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7章 顾丁氏最后的贡献-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87章 顾丁氏最后的贡献

淳汐澜2018-3-31 20:17:11Ctrl+D 收藏本站

????九月的帝都,好一番热闹景像。

????先是一些官员们被皇帝以“人云亦云,听风是雨”和“不堪大用”为由,或罢官,或贬职,朝堂上润物细无声地进行了一番人事震动,或多或少地牵累了好些官员。太后以及贵妃派的人马基本绝迹,太子派依然低调,稳中求胜。

????太后凤体欠安,皇后服侍太后,免去宫嫔每日的晨昏定醒。

????太后凤体有漾,连皇后都要亲自侍疾,身为亲儿媳妇的容王妃也只得挣扎着病体,进宫服侍。

????其余先帝所出王爷王妃们也每日轮留进宫侍疾,但都被太后给赶了出来。太后坦言,她习惯了皇后的服侍。

????容王妃却不肯离去,依然带病侍疾,最终病倒于慈宁宫中,太医抢救无果,容王妃与世长辞。太后痛失爱媳,病情加重,成日卧病于榻上。皇后衣不解带服侍,宫中上下,无一不称赞皇后贤德,国母风范。

????九月十四日,天阴有小雨,容王妃发丧的日子。圣上亲自手书挽联,称容王妃贤德,哀泣容王妃英年早逝,并抚慰吕家,赐金银宝珠若干。

????翌日,吕家进宫叩谢圣恩,吕夫人携女吕嫣在皇后殿前叩拜,感激皇恩浩荡。耐何吕四小姐入了魔怔,殿前失仪,被皇后申饬。后太医诊断,告之吕嫣素有魔怔之病症,恐会遗传。皇后大惊,遂哀痛悔恨当初轻率赐婚于威国公爷顾东临,顾家三代单传,人丁稀疏,倘若吕嫣嫁入顾家,使得顾家绝后,皇后就成了千古罪人。

????于是,皇后痛定思痛,收回吕嫣与顾东临婚约,准许自由婚配。吕嫣有病在身,恐误子嗣,准其出家为尼,法号静心。

????紧接着,威国公府太夫人顾丁氏病逝,皇后感其贤德,特派女官慰问。皇帝也下旨抚慰威国公爷顾东临,授正三品昭勇将军衔,主兵部事。并下旨准许顾东临在百日内成亲,并赐武定侯六女宋雨露为嫡妻。

????锦绣看了官府邸报,说:“这顾丁氏总算做了回慈母。”

????锦玉这一日来看望锦绣,向锦绣说出了他的迷惑,“据我所知,昭通将军不过是个闲散官职罢了,并无实权的。还有,武定侯四小姐,好像只是个庶出的吧?堂堂国公爷,居然娶一个侯府庶女为妻,这也太掉价了。”

????锦绣笑着摇了摇头,“昭勇将军只是圣上给其的恩荫,但入主兵部,则是个实缺。想来顾东临也还挺得帝心的。”

????“不过是小小的兵部主事,怎能算得上深得帝心?”锦玉虽然中了进士,但年纪实在太轻,再来锦绣也不愿他少年太过得志,是以动用了许关系,只让他去顺天府衙做了个八品主簿。专事常参机要,总领府事,是个注重实缺的位置。

????京官并不好做,顺天府伊更是容易得罪人的活儿,没点过硬的身份背景,只有被踩得呱呱叫的份。锦玉做个主簿,只要处理公正合理,有楚王府和钟家给他撑腰,想来也没几个人敢拿他怎样的。

????锦绣笑了起来,进一步解释说:“当今六部,吏部户部都归太子掌管,礼部工部刑部是保皇派或中立派,唯有兵部,太子为了避嫌,并未伸手去兵部。所以兵部一直都是掌管到皇上手上。皇上让顾东临入主兵部,当然也是皇上的意思了。”

????锦玉恍然大悟,暗道惭愧,“姐姐一介女流也能清楚朝政走向,反倒是我,白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反倒连这些都看不清楚。”

????锦绣笑道:“你又不在六部,看不透也是正常的。好歹你姐夫还在户部里当差呢。若连这个都不知道,还当什么差。”

