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9章 脸面很重要的-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69章 脸面很重要的

淳汐澜2018-3-31 20:16:40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锦绣与庄顺公主把笑言欢的画面,齐王妃简直快要气死了。

????容王妃当场反水,可以归为胆小怕事,那么庄顺公主这又是为哪般呢?难道她就不想给太后女儿报仇了?

????淑和郡主那么骄傲的天之骄女,却被这王氏这般折辱,身为母亲的,不给她撑腰作主,反而还与仇人握手言和,并强自把淑和给送走了,这位一向掐尖要强的姑母,究竟在想些什么呀?

????庄顺公主和容王妃的态度,不止齐王妃一人忿恨疑惑,连锦绣都是全身打满了问号,她实在想不明白,前阵子见了自己还像斗鸡眼的人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日,就来如此大的变化,实在想不明白这里头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名堂。

????但这时候,锦绣也没时间去思考,与庆王妃怀王妃等平时关系较好的宗室妯娌说笑一番,正准备上车离去,许太医又来找她了,“原本不想打扰王妃凤体,但这位顾老夫人的病,已经非常严重了,学生才疏学浅,无能为力。只有厚颜请教王妃指教一二。”

????庆王妃性子直爽,说:“顾老夫人身子不好,我也替她感到惋惜,人的生老病死本是上天决定的。我这弟妹虽是神医,却也无法更改顾老夫人的命运。若是在平时,凌弟妹倒是可以指教指教你。但如今凌弟妹自身都难保了,说句不中听的话,顾老夫人虽身份高贵,但我的凌弟妹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楚王的血脉,事关宗室血脉,熟轻谁重,许大人就没个成算?”

????许太医讷讷不成言,赶紧作揖到底,“王妃教训得是,是微臣冒犯了。还请王妃恕罪。”

????庆王妃说:“许大人一向是慈悲为怀,一心一意替病人着想,本是没错的。错的是顾老夫人病得实在不是时候。好了许大人,赶紧回去给顾老夫人看病吧,只要你尽够了力,没有人会怪你的,一切都是命。”然后又对还想说什么的锦绣说:“弟妹,你也不必感到愧疚,你现在可是双身子的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往那样拼命了。累着了我的侄儿,我可是不依的。”

????齐王妃皱着眉头,不怀好意地说:“九嫂,你也是医者,这医者父母心,你当真见死不救?”

????怀王妃立刻说;“我说冲弟妹,你这话可就不妥了。顾老夫人的病固然令人遗憾,但凌弟妹现在可是双身子人的了。万一有个一差二错,你担当得起吗?别动不动就把什么仁义挂在嘴边,真正心慈的人,绝对不会拿这些牵强理由来要求一个双身子的孕妇。”然后又对锦绣说:“我知道弟妹才是真正心善的,但如今你也要替自己想想,替弟堂弟着想。顾老夫人病得也确实不是时候。你都是双身子的人了,还是先顾着自己吧。否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顾老夫人就算被你治好了,而你却有个一差二错,估计也会良心不安的。”怀王妃这话是故意说给齐王妃听的。

????怀王妃哼了哼,还想说什么,却被娘家嫂子杨文氏给拉住,“妹妹,你也是糊涂了。庆王妃说得对,顾老夫人固然令人同情,但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在楚王妃有了身子才给病下。这都是命呀,妹妹休要替顾老夫人伤心了,这生死有命,横坚也怨不着任何人的。你应该高兴才是,楚王妃现在有了身子,说不定将来未来的小王爷子承母业,咱们岂不有福了?”

????齐王妃正想反驳,却胳膊一痛,杨文氏表面是亲热地挽着她的手,但暗地里却下了死手捏她,并把她连拖带拽地带走了。

????齐王妃大怒,好歹她也是堂堂王妃。就算从来不在娘家人面前摆王妃的架子,可身份在那摆着,她怎么还能像在闺阁时那样待她?

????难道她不知道,在王妃面前,一般的外命妇们都要行拜礼么?若是摆上亲王妃仪仗,还得行叩礼。自己的亲人也不例外,她怎么可以这样待她?

????……

????杨文氏哪知道这个小姑子此时的心情,现在的她也是一脸的愤怒,但仍得顾忌场合,没有把怒气表现在脸上,把齐王妃拖到马车上,等车子上路后,这才放任积了大半月的怒火出闸。

????“妹妹,那王锦绣好歹与你也成为妯娌了,你怎能在这种场合给她难堪?”杨文氏觉得这具小姑子,以前都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却越来越笨了?

????大庭广众之下与妯娌难堪,这是身为名门贵女会做的事么?就算再是不喜欢人家,面子情总要做一下吧?这小姑子倒是好,也不知哪根神筋错乱了,人人都巴结的女神医,别人想巴结想攀交都没得门路,她倒是好,把平白得来的好门路给往外推,真不知该如何说她了。

????齐王妃冷哼,揉了被掐痛的胳膊,脸色阴得快要滴出水来,她很想拿出王妃的威仪来喝斥杨文氏的,可大家亲戚一场,斥责的话又说不出口,最后只好说:“我自有分寸,你把我拉走做什么?”

