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4章 夫妻齐心-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84章 夫妻齐心

淳汐澜2018-3-31 20:17:6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说,“王爷别装了,你自小在宫中长大,我就不信小小一个宫嫔,王爷会没个主意。”

????赵九凌哈哈一笑,“什么也瞒不过你。但与你的想法有很大出入。我一向是正大光明反扑回去,使的是阳谋。因为凭本王的的身份,有使阳谋的资格。而贵妃一派却只能使些不入流的阴谋。论格局,他们差了我不止一星半点。父皇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就正大光明质问吴丽嫔,她不是说因受你欺辱所以气到流产么?哼,心胸如此狭隘,也不配替我生兄弟。小小一个宫嫔,敢当着本王的面行挑唆之事,光这个罪名就够她喝一壶了。”

????赵九凌又说:“相信吴丽嫔的事儿,父皇心中早就有了决断。所以咱们倒不必去刻意的辩解什么。只等明日咱们进得宫去,你可以把吴丽嫔的流产事件引到别的事上,但也有掌握个度。你有把握么?”

????锦绣点头,“放心好了,我绝对有把握的。”谁叫她是大夫呢,又是神医。有时候,神医虽然会给自己带来许多不便,但这时候,拉着神医的大旗去忽悠人,却是非常有利的。

????赵九凌也眼着点头,他轻柔地让她躺了下来,“好了,睡吧。他们先发制人,哼,我们的后发制人一样可以打的他们无还手之力。”

????锦绣可没有赵九凌这般轻松,帝王心术,谁能真正猜透呀?

????皇帝年纪也不小了,五十多岁了,古代皇帝都活不长,一是纵欲过度,二是吃得太好了,三是用脑过度,能活到四五十岁已经很了不起了。被称为千古一帝的康熙的晚年,这老头儿年轻的时候够圣明够仁慈吧?晚年时期的猜忌之心也是要了不少无辜之人的脑袋。赵九凌的老子是否猜忌自己的儿子锦绣不知晓,但这回若是弄个不好,可就没好果子吃的。

????所以锦绣更不能掉以轻心。

????……

????第二日清晨,夫妇二人吃了早膳,这才慢悠悠地进了宫,吴丽嫔的宫中早已围满了好些人,后宫的妃嫔,皇后,贵妃,齐王妃、太医等聚了满满一堂。

????皇帝本应该上朝的,这时候却也在此,正高坐在紫檀大椅上,目光深沉地望着从外面进来的赵九凌夫妇。

????齐王妃昨晚没能睡好,顶着一双乌青的眼,声音清亮,“正主儿总算来了。九哥,吴丽嫔好歹怀的也是皇上的龙子,亦是您的兄弟,吴丽嫔出了事,您怎的一点都不关心?怎的现在才来?”

????赵九凌看她一眼,说:“本王开府别居,吴丽嫔又是宫妃,你要本王去关心父皇的宫妃,哼,十弟妹这你话可真够诛心的。”

????齐王妃滞了滞,论嘴上功夫,她确实不如赵九凌,主要是这人说话最爱歪楼,动不动就站在道德至高点,又最爱用大道理以及礼教来压人,每每让人饮恨败北。若是旁人早就被斥无为理了。可赵九凌这人性子就这样,有什么就说什么,想踩谁就踩谁,连面子话都不愿说,连皇帝都头痛的人,你一般人还真拿他没办法的。

????赵九凌哼了声,携着锦绣,先上前与帝后施礼,“父皇,吴丽嫔八个月的胎儿都流掉了,儿臣也觉得挺可惜的。不过幸好父皇儿女多,也就不必再去伤怀。儿臣还有兄弟姐妹们多多孝敬您就成了。”

????锦绣哑然,有这么安慰人的么?

????可是让她惊奇的是,皇帝却没动怒的迹像,反而唇角还勾起了些微的弧度,锦绣再一次大吃一惊,难不成,吴丽嫔的流产,对皇帝来说当真算不得什么?