????这么说来,倒是赵九凌把事情透露给姐姐的,只是,堂堂王爷,还会把朝政大事说给姐姐听?锦玉很想亲口问出来的,但又觉依自己的身份,不好开这个口,只好转移话题,“姐姐说得很有道理。但就算如此,顾东临却只能娶侯府庶女,未免也太丢面子了。”

????锦绣失笑,这个兄弟,聪明是聪明,却还不能够看透问题的本质。不过也不能怪他,他太年轻了,十足的毛桃子一个,平时候又没与权贵接触,看不明白也情有可原。

????“你可知,宋家六女可是顾夫人强撑着病体进宫向皇后娘娘讨的恩德的。”

????锦玉恍然,又撇唇,“这顾丁氏的眼光,实在是有待加强呀。”

????锦绣笑着摇头,“你错了。这回她的眼光倒是不错的。”

????“呃,为什么?武定侯府虽说颇得帝心,可宋六姑娘到底也只是个庶出的,嫁入顾家,顾东临又能得到多少助益?”

????“这不是助益不助益的问题,而是顾丁氏通过求娶宋六来表明顾家的决心,懂了吗?宋家深得帝心,又是明正言顺的太子党。顾家娶了宋家的闺女,就是向世人表明,顾家也是变相得站到太子这边。不管顾家是否能从宋家得到好处,但顾东临只要娶了宋六,那就是宋家的女婿。顾家虽说是国公爵位,但在帝城并无根基,一旦娶了宋六,那就是半只脚踏入帝都顶级勋贵圈,你明白吗?”

????锦玉点点头,“原来如此,这顾丁氏这回怎么想得这么长远呢?”

????“以顾丁氏那短浅的目光,估计也想不到这么一层,想来应该是顾东临的手笔。”前阵子武定侯又送嫁了一位姑娘,也是位庶女,所嫁夫家是算得上帝都新贵的伍家嫡次子,重兵营参谋长,正四品的官位,也是蛮有前徒的。锦绣因为肚子比较大了,所以没有去,后来开惠县主也曾与她说过,那日顾东临也是去了的,并且还送了厚礼,连宋融都曾感叹说顾东临完全不像传说中的纨绔子,那日在席上,也受到诸多不怀好意地攻击,都不卑不亢地应付了过去。

????“啊,那个纨绔子,会有这种心机?”锦玉惊叫。

????锦绣点点头,轻声道:“顾东临以前确实是个不成器的纨绔子,但顾家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再不芨芨钻营,顾家就真要毁到他手上了。这人……虽说纨绔了些,但头脑还是有的。”

????锦玉木了木,也一脸感叹地道:“不知为什么,我倒情愿他一直做个张扬跋扈的纨绔子。”

????锦绣轻轻一笑,没有说话。是人都会成长的,纨绔子之所以是纨绔子,还不是被宠坏了的缘故,是因为有大人给撑腰。如今,没了大人撑腰,反而要把家族重任扛到自己肩上,再不成长,可就真完了。而人在逆境之下,成长起来的速度往往是惊人的。

????晚上,赵九凌回来,也像锦绣提及了顾东临的事来,“这小子,以往我倒是小瞧了他。”

????锦绣心里一个咯噔,连忙小心地问:“可是觉得他太过钻营?”

????“人往高处走,这是人之常情。我只是说,这小子还挺识时务的。京里那么多名门贵女不娶,偏跑去求娶一个庶女。不过这小子眼光也算是不错了,宋家六女虽只是庶出,生母却是个良妾。与嫡母兄长姐妹都很是合得来。据说开惠表妹回娘家也都带着她的。”

????一个庶女,在家中能得嫡女兄长喜爱,这也算是一道本事。一个得宠的庶女,任谁娶了回去,都不会只是道摆设的。相反,这里头能回报的收益往往要比高娶嫡女还要大得多。

????娶庶女的劣势就是受的教育不如嫡女,格局眼力也会大有不及,但优势也还是有的,至少可以当成联姻的棋子。替家族做贡献,若是得宠的庶女,那其中的好处更要大上几分。