????杨文氏说:“分寸?我看你是糊涂了。不说赵九凌那个煞星,单说王氏一身的医术,结交了准没坏处,你怎么就不想想呢?”

????齐王妃冷笑一声:“她擅长的也不过是些外伤医治罢了。真正的内腑她也是抓瞎的。真搞不明白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去巴结她。”像她们这样的贵胄人家,得外伤机会少之又少,一般就得内腑方面的毛病,有许太医,胡太医,小苏太医这三位太医在,她也是不怕的。王氏在外伤方面虽然有些奇淫技巧,也只适合给那些出身卑贱又腌赞的粗俗大头兵医治。像他们这些钟鸣鼎食之家,自然都是由太医院的顶级御医给看病的。

????杨文氏气得快要晕过去?什么叫内腑方面的毛病也抓瞎?上回正阳侯世子郑明的胆结石不也是内腑方面的毛病?去年去宣府做肠痈手术的某位国夫人不也是内腑方面的毛病?还有那些孩子小肠气、脾胃出血、体内结石、偏头痛之类的毛病,都统称为内腑方面的病,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人家王氏一刀就能病除。

????勋贵人家有的是银子,但得了病也必须找大夫呀。大夫医术有限医不好你的病你也只有等死的份。现在出现了位医术超群的女神医,自然是所有人的福音,这个小姑子倒是好,反其道行之,把人得罪狠了,到时候有她后悔的。

????难道她不知道,外头还有多少找不着门路的勋贵名门正排着队等着?那福国大长公主如此骄傲的人都把那王氏巴结得头头是道,她怎么就不学学人家呢?就算你不怕死,不屑巴结人家,但也不至于得罪吧?

????“妹妹,你今日得罪了王氏,难道你就能保证这一辈子都不得病?还有,你就不能保证你的亲人一辈子都不会去求人家?”杨文氏也知道这个小姑子性子一向有些左,给她讲大道理估计她也听不进去,只能来个简单的实例了。

????齐王妃不屑地道:“我就不信了,在没有她之前,其他人都不用活了?大嫂,上回你非要让王氏医治,但王氏拿架子没来,不也让小苏太医看好了?你又不求她,还与她客气做什么呀?”

????杨文氏忍着怒气说:“妹妹,你肯定还不知道吧,你大哥前阵子递折子上书请立世子,被驳了。”

????齐王妃一愣,“这怎么可能?玉哥儿是岳阳侯嫡长子,今年也十三岁了,如何不能请立世子?”大周朝所有爵位之家,在嫡长子年满十三岁后,就可以请封世子的名份了。

????杨文氏悲伤地说,“不止你侄儿请立世子的折子被驳回,连你大哥的差事都给卸了。妹妹,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齐王妃眉毛一竖,“是谁做的手脚?朱家?钟家?还是刘家?”

????杨文氏悲悲怯怯地道:“我也不大清楚。反正你大哥的折子才刚上报礼部,那礼部尚书沈中文倒也客气,说玉哥儿是嫡长子,岳阳侯府又一向深得帝心,循规蹈矩,玉哥儿请立世十拿九稳。谁知没过两日,沈中文又变卦了,说什么有人弹勋你大哥,说你大哥贪脏枉法,循私舞弊,不配作多大周的栋梁,被革了职不说,还连累玉哥儿。”

????齐王妃愣住了,急道:“大哥做事一向稳妥,胆子又小,如何去贪脏枉法,循私舞弊?我看分明是有人搞鬼,故意给杨家过不去罢了,是谁干的好事?告诉我,我一定要他好看。”

????齐王府的三豪华马车驶得比较慢,齐王妃从被风吹起的帘子一角瞧到了又有车辆超过她们的马车,看出那是容王府的马车,想着今日容王妃的态度,又是一阵心堵。

????……

????沉重的冠帽戴了大半天,脖子都快压酸了,回了王府后的锦绣,全身没力气,略吃了碗糯米红署碧梗粥、外加几个水晶蒸饼,便上床休息去了。赵九凌回来的时候,还真是睡着了的。

????赵九凌得知锦绣有了身孕,那个高兴不必言表,当天下午便回了王府。

????锦绣被他毫无节制的抚摸给弄醒了,微微睁眼,外头的天色略黯,屋子里有些昏黄,窗外那开得艳丽的桅子花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沉静美好的时刻里,男人那掩不住喜气的眸子以及快要裂到耳根后的嘴巴,使得锦绣心里柔软如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内心温暖如春。

????“再过几个月,王爷就可以当父亲了。”

????赵九凌带着厚茧的手罩在她只着浅粉色绢丝中衣下的小腹处,另一只紧紧握着锦绣的双手,有些语无伦次,“身子可有不适,想有吃些什么?早知如此,就不该去搞什么祭祀,瞧,都累成这样了。”

????准爸爸反应,还真是千奇百怪。

????锦绣笑道:“我没你想像中的那么脆弱。天色还早,怎么就回来了?”