????不过想着最是无情帝王家,皇帝天生就性子凉薄,吴丽嫔只是流掉胎儿,又不是夭折皇子,这种无情倒也说得过去。

????齐王妃又不悦道:“九哥,有您这么安慰父皇的么?吴丽嫔怀的好歹是父皇的亲骨肉,咱们未来的小兄弟,如今却白白没了,还是因九嫂而起。九哥难道不该给个交代?”

????赵九凌瞟她和眼,冷然道:“交代什么?昨日本王与锦绣确实与吴丽嫔有些言语口角。怎么?难不成吴丽嫔就因这么点小事就给气到流产?那也太不经气了吧?”他又看向皇帝,一脸正色地说:“父皇,按理,宫妃出事,本来不该儿臣过问的。可如今宫里宫外都传言此事因儿臣和锦绣而起。儿臣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皇帝看了赵九凌一眼,又看了锦绣,说:“老九媳妇,你怎的也进宫来了?”

????锦绣恭敬地回道:“回父皇的话,昨日臣媳与吴丽嫔确实有些言语口角,所以今儿一早听说吴丽嫔流产,所以心里奇怪,这才进宫来,想亲自瞧瞧吴丽嫔。”

????皇帝点了点头,“吴氏刚流掉孩子,心绪正是不稳,你先暂且坐着,可别累着了朕的孙子。”

????他又看向赵九凌,“吴丽嫔口口说说声声说是被恁夫妇给欺辱了,皇后在这事上处理也大有不公。而吴丽嫔被皇后掌嘴也确是事实。回来后肚子疼,流掉胎儿也是事实。太医说,吴丽嫔这是伤心过度引发心悸宫缩所致,老九,你来解释解释。”

????赵九凌看了皇后一眼,皇后端然坐在皇帝身旁,面沉似水,无悲无怒。

????“母后,吴丽嫔又去找您了?可有对您不敬?”

????皇后淡淡地说:“母后老了,也早过了争风吃醋争强好胜的年纪,吴丽嫔那些小小的张扬母后还不放心上。”

????“可儿臣却听说母后掌了吴丽嫔的嘴。”赵九凌一脸不解,“母后雍容大度,对宫妃从来都是仁慈平和,斥责施以惩罚更是少有。这吴丽嫔究竟是如何冲撞母后,惹得母后您老人家也大动肝火?”

????不得不说,赵九凌确实够无耻的,一上来就说皇后脾气温和,若非吴丽嫔做了太出格的事,皇后也不至于掌她的嘴。

????而皇后这些年来在宫中的名声也比较不错,确实如同赵九凌所说,仁慈平和,少有责罚宫妃事件,所以就算皇后责罚了吴丽嫔,也是因为吴丽嫔有较大过错。

????皇后声音淡淡,“其实也没什么的,吴丽嫔年轻气盛,又受宠惯了,有些言语冒犯也是情有可原。只是此人实在嚣张,居然敢训诫起母后来了,说母后护短,没能教好你,还说我儿没教养,哼,本宫的儿子,自小就养在皇上身边,由我大周朝最杰出的几位太傅亲自教授。连皇上都说我儿有勇有谋,品性纯良,是我大周难得栋梁。可在吴丽嫔嘴里,却成了不三不四的纨绔子,本宫如何能够忍受?命人掌她的嘴还是轻了,若非看在她怀有龙种的份上,就她小小一个宫妃胆敢辱蔑嫡出皇子这个罪名,本宫完全可以免去她的嫔位,贬为庶人。”皇后最后两句话说得威风凛凛,斩钉截铁。一时间诺大的殿内鸦雀无声,全被皇后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给震慑住。

????郑贵妃咬了咬唇,娇声说说:“吴丽嫔确是不分轻重了些,可皇后娘娘好歹也要看在龙嗣的份上,饶她一二吧。皇后这么做,未免狠了。”

????皇后看了郑贵妃一眼,冷冷淡淡地道:“郑贵妃,龙嗣是要紧,但规矩也不可讳。若人人都凭借怀有龙嗣就可以恃宠生骄,口出狂言,挑唆离间,那这后宫可就乱套了。再则,本宫只是命人掌丽嫔的嘴,又没动她的肚子。这与心狠有何关系?”她唇角浮现一丝冷笑,目光炯炯地盯着郑贵妃,语气冷厉如钢刃上的缺口,割得人身体发寒。