????不得不说,顾东临的眼光还是满不错的。

????只是,他舍弃吕嫣,改娶宋六,却难免会背上势利寡恩的名声。

????赵九凌却有不同的看法,“这倒是不关顾东临的事,是母后见了顾老夫人,心生怜悯,这才施了些小计,让吕嫣以失德身体有疾,难堪族妇大任为由,给顾东临制造了个解附婚约的大好机会。”

????锦绣呆了呆,感叹道:“这顾老夫人临死前总算帮了儿子一把。”

????“是呀,顾老夫人自知时日不多,恳请母后,待她死后,赶紧让顾东临与吕四完婚,不然再等个三年,耽误了吕四姑娘,实在是罪过。母后刚好也觉得吕四难堪顾家族妇,于是就施了小计,替他们解附了婚约。”

????不知为何,锦绣居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赵九凌似乎知道了她的想法似的,冷哼一声:“你倒不必替他担忧,虽说顾家人丁稀薄,在京中又无根基,但胜在姓顾的聪明,又懂得隐忍,只要不出昏招,脚踏实地得干,我赵家也不会亏待他的,毕竟是功臣之后嘛。”最后一句话说得古里古怪。

????锦绣听出了他语气里的酸意,很想解释,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闷闷地转移话题,“吕嫣又是怎么回事?”她绝不会相信一个贵族嫡女,会在殿前失仪,还会陷入魔怔。

????赵九凌看她一眼,说:“吕嫣确实殿前失仪。”

????“啊?这怎会?”

????“容王婶病故,身为亲妹子的吕嫣也要守半年的孝。而顾老夫人已病入膏芒,太医说至多还有几日活动。顾老夫人逝后,顾东临又要守孝三年,到时候吕嫣也就守成老姑娘了。母后也是一片好心,觉得吕嫣与顾东临实在没有缘份,特许他们解附婚约,另许婚配,以免耽搁双方。吕嫣便激动得说她愿意等。母后说,你愿意等,可顾家却等不起。顾家三代单传,顾东临已二十有二,却因守孝耽搁婚事。如今顾老夫人又病重,母后准备近日就给顾东临赐婚,好了却顾老夫人心愿。而吕嫣却因为要替容王婶守孝半年,母后觉得吕嫣与顾东临实在是没有缘份,干脆给他们解除婚约,再另行给他们赐婚。吕嫣不肯,说了些过激的话。母后动了怒,以吕嫣殿前失仪为由,让人把她叉了出去。吕嫣不服气,怨恨诅咒的话都迸了出来,母后这才真正恼了。”

????锦绣长长吁口气,印像中那个娇蛮的小姑娘,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又是尊贵惯了的,陡然遭遇家道中落,名声毁坏等打击,唯一的救命稻草也被皇后给抽了去,积了这么久的怨气哪还忍得住,一股恼暴发了出来,呈了一时之快,却也把自己后半生全给毁了。

????“她也太不聪明了,就算她无法再嫁到顾家,但她只要稍作些大度的样子来,母后又岂会委屈了她?”

????赵九凌目光柔软,看着锦绣的目光带着丝丝柔情,“也只有你看得这么透,可惜吕家人一个个蠢笨如牛,没得救了。”九月二十一日,威国公府太夫人顾丁氏发丧,皇帝下旨追赠顾丁氏为超一品泰安夫人,其丧仪规格按超品国夫人办。顾丁氏虽说势利,在锦绣一事上做得特别不地道,但逝者已逝,帝后都看得开了,哪个还会不长眼地旧事重提?是以顾老夫人的丧仪办得格外隆重煊赫。整个帝都勋贵文武官员,大都去参加了丧仪。

????顾丁氏的丧事刚办完,便是顾东临与武定侯府六女宋雨露成婚的大喜日子,因是孝期内成婚,所以婚礼办得并不盛大。锦绣已经进入孕晚期,随时都有可能生产,宋六与顾东临的婚事,只赵九凌一个人去吃了顿夜宵就回来了。

