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0章 主母不是那么好当的-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50章 主母不是那么好当的

淳汐澜2018-3-31 20:16:6Ctrl+D 收藏本站

????拜锦绣这个神医所赐,京里大多人家已把她的话当作圣旨,当日各自回去后便开始清理后宅。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悫鹉琻一些新妇也正大光明地拒绝婆母长辈的安排,主母正妻们倒是欢乐透了,可苦了那些小老婆们,心里恨极了锦绣这个惹事精。

????王府里的几位姨娘心里怨言也多,但也只敢在私下抱怨罢了。毕竟锦绣这个王妃,杀人不见血的本领可是非常高杆的。不过是不想王爷来她们屋子,便来这么一出所谓的“节制房事,节欲保精”,就正大光明地把王爷拘在身边,世人却不会说她半个字,真的太高明了。

????如果哪一天看她们不顺眼,也随随便便安个医理,就可以要她们的命,得了,还是安份守已些吧。那邱氏的下场,可还在那摆着呢,人家主母都还没出手,那邱氏就败北了,如今还落得一身都是病。

????“节制房事,节欲保精?王妃大人莫不是在警告为夫吧?”赵九凌半开玩笑地说。

????洗了澡的锦绣,穿上轻便的刺绣刻丝小竖领的鹅黄轻便中衣,红色的撒花裤儿,以及绣百合花的软底缎面鞋,正闲躺在床上,笑着说:“我是大夫,信我者,得永生。王爷若是不信邪,大可试试。”

????赵九凌哈哈一笑,“王妃可是神医呢,自然是有道理的。只是王妃真要为夫一辈子只守你一人?未免太委屈为夫。”

????锦绣哼道:“你那些姨娘都还在呢,你若是想,大可去找她们呀,又没拦着你。”

????赵九凌凑近她,“那你会不会毒死我?”

????“不会。”

????“会不会阉了我?”

????“不会。”

????“不善妒?”

????“不会。”

????“不闹不吵?”

????“不闹不吵。”

????“那我就去了。”

????“去吧。”

????“我真的去了。”

????“门在那边,不送。”

????赵九凌起身,又看着锦绣,“为夫真的去了。”

????锦绣笑盈盈地道:“去吧,不过王爷去了后,回来必须喝一碗十全大补汤。”

????“毒死了我,你会守活寡的。”

????“放心,王爷不会死的,我的可是真正的补汤。”

????“为夫可以不喝吗?”

????“必须得喝。”

????“若是不喝呢?”

????“不喝也得喝。”

????“就是不喝。”

????锦绣忽然泄了气,扁着嘴巴,语带哭腔:“不想喝也成,那就不要去了。”

????王府的食物一向精细,再来膳食也均衡,营养丰富,保养也细致,无论是吃进嘴里还是用在身上的,都是千里挑一的。经过几个月的饮食调理,以及奢华保养品的滋润下,锦绣的皮肤早已养得水嫩光滑,肤若凝脂。再则着装方面也是走高端路线,衣服颜色搭配也精细,人靠衣装这话并非夸大其辞。锦绣容貌并不差,再被金尊玉贵地滋养,容颜更甚往昔。如此嗔怒的画面,眼波含媚,颊若胭脂,如同春日里的桃花齐绽,勾人心魂。

????赵九凌大笑,重新坐了直来,拉过她娇小的身板儿,捏了她圆润的脸儿,“小傻瓜,自己善妒就明说吧,何必找那么多的理由。”

????锦绣原本还是有作戏的成份,但听了他的话,也知道凑效了,原本应该再接再励,一鼓作气,或许逼他发下毒誓今后不再去姨娘屋里头。以他重承诺的性子,想必不会让她太过失望,但她不愿这样勉强他。

????锦绣承认,她没那个能力去驾驭他,智取也不成,这男人太聪明了,她才刚露些小动作,就被他发现了。所以她只能行放养政策,再适当地因势导利,让他逐渐收心。

????像赵九凌这样的男人,什么驭夫术都是扯谈,她也没那个能耐能够改变这个封建礼教洗礼下的男人,她只能努力改变自己,跟上这个时代的脚印。

????对这男人谈爱情,似乎有些奢侈。

????于是,锦绣见好就收,顺势偎入赵九凌怀里,揪着他茧绸直裰&160;宝蓝底玄色步步高升团花的衣领,小声地说着:“王爷就算真要去找她们,我也不会真要拦着你的。只求王爷去的时候,别让我知道就是了。”这是她目前唯一能接受的。