????“可是太医亲自说了,丽嫔确是因为伤神过度而流掉胎儿。”

????“伤心?丽嫔有何资格伤心的?被我掌了嘴可是不服气?”皇后语气强硬地反问郑贵妃,反而让郑贵妃哑口无言。

????“把丽嫔叫出来,本宫倒要好好问问,她有何不服气的。以至于敢拿到皇嗣来要胁本宫。”

????锦绣乍舌,皇后实在太强横了,她有些担心地偷偷瞄了皇帝一眼,发现皇帝依然面沉似水,喜怒不形于色。果真是圣心难测呀,她现在完全猜不出皇帝究竟是如何想的。

????再偷偷看了赵九凌一眼,发现他也是神情放松,只是唇角勾出一抹讽笑,似乎郑贵妃等人就是跳梁小丑一般。

????郑贵妃不料皇后如此强硬,脸色稍变了下,不过很快就高兴起来了,皇后与楚王把吴丽嫔的孩子给弄掉了,当着皇上的面还这么的强硬,这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呀。

????郑贵妃看向皇上,语气也强硬起来,“皇上,不管怎么说,丽嫔虽有不是,可也罪不及皇嗣。皇后娘娘好歹也要看在龙嗣的份上,给她些体面才是。待丽嫔生下皇嗣再行处罚也就是了,皇后实在没必要这时候发作的。”

????赵九凌适时插口道:“贵妃娘娘确定丽嫔是因为被母后掌嘴而气掉孩子?”

????郑贵妃看了他一眼。眼里闪过警戒,这些年来,她可没少被这人踩,以至于赵九凌一开口,就条件发射性地变得小心翼翼来,她盯着赵九凌,先在脑海里组织了语言,这才说:“丽嫔亲自与本宫说,她先是受了楚王夫妇的气,疼子就有些疼了,再去找皇后作主,没承想被皇后掌了嘴,因委屈得厉害,回来后就肚子疼得更加厉害。甚至连太医都没来得赶来就出事了。你堂堂楚王,还与皇上的宫妃计较,未免失了身份。”

????赵九凌没有理会郑贵妃,侧头对锦绣道:“锦绣,你是大夫,你觉得,吴氏在身子健康的情况下,与人发生些口角言语就气到流产,可能吗?”

????锦绣淡淡地道:“身子弱的人,倒也有可能。有些天生体弱之人,稍微使些重力或是抬抬手臂都容易流掉胎儿。若在身子健康的情况下,则不容易。但也不排除心思过多,思虑过度,劳累、悲伤、心理等原由导致流产。”

????齐贵妃忍了半天,总算逮着了开口的机会,连忙冷笑道:“九嫂是大夫呢,连九嫂都亲自说了身子健康之人伤心过度容易导致流产。那吴丽嫔这个孩子还真是因为九哥九嫂还有母后给害没了。”

????郑贵妃目光威严地看着锦绣,“楚王妃,还是亲自去瞧瞧吴丽嫔最好。你是大夫,想必应该能查得出吴丽嫔流产的真正原因。”

????锦绣说:“这正是我今日进宫的原因。”她看向帝后,朗声道:“父皇,母后,臣妾要亲自检查吴丽嫔。”

????皇后说:“是了,你是大夫,想来也能找出原因的。只是吴丽嫔此时心绪不稳,本宫怕她伤着了你,所以让人给她喝了足量的安神汤。这时候想来已经安静了,你速速进去瞧瞧也好,不要耽搁太久。”然后又派了几名经验充足的嬷嬷陪她一道进去。

????“多谢母后提点,臣妾会保护自己的。”