????因顾忌着顾东临的孝期,宋六的三日回门,很是低调。但据说仍是去了不少的宾客。

????开惠县主来看望锦绣时,不无感叹地道:“果真是穷人闹市无人问,富人深山有人知呀。这回六妹妹的婚事已经尽量低调了。我也只宴请了双方较亲近的亲戚,甚至请谏都没发过,可这回仍是把我忙翻了。唉,这些人,可真会钻营的了。”然后又说起深何氏来,“表嫂,你说这人怪不怪,宋家接连办了好几场喜事儿,这沈何氏都来了,还携了重礼。可若说她来巴结咱们家吧,人家态度又不卑不亢的,可你说人家没那个意思吧,宋沈两家也没交情到这种地步吧?可她偏偏就来了。并且每次来都说有要紧事儿要我转告表嫂,真是的。”

????锦绣讶异,“哦,这回又是什么事儿呀?”

????“其实也没什么的,也不过是想让我代她向表嫂说一件事儿,她婆母也就是沈夫人,还有一个娘家侄女,姓李。这位李小姐我也是见过的,长得倒是不错的,人看着也还过得去。据闻,沈夫人瞧中了表嫂的娘家兄弟,从中牵线,让沈阁老给表嫂的兄弟作媒。只是,锦玉兄弟婉拒了,说他年马还轻。暂时还没有成婚的打算。但沈夫人似乎不肯死心,还想使用非常手段。这沈二奶奶得知消息后,就赶紧来找我,要我赶紧给表嫂吱一声,让表嫂有个准备。”

????锦绣大怒,这沈家人当真不要脸。当初锦玉奉圣命拜在沈阁老门下,可没少受沈家人的气,直到锦绣在宣府行医有了一定名气后,沈家人对锦玉的态度才有所好转。她都大人大量即往不咎,现在居然还要来算计锦玉,真是岂有此理。

????锦绣压下心头的怒火,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看沈二奶奶那么着急的样子,想来就是最近的事儿吧。还有,沈二奶奶来的也很急,似乎,她并不看好锦玉兄弟和那位李小姐的婚事,所以赶紧让我来通知表嫂,请表嫂赶紧想个办法,毕竟,锦玉兄弟好歹还是沈阁老名义上的门生。师父给弟子作媒,身为弟子的想要拒绝也得找足了理由才是。”

????锦绣呆了呆,古代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说法,对于传道授业的师父身份,是非常尊贵的,丝毫不亚于亲生父亲。若是沈阁老铁了心要撮合锦玉与沈夫的娘家侄女,只消把锦玉叫到跟前,摆出师尊的威严,一句话就搞定了。

????开惠县主又继续说:“其实,婚姻大事,自来由父母作主的。锦玉兄弟没了父母,不也还有表嫂这位长姐嘛,与沈阁老何干?就算沈阁老有了作媒的心思,也要当事人同意才成。不过我听沈二奶奶说,她那婆母沈夫人可不是省油的灯,为了目的还会不择手段。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这才急忙赶到我府上,要我过来找表嫂。让表嫂赶紧想对策。”

????锦绣蹙眉,这沈二奶奶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呀?沈夫人好歹是她的嫡母,她这么做,岂不有吃里扒外之嫌?还有,既然沈夫人想阴险地算计锦玉,沈何氏既然存了心思巴结自己,抱自为何不亲自登门找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疑问的时候,锦玉万一真被沈夫人给算计了,那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于是锦绣赶紧吩咐林嬷嬷,让她赶紧回钟府一趟,让她把这事儿告之钟夫人。钟夫人老而弥勒,又与沈夫人明争暗半这么多年,想来应该会有狠辣的反击对策的。

????林嬷嬷一听有人打锦玉的主意,并且还有可能不折手段,一双眉毛都拧了起来,沉声应了,赶紧坐了马车回了趟钟府。

????开惠县主与锦绣也有相同的疑问,“表嫂,我也挺纳闷呢,这沈二奶奶即然想卖您一个人情,亲自登门不就完了。为何非要从我这儿下手?拐这么大一个弯,至于么?”