????“能不回来吗?一听到你有喜的消息,哪还坐得住。”

????锦绣翻了身子,侧对着他,男人一脸的紧张,“别动别动,万一动了胎气这可怎么办?”

????锦绣哭笑不得,“那些农家女怀了孕照样下地干活,我这又算得什么。好了,你别紧张了,我没事的。”男人的紧张倒是取悦了她,但紧张到过了头,可就不妙了,光解释就让她疲于奔命了。

????傍晚时分,宫中皇后的赏赐也下来了,路嬷嬷亲自过来的,领着一堆堆的补品,满面的笑容,:“皇后娘娘说了,王妃本身就是大夫,想必对自己的身体那是有数的,所以娘娘就不再画蛇添足另请太医了。娘娘还亲自交代,王妃安心养胎,其他事儿不必过问。”

????锦绣谢过路嬷嬷,照例给了厚赏。

????吃晚饭的时候,妾室们来请安,几位姨娘对于主母的怀孕,倒是有着莫大的喜悦。毕竟长子还是要嫡出的好,王妃能早早生下嫡子,不管对谁都是好事一件,没有人会不识趣地嫉妒什么的。

????相反,她们是真正高兴的,因为王妃怀孕后,就不能再服侍王爷的,机会就轮到她们了。

????锦绣看着姨娘们那遮掩不住的喜色,多少也猜出了她们的心思,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也没有厌恶到吃不下饭的地步。

????成氏段氏胡氏你一言我一语地诉说着她们对于主母怀孕的莫大兴奋,也争相服侍锦绣用膳。

????锦绣看着她们心里不舒服,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虽然已是春季,但天气仍是比较寒冷,穿得这么单薄,也不怕冻着了。

????不过锦绣还不至于笨到把这种不悦表现在脸上,而是笑着把她们全都打发了,照例问了邱氏的身子状况。

????与邱氏同住一个院子的成氏赶紧说:“邱妹妹身子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就是心情一直不怎么好,妾身一有空就过去安慰邱妹妹,也不知邱妹妹听进去了没?”

????意思就是邱氏还在怨恨着被强行打胎的事。

????锦绣看了赵九凌一眼,后者面无表情,默默地夹菜放到锦绣碗里,不时地说:“多吃点,这样我儿子才长得好。”然后又对几位姨娘说:“没事都下去吧。”

????几位姨娘幽怨无比,但赵九凌的话不敢不从,只好领着一地的心碎离去。

????齐王府里,齐王妃的娘家嫂子杨文氏一脸悲切地对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齐王妃说,“妹妹可还记得,上回你让你大哥给一个同进士开后门,把那人调到富庶的江浙两地任县令,那个原本被潜下的人,也是有极硬后台的。此事就被人捅了出来,又把言官给弹勋了,便一个个罗织罪名,给你大哥安了个十恶赦的罪名,你大哥的差事就没了。你侄儿的世子之位也不了了之。”

????“还有一回,一个叫杨宽的海宁县令,在地方上贪脏枉法被人检举,事情捅到了吏部,吏部又把案子派到了大理寺,也是你说那个杨宽是你一个闺中好友的表兄弟,非要你大哥买你一个面子,做了多方手脚,说尽好话,多方打点,银子也花了不少,这才让那杨宽保住了功名,没被处罚,反而还高升到他处去。”

????齐王妃有了些印像,那个叫杨宽长什么名字都记不得了,只知是容王妃娘家那边的亲戚。本来这事儿她不想管的,可容王妃找上门来,她也不好拒绝,这才让大哥去办了。谁知道会成今天这样?

????“都过去那么久了,这事怎么被捅出来了?既然被捅了出来,你为何不早些来找我?”

????杨文氏抹着眼泪,“事情来得很是忽然,你大哥也毫无准备。也就是前日才发生的,当时朝堂上忽然有人检举你大哥,罪证确凿,皇上当场就罢免了你大哥的差事,说回家闭门思过。前日我便想来找你,可你那时候不在王府,昨天来找你,你又进宫去了。”

????齐王妃被说得愧疚不已,她拧紧了帕子,前天……前天她确实不在家,而是去容王府打马吊去了。昨日是例行的进宫向皇后请安的日子。

????“嫂子别急,这事儿我去处理,不会让你失望的。”齐王妃一向要面子的,她绝不能容许自己在娘家人面前有吃不开的时候。

????------题外话------

????[2014—05—01]jsnh19299 送了5颗钻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