????锦绣进入内室,吴丽嫔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有着破皮的红肿,有着被皇后掌过嘴留下的巴掌印,甚至好些地方还破了皮。也不过短短大半日的功夫,昨日的花容月貌已然不见,这时候的吴丽嫔,没有胭脂的托衬,憔悴红肿的脸上浮现出些微的淡斑,这是怀孕后长出来的斑。俗称蝴蝶斑,想来这也是她化浓妆的原因。

????锦绣一边给她把脉,一边仔细观察吴丽嫔,发现她的脸真的很白,尽管脸颊红肿,长有蝴蝶,依然很白,只是白的有些不正常,与脖子上的颜色有些出入,想来这吴氏为了这张脸,可没少下功夫。

????锦绣也不过才学了十来年的把脉功夫,把脉本事也没高明到哪儿去,把了半天脉,依稀感觉丽嫔脉相紊乱,悬浮如虚,确实是因流产而引发的心律不齐,脾血虚弱、肝脾郁结以及失血之症。

????但想要从中找出流产的原因,没点高科技,也是不成的。她还没厉害到靠一双手就给看出来。

????查看了吴氏的眼瞪,十根手指,以及舌苔,锦绣也没能找到原因。但她做了多年大夫,镇定功夫还是有的,于是侧头,看向一旁侍立的太医。

????“这位太医好是面生,请问贵姓?”锦绣语气冷冰冰的,故意摆出王妃的威仪。

????锦绣出身平民,但做了这么久的王妃,也习惯了发号施令,她故意释放出的不善之意,使得使得这位太医不敢直视锦绣。诚惶诚恐地道:“微臣姓曹,名文光。”

????“你也是太医?”

????“回王妃的话,微臣是潮州人,年前才进的太医院,专精妇婴,有幸得丽嫔娘娘赏识,一直负责替丽嫔娘娘号脉问诊。”

????“既如此,丽嫔的身子你最是清楚不过吧?”

????“是的,丽嫔娘娘身子一向健康的。脉相也稳,这回却好端端的流产,微臣也很纳闷。”

????锦绣目光紧紧地盯着曹文光,冷冷地道:“你撒谎。吴丽嫔真的只是好端端的流产吗?”

????曹文光赶紧跪了下来,说:“吴丽嫔身上并未有中毒迹像,并且饮食良好,所以破除被下毒等阴谋。是伤心郁结过度,引发流产,这点微臣肯定是保证的。”

????“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吗?”

????“微臣敢以身家性命担保。”

????锦绣慢慢起身,看都不看他一眼,便扶着路嬷嬷的手出来了。

????路嬷嬷扶着锦绣,慢吞吞地来到正殿,帝后不动如山,皇帝威仪而沉稳,皇后雍容而华贵,俱都面深似水,也不知是经历了大风大浪,才会有这般冷静功夫。

????赵九凌却是最闲适不过的,大马金刀坐到皇帝下首,老神在在地喝着茶,哪有面对皇帝老子的战战兢兢,也不知是这货神经太粗,还是算准了他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所以恃笼生骄。

????相较皇后的冷静平稳,郑贵妃显得要急躁多了,尽管面上也是一片冷静,但焦急的双眸出卖了她的内心。

????齐贵妃就更不必说了,看到锦绣出来,立马就问:“九嫂,可是查出了什么?”

????锦绣也没有看她,而是来到皇帝跟前,艰难地福了身子,说:“父皇,还是让曹太医回去吃自己吧。”

????殿内响来好些不疑问,就连郑贵妃也尖刻地说:“曹太医是潮州最负盛名的杏林世家曹家的传人,可是经过层层考核才进入太医院,一直给后宫妃嫔诊脉看病,从未出过差错。凭什么你一句话就把人家打入尘埃?”

????锦绣轻飘飘地道:“就凭锦绣医术比他更高明。”

????郑贵妃滞了滞,她这才想到,这王氏可是称为大周第一女神医,医术精湛那是没话说的。可是,她就不信,她再厉害,还能找出吴丽嫔流产的症结?

????皇帝也开口:“王氏,可是发现了什么?”