????锦绣也是挺纳闷的,不过也并未多想,只是说:“以前在金陵的时候,我与她数度发生过摩擦,想来是不大好意思来见我罢。”

????林嬷嬷很快就回来了,向锦绣传达了钟夫人的意思。

????“还真让王妃猜中了,奴婢去钟府的时候,刚好瞧到沈家的人来钟府送请谏。说后天是沈阁老五十五大寿。想请钟家上下还有公子一道去吃两口酒,夫人也已经答应了。奴婢把这事儿与夫人一说,夫人神情一冷,冷笑一声,说她知道该如何做了,让王妃不必担心。若那沈夫人识趣,她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否则,可就休怪她不客气了。”

????钟夫人身为钟家族妇,又出身大家,内宅那些阴私见得可不少,这时候既然已经知道沈夫人有可能的阴谋,想来已有了万全的对策,不至于被轻易算计了去。

????但锦绣仍是不放心,又问:“锦玉年纪轻,沈家人一个个都成了精。我还真怕他去沈家不小心就着了人家的道。到时候还真的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林嬷嬷撇唇,“王妃太过小心了。就算公子真着了道,那李小姐至多也就做个姨娘罢了。难不成还要拿嫡妻的位子侍候她?哼,做梦。”冬暖给锦绣揉着浮肿的双腿,也帮腔道:“不管怎样,反正公子也不算吃亏的,至多就是添上一笔风流韵事罢了。但自己的侄女给别人作小,哼,想来沈夫人才是会更加没脸的。”

????赵九凌的心思倒与冬暖差不多,听了锦绣的告状后,哈哈一笑:“就让她们算计吧。反正小舅子是男人,被算计也不吃亏,还会平白得了个姨娘。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事呢。”

????锦绣没好气地道:“万一人家沈夫人非要让那李小姐作正妻呢?”

????“那就要看沈夫人要如何算计了?”赵九凌轻描淡写地道,“小舅子是男人,想来也不可能去沈家内宅,只要小心些,想来也不至于被算计。不过本王听说,沈家宴客一向是在园子里举行的,在园子里隔道屏风,男女分开而坐,想要作弊,也挺容易的。但只要小舅子不下水救人,不去更换衣服,不喝醉酒,想来也不会被算计到头上的。”

????好像,内宅里的阴谋,也就只有这些老掉牙的桥段了。

????锦绣稍稍落了口气,“沈夫人之所以想算计锦玉,还不是以为锦玉至今还没娶亲么?要不,让锦玉公开与钟家订下婚约,想来沈夫人就不至于一头热了。”

????赵九凌点头,“这个主意好。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可就不好玩了。”

????“这事儿还要讲好玩?”锦绣有些生气,“你可要明白,万一锦玉真被算计了,那可是后悔都没用了。”

????赵九凌不以为然:“哪有你想像得那么严重。你放心好了,钟夫人可不是好相引的,哪那么容易让沈夫人轻易算计的?说不定到时候反而还会让沈夫人吃个哑巴亏呢。”

????对于钟夫人的本事,锦绣倒是佩服的,她对锦玉也是当成亲儿子来疼的,想来也不会放任沈夫人的算计,于是放下心来。又说起沈二奶奶的事来。

????“王爷,你说奇怪不奇怪,那沈何氏想来也是向我示好吧,可为什么不亲自与我说呢,非要去开惠表妹那么转这么大个圈,有意思么?”

????赵九凌挑了挑眉,“她当然不敢登门的。”

????咦,似乎这里头还有她所不知道的名堂?

????赵九凌也不打算瞒她,说:“当年,在金陵的时候,她特地勾引过本王。本王坐怀不乱,不为美色所迷。这人也还算知恬耻,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出现到本王面前。”

????------题外话------

????我觉得可以完结了,亲们也可以当成完结文来对待。不过呢,现在又有灵感了。舍不得结文,会继续写下去的。喜欢的姐妹们可以继续跟下去。

????感谢一路支持我的读者,感谢你们的陪伴。这文人气不如庶女,但追文的读者一直保持着比较稳定的倾势。这也算得上一项较大的进步了。我个人觉得,一部长篇,能让读者不跳章,一口气跟到完结,说明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哈哈,我又自我安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