐整整,十六根小凤钗齐整而凌厉地如扇形插在义鬓中,九尾朝阳五凤大凤钗威武而张扬地插在正中,两边垂下的流苏长长地垂到肩膀处,随着说话的动作,微微闪动着凌厉的光华。

????皇后领着正三品贵嫔以上的内命妇,向太后叩首庆贺,太后盯着皇后说了些褒免的话,确实如赵九凌所说,趁着机会,太后给郑贵妃齐王妃求了情,说二人在静心殿受了寒,双双病倒,请皇后网开一面,放她们出来。齐王与新侧妃杨氏也是当众跪了下来,恳求皇后开恩。

????当着众位内外命妇的面,皇后不好驳太后的面子,齐王虽是庶子,可好歹也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子,也不好太过落他的面子,于是就同意了。

????------题外话------

????今天睡了一下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