????锦绣轻声道:“回父皇的话,臣妾诊断,吴丽嫔流产,是慢性中毒所致。”

????“讲。”

????锦绣抱着肚子,艰难转身,赵九凌赶紧上前,扶着她说:“父皇,天可怜见的,您儿媳妇都这么大的肚子,还在被卷入这场无妄之灾。锦绣都这么大的肚子了,还是让她坐着说话吧,可不能累着我的儿子,您的孙子。”

????皇后轻轻笑了起来,“王氏,坐下说话吧。”

????皇帝瞪他一眼,摆摆手,“王氏坐下说话吧。”

????“谢父皇厚爱。”

????赵九凌小心翼翼地扶着锦绣坐了下来,并吩咐景泰殿的宫人拿个枕头来,给锦绣垫在腰后,“你可小心些呀,都这么大肚子的人了。”

????锦绣很想翻白眼的,这家伙还真是十足的恃宠生骄呀,难道他就不知道在帝王面前,儿子也是臣么?怎么还这么大刺刺的?

????只是她很奇怪,皇帝的态度也挺值得玩味的,皇帝确实是瞪了赵九凌好几回,但那双威严的眸子里却并无恶意,有无耐,还有不可察觉的宠溺。

????锦绣发誓,她是真的没有看错的,所以也就放下心来。估计赵九凌大概也知道自己受老子的宠,所以越发有恃无恐了。

????皇后问锦绣:“好了,王氏,吴丽嫔究竟因何原因流产的?”

????郑贵妃赶紧出声,“是呀,楚王妃赶紧给咱们解解惑吧。”

????锦绣清清喉咙,“臣妾断定,吴丽嫔流产的元凶,是她平常所用的胭脂水粉。”

????“胭脂水粉?”郑贵妃怪叫一声,冷笑一声,“这玩意哪个宫妃不用的,怎的别人没有事,偏吴丽嫁出事了?”

????一些郑贵妃派的妃嫔也纷纷附和着,这个说“我当年怀孕也都用了的,怎的没事?”那个说“怎么太医却没告诉脂脂水粉也会导致流产?”

????齐王妃甚至冷笑连连地道:“那敢情好,以后我也不敢用胭脂了,会导致流产呢。”

????锦绣等大家质疑完后,这才淡淡地说:“吴丽嫔怀了孕,脸上长了斑,这是俗称的蝴蝶斑,为了掩盖这恼人的斑,所以吴丽嫔用了比平时还要量多的胭脂。来人,把吴丽嫔用过的胭脂水粉统统拿出来。”

????景泰殿内的宫人反应慢了几拍,倒是皇后带来的人索先冲进内室,不一会儿便抱了几大盒精致妆盒,一一摆在锦绣面前。

????锦绣把每个盒子打开,放在鼻间闻了闻,说:“这唇脂里头有玫瑰香味,还混着桃花和茉莉。

????玫瑰汁性质温和、男女皆宜。可缓和情绪、平衡内分泌、补血气。美颜护肤、对肝及胃有调理的作用。是制作精油香料胭脂的上好原料。玫瑰花汁还有另外一个功用,那就是活血、保护肝脏、和胃养肝、消除疲劳、促进血液循环之功能。顺行血气、安神、通便、降火气、调理血气、促进血液循环,活血化瘀,可缓和情绪。”她望着一脸呆滞茫然的众人,轻轻一笑,望着从内室出来,一脸忿慨又惶恐的曹文光,“曹大人,你也是太医,你千万别告诉本王妃,玫瑰花汁的功效你会不知道。”

????曹文光呆了呆,双目茫然地看向那一排排妆盒,“玫瑰性温和,确实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可只要不大量使用,对胎儿仍然不会有任何危害的。”曹文光一脸不服气地望向锦绣,“所有胭脂水粉里头,包括唇脂,脂膏,甲汁,都含有玫瑰花汁,面妆,但量都较少,吴丽嫔身心健康,想来也不至于如此轻易流产。”

????锦绣点头,“若是天长日久地用呢?”她静静地望着曹文光,“吴丽嫔怀孕八个月,天天用,并且用量极大。瞧她脸上明显的蝴蝶斑便知道,她要用多少脂粉,才能盖住那浓浓的斑点?”