????屋子里的白木沉香,在阔大的卧房弥漫出沉静而缓慢的幽幽清香,移盆在瓷缸里的散尾葵碧绿晶莹,窗台下健康的蝴蝶兰厚挺扎密地绽放出娇美的蓓蕾。

????赵九凌没有回答,而是继续搂紧了她,大概这便是他给自己的答案吧。

????……

????农历年里的京城,帝都勋贵们依然忙碌不停。在纷飞的雨雪中,依然过着奢侈却又忙碌的日子。贵妇人们用她们特有的手腕,以内宅交际的方式,穿梭于各世家之中。

????锦绣制造出的优生优育风在京城刮起一股缓慢而坚决的“清理小妖精”行动,好些人家也都这样那样的原因,略裁了些妾室,一些婆母辈份的人本来留着的几个美貌丫头的好苗子,也在渐渐变了味的舆论下,不得不放弃,改而放出去配人。

????否则,真要强行塞到儿子房里,不止媳妇有意见,连一心想要子嗣的族人都会不满的,明知节制房事方能优生优育,你还要我行我素塞人,这就不是疼儿子,而是害人了。

????一些别有用心之人也不敢随意送人的,比如,太后。

????太后在听说此事后,气得又摔坏了好些杯盘,“好你个王氏,这贱人就是生来克我的。气死我了。”震怒中的太后,连身份都顾不得了,赶紧让人把郑贵妃以及娘家嫂子叫来,商议着郑瑜的婚事。

????郑瑜是郑家目前最有潜力最有身份的嫡女,并且是唯一到适婚年纪的嫡女。太后的原意是想郑瑜嫁做楚王妃,如今被王氏给半路截了糊,只好退而求其次,做做侧妃也是好的,凭她的本事,再加上郑家人的一致团结,那王氏早晚都会被架空的。

????可谁会想到,侧妃的位置都没捞着,倒被赵九凌给反算计了回去。并且发生在自己宫里,还让自己的儿子沾上了一身腥,太后不但要面对郑瑜的悲忿哭泣,还要面对着郑家人的不理解以及埋怨,再来自己外孙女被赵九凌整得如此凄惨,却不能光明正大地报仇……太后这阵子人召太医的次数确实比往回多了不少。

????召来娘家嫂子,太后说:“哀家已经给瑜儿选了两户人家。一是武定侯世子,陈澜,二是威国公顾东临,这两户人家都是千里挑一的,嫂子你觉得哪个更适合?”

????郑贵妃立马说:“武定侯世子倒是不错的,人中龙凤,生得又好,能力也不错,真真正正的天姿人物,可人家已经娶了妻呀。”娶的妻子可不是小门小户呢,人家可是已故的庄淑公主的外孙女,被封为开慧县主的寿宁侯的孙女。娘家虽然不怎样,可架不住人家有公主外婆这个身份,本身又有县主封号。郑瑜虽然是郑家嫡女,可哪比得过人家堂堂县主?

????郑夫人则有些心动,说:“这寿宁侯早就大不如前,如今不过是空架子罢了。这开慧县主武氏也只是皇帝给的恩荫而已。一个无娘无父的孤女,娘家又势微,嫁入陈家也才一年而已。据说,身子还不大好……”

????郑贵妃立马猜出了这位婶娘的心思,连忙摆手说:“那不成的,这开慧县主平时候与咱们又不亲近,又很少进宫来。再则,谁说开慧县主身子不好来着?人家可好得很。伯母,你可别乱来,如今咱们郑家可今非昔比了。就连我,如今也是如覆薄冰。”

????郑夫人有些不满,对太后说:“好歹也是堂堂太后,宫里辈份最高地位最尊贵的,想要召见一个孤女,还不容易吗?随意找个借口,下个毒,也不要让她当场就死了的那种,保证神不知鬼不觉的。我那里刚好有这种药,无色无味,和酒一道下肚,不出三个月,就慢慢沉睡而死,还让人找不出病因来。”

????太后有些心动,但仍是摇了摇头,“再看看这顾东临吧。顾东临是新继任的威国公,因替父守孝,至今都还没娶妻。如今又远去了河西,这孩子倒是吃苦耐劳,人也有几分本事,如今在那边混得也还不错,已经是四品的威武将军了。威国公也是世袭罔替的爵位,瑜儿嫁过去,那便是现成的国公夫人。”

????郑贵妃双眼一亮,“顾东临么?那还不错。瑜儿嫁过去,可就是国公夫人呢。”虽然嫉妒长房什么便宜都占光了,但谁叫她父母不会生呢,一个闺女都没有,所以只好便宜长房的人了。

????郑夫人又心动了,“顾东临也挺不错。”