????曹文光滞了滞,身为大夫,哪会不知道香料草药功用的,可对胭脂水粉里的有毒含量却是毫无涉及的,所以被锦绣打了个措手不及。

????锦绣又道:“我仔细观察了吴丽嫔的脸和脖子,以及手,可以清楚得断定,吴丽嫔已经有了轻微的化妆中毒症状。这只是慢性的毒物,需要经过天长地久的积累才会暴发出来。寻常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发现,但吴丽嫔怀了身孕,一点点有毒的胭脂,长达八个月的浸袭,便可以让她流产。现在请问,吴丽嫔的胭脂是由谁负责的?”

????古人用的化妆品,也有天然无污染的纯植物提取物,但这些制作很是繁锁,并且成本昂贵,并非人人都能用得起的。大多数妇人用的化妆品都带有轻微的毒。甚至这些人为了美白,挺而走险地吃少量的砒霜,为了使肌肤滑嫩,还会使用滑石粉之类对肌理有损害的化学物质。她们或许知道这些东西是不能久用的,或许不知道,但为了美丽,却是再所不惜的。以往锦绣在金陵的时候,也接触过多位姨娘们,平白无故流产的,除了一部份是先天性自然流产外,相当一部份人是因为使用过多有毒化妆品导致流产的。

????再来大富之家的女人,通常都是几个女人服侍一个男人,为了争宠,为了保持常久不衰的美貌,自然是无所不用其及。

????宫中的东西也并非全都是顶级的,也要分高低贵贱等级层次。吴丽嫔也只是区区四品的嫔位,还没有资格用上那么昂贵的纯植物花卉提取液,就算用得上,这玫瑰做的化妆品,依然不能用多了。更别说她完全不要钱似地盖在脸上。一来是后宫女人无比注重容貌的本能,二来也是为了固宠罢了。

????千娇百媚的一张脸儿,因怀孕而生了蝴蝶斑,在从来不缺美人的后宫中,确实是个危机。

????所以锦绣在无确切证据下,拿玫瑰胭脂来作突破点,也是合情合理,毫无破绽。

????锦绣的医术在那镇着,所以她的话一出口,便堵住了大部份人的嘴。纷纷交耳接耳,觉得锦绣说得有道理,而曹文光也在一脸的冷汗下,亲自证明玫瑰花确实是害吴丽嫔流产的元凶。

????锦绣见众人入了套,见郑贵妃眼带恶毒,她也回以浅浅一笑,又继续说:“若是单纯的用玫瑰汁茉莉汁之类的花汁,也还不一定致胎儿流掉。曹大人,你应该是检查过吴丽嫔所吃食物,但肯定没检查过吴丽嫔所用的胭脂吧?曹大人,你来闻闻看,这面脂里头,可还有其他香料在里头呢。”

????曹文光睁大了眼,赶紧屁颠颠地上前,拿起妆盒闻又了又闻,忽然脸色忐忑,“微臣惭愧,除了有茉莉、玫瑰、桂花、天蓝外,还真闻不出其他来。”

????锦绣拿起一个圆形盒子,打开来,里头已经用了大半了,随意一摸,色白细腻,是上等面粉佳品,“问题还出在这脂粉上。”锦绣捏起一小撮,说:“这个面脂,是由铅板制成,一般用来当作面脂所用,但铅进孕妇体内则会通过胎盘屏障,影响胎儿发育,造成畸形等。吴丽嫔皮肤并不白,所以更要用这个脂粉。另外,她脸上又长有斑,更要拿这个来掩盖。这个脂粉,才是使吴丽嫔流产的真正元凶。”

????锦绣又解释了吴丽嫔铅中毒的症状,“刚才臣妾给吴丽嫔把脉的时候,发现吴丽嫔脉相奇怪,又见吴丽嫔脸色惨白无血色,与脖劲处的颜色略有不一样,料想吴丽嫔皮肤并不是很白,而为了达到曾白的目的,吴丽嫔肯定使用了速效却对人体有害的面脂。而这脂粉,便是用铅板所制,使用多了,确实会引发慢性中毒,”

????锦绣运气很不错,居然在这脂膏里头又发现了铅粉。这下子,倒也不必费心去找证据了。就凭这个铅粉,搅混了宫中深水,但她与赵九凌的危机却是解除了的。

????郑贵妃却冷笑一声:“一派胡言。这脂粉本宫也是时常用的,怎的本宫就无事呢?”

????齐王妃也点头说,她也时常用脂粉的。

????锦绣没有回答,而是看向皇帝,“父皇,臣妾言尽于此。害吴丽嫔的真正元凶,大概就是这些胭脂水粉了。父皇若是不肯信,大可让太医来证实。”

????用铅板制作的面脂,宫中人人都要用的,但这面脂对人体确实有害,相信所有太医都是清楚的。锦绣倒是不怕她的诊断会被半路截糊。

????但齐贵妃却一脸的不信,“宫中的胭脂大都采用各类花汁捣碎取汁再溶于铅粉,这是众所周知的。这脂粉,人人都要用的,为何别人都没出事,就吴丽嫔出事?九嫂,你是当太医院是吃素的,还是内务府那帮人当真胆大包天到不要脑袋?”

????锦绣淡淡地道:“冲弟妹若是不信,那现在回去后,就每日往脸上涂上足够的铅粉,相信不出一年,冲弟妹就可以见识这铅粉的厉害了。”

????赵九凌不耐烦地道:“我说九弟妹,你是真蠢还是装蠢,这么明显的道理你还要问来问去。锦绣是大夫,又不是官府断案,你来质问锦绣,是不是找错对像了。”

????齐王妃气极,“九皇兄,人人都说您一向爱护弟妹,但您这也要叫爱护?”

????赵九凌没有说话,因为吴丽嫔披头散发地冲了出来,扑到皇帝跟前,哭得肝肠寸断,“皇上,臣妾绝对不相信,这脂粉和面汁是害我孩子的元凶。臣妾以前在宫中就用惯了的,一直都是无事的。臣妾的娘,还有姐妹嫂子都用这个,都一向没事,为什么臣妾这儿就出事?皇上,楚王妃这个理由臣妾不接受,死也不接受。”

????吴丽嫔哭得伤心,如泣如诉。

????郑贵妃看向锦绣:“楚王妃,吴丽嫔的话正是本宫要问的。咱们宫里的妃嫔,还有外头的勋贵夫人们,哪个不用这脂粉的,为何别人都没事,就吴丽嫔有事?”

????锦绣望向曹文光,“曹大人,你来说说,这唇脂、面脂还有还这脂粉,对孕妇可有好处?”

????曹文光看了郑贵妃一眼,目光迟疑着。

????锦绣淡淡一笑:“曹大人若医术不精,辩别不出来,我也不怪你。那就去请别的太医过来好好解释吧。贵妃娘娘不肯信我,总该信许太医吧?”

????齐贵妃冷哼一声:“谁人不知许太医已拜九嫂为师?如今话太医也算是九嫂的人吧?自己人的话,如何采信?”

????赵九凌说:“十弟妹觉得你的医术比锦绣还要厉害?”

????齐王妃皮笑肉不笑,“我哪有九嫂那么厉害,有一身的奇淫技巧。只是九嫂本身就是大夫,你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但是,用这个来作证据,未免儿戏了。”

????赵九凌实在厌烦了你来我往的嘴皮子打仗,也不愿再继续纠缠下去,而锦绣已经成功钉住了吴丽嫔流产的原因,他与锦绣还有皇后已被摘了出来,现在,也该到他来反击了。

????这叫什么?夫妻齐心,其利断金。

????------题外话------

????681200 送了5朵鲜花

????[2014—05—10]18202900881 送了1朵鲜花

????[2014—05—17]yuxuan88 送了1颗钻石

????[2014—05—17]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2014—05—16]681200 送了1颗钻石

????[2014—05—16]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儿子不读书就跑来与我抢电脑,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回我的地盘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