????太后说:“那就顾东临吧,再过不久,顾东临孝期就满了,如今顾丁氏正要给他物色嫡妻呢。

????既然中意此人,哀家就立即下旨赐婚。免得夜长梦多。”

????郑夫人又有些迟疑,“那武定侯世子呢?就这样放弃了?”虽然武定侯与威国公差了一个等级,但武定侯在京里可是炙手可热的人家,不但手中有实权,还富可敌国。威国公也是不错的,每年有五千石的奉禄呢,可有顾丁氏那样的亲家,郑夫人心里也会不痛快的就是了。

????顾家与那王锦绣素来有怨,顾东临还是王氏的前定婚夫,郑瑜若嫁给顾东临,岂不是有捡人家剩下的?所以郑夫人对顾东临也不大待见了。

????再则,世人皆知武定侯是太子派的中坚力量,将来万一容王问鼎大宝失败,郑家绝对是首先清理的对像。若是瑜儿嫁给武定侯,太子殿下看在武定侯以及瑜儿的面上,也会对郑家从轻发落。

????万一太子失势,容王登基,看在亲戚的份上,武定侯也不会有事的,相反,还极有可能站在容王这边。

????反正嫁入武定侯府,郑家是怎么也不吃亏的。

????太后也觉得郑瑜嫁给武定侯世子不错,若嫁了过去,那么五军都督府的一半兵力,就能为容王所用。

????最重要的,瑜儿嫁过去,便能成功离间武定侯府与太子的关系,到时候武定侯受到冷落,自然而然都会投靠到容王这边。

????……

????到了初六这一天,怀王妃庆王妃相携来楚王府作客。

????宗室里十来家亲王,数家郡王,以及各公主郡主们相互定了宴客日子,楚王府是初十请客。

????在这之前,楚王府的回事处已收了不下百张回贴,以及新年礼品,随便拿一个出来,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锦绣收礼物收到手酸,也见识到京城豪门世家的豪华程度。

????王府的外院管事赵管家按着回贴,统计了大致人数后,约摸要准备六十桌的规模。锦绣听取庆王妃怀王妃的建意,拟了四道冷盘,八道主菜,一个汤菜,主食四种。

????怀王妃看了菜单,摇了摇头,“都不怎么出众,也不名贵,好歹也得弄个炭烤乳羊、脆鹅肠、烤鸭掌之类的吧。”

????锦绣赶紧摇头说:“得了,我可不想为了面子就造杀孽,会下十八层地狱的。”人吃肉是必须的,但为了面子与口腹之欲,但那样残忍对待动物,绝对会下地狱的。

????怀王妃说:“听你这么一说,嘿,估计咱们宗室里的人会有一半都会下十八层地狱了。”

????庆王妃接着说,“就这几道菜就把你吓成这样。你可知梁国公一年办一次筵席,需要宰杀多少头猪?多少只鸡,多少只猴子?猪肉要吃里背脊那块肉,办一桌席宴,就要用去一头猪,30只鹦鹉,30只鹅,一只猴子,他们每年都要办好几场席筵,每办一场最低都是几十桌的数量……你说要下十八层地狱,可人家过得比咱们都好。”

????锦绣沉默,她自然知道这些钟鸣鼎食之家奢侈程度,是她这样的井底之蛙想都不敢想像的。

????“不管别人如何,我是绝对不允许在自己的地盘上,有生吃猴脑,炭烧即将临盆的活母羊的事件发生的。”

????庆王妃点头说:“弟妹心慈,将来会有好报的。只是,餐桌上没一点珍贵名食,会受人耻笑的。”就连她本人,再怎么不喜那些残忍的菜式,但也弄了风干鸡和龙凤须,还不是怕被人耻笑,庆王府家底不丰厚,只能置办贫民菜式。

????锦绣摇头说:“不了。若真要取笑的,就让她们取笑好了。以后大不了不让他们登门也就罢了。边关将士们连饭都吃不饱,他们却拿着白花花的银子这样糟蹋,想着那些受伤的将士连最基本的糙米饭都没得吃,我心里就难受得紧。”

????听她这么一说,怀王妃庆王妃也颇有些汗颜,她们相互望了眼,讪讪地说:“弟妹宅心仁厚。嫂子我惭愧。”然后齐齐反思,比起锦绣的朴素来,自己穿金戴银吃山珍品海味,还真是穷凶极奢了,真是罪过。

????后来二人也不再坚持这些普通的菜式,然后又高商议着请戏班子的事来,庆王妃建意去容王府里借戏班子,容王府养了上百名戏班子,基本上每隔半月就会有新戏出来,极受大家欢迎。

????锦绣问:“除了容王府外,还有哪些人家新养了戏班子?”

????庆王妃知道锦绣与容王妃有些不对盘,于是又说:“嗯,奉国公府也养了,不过新戏不多,养的人也比较少。梁国公府也养了,不过庄顺公主那人

????脾气可不怎么好,弟妹还是不要去碰钉子了。啊对了,韩国公府也养了戏班子,基本上每隔一个月也会排出新戏。福国大长公主又非常好客,对人也热情,弟妹可以去试试。”

????福国大长公主是否热情好客,那都要限身份地位来着,不过锦绣并没有明着说出来,虽然曾被此人拿架子整了一回,但此人如此识时务,她对她的抵触便没那么严重了。

????对于锦绣的请求,福国大长公主先是受宠若惊,然后便是高兴,二话不说,非常爽快就同意了。

????她甚至有种感觉,锦绣能来主动向她借梨园班子,证明已不再记恨以前她对她做过的事。而大长公主也认为,痛快应了这事,也是变相地对之前的事作个交代,以后她在锦绣面前就会不会有局促不安感。

????而这个契机,却是锦绣送上门来的。这就证明锦绣并不记恨自己的。否则,京里那么多养梨园班子不借,唯独来借她的呢?

????越想越美的大长公主甚至还领着锦绣,亲自引见了戏班里的台柱,以及班头,吩咐他们好生听命于楚王妃,不得有怠。

????锦绣千恩万谢地领了人离去,福国大长公主还热情地把锦绣送出了花厅,足可以证有对锦绣的爱戴程度。

????等锦绣一走,她的妯娌也就是已经别府另居的婶娘则说:“嫂子也太抬举她了,一个小辈,值得如此礼遇么?”这个公主妯娌最是踩低爬高不过,身份不如自己的,辈份不如自己的,哪会放在眼里。现在可好,居然对一个小辈这般礼遇,实在难以想像。

????福国大长公主横了她一眼,不悦道:“你懂什么?锦绣救过无夜的命,冲着这个,也该对人家好些。”

????……

????冬暖对于锦绣的神机妙算无比的佩服,从沈家出来,便一路上夸着。锦绣听得耳朵都腻了,笑着说:“这有什么的?这位大长公主从来是最识时务的。所以我倒不是担心她会拒绝。”

????通常公主身份的,能风光到几时?但这位大长公主却一直风光到现在,也并非没道理的。冲着她这份眼力劲,以及识时务的本领,寻常人能及得上十分之一就已难得了。

????就像上回,因着李郑氏,太后与皇后直接对上,皇后能大获全胜,并且不必受孝道约束,这位大长公主可是卖了大力的,也难怪帝后也会给她五分颜面,实在是人家太会做人,懂得该出手时就出手,以及那份狠毒的眼光与泼辣的狠劲。

????试想,太后再如何的不得人心,总归占着名份上的优势。放眼哪位公主敢这般明张目胆得罪的。但福国大长公主却为了皇后做了回马前卒,虽然得罪死了太后,但帝后肯定会加倍补偿。如今沈无夜年纪轻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却在军中得了个实缺,这便是最好的回报了。

????……

????到了初十这一天,楚王府宴客的日子。

????这是锦绣做了王妃后,第一次公开宴客大露身手的时日,所以容不得她出任何差错。所以严厉交代了一干管事婆子,王府的下人全是内务府分派下来的,因赵九凌是帝后之子,所以内务府拨下来的人倒不是那种偷奸耍懒之人,管事极有章程,也不必锦绣如何调教训练,只需按着章程办事便成。

????锦绣也不是那种恋权不放,事必恭亲之人,她先把自己拟定好的菜单交由厨房与采买的,便不再过问。洒扫,招待、茶水、药房、布景全都有专人负责,她只需动动嘴皮子就是了。这些管事做事都老练,不存在业务不熟或是摸不清门路之类毛病,但前前条件是必须要听从锦绣的吩咐才成。

????而这时候,也是考验锦绣驭人的本领就是了。

????王妃与那些诰命夫人还是有很大优势的,王府里没有所谓的卖身契,但没有人敢不听命令的。身为天家人物,天生就掌握着奴才们的生死杀伐权,管你有没有卖身契,做错了事直接打杀,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经过三个月的摸索,锦绣也摸清了王妃的特权与管家门路。总归一句话,权利和身份真是个好东西,在自己的地盘上行驶王妃的权利,特别的有威严。交代下去的事儿,自有相应职责的管事们负责办,这些人在王府呆得并不久,在新女主人面前,也想表现出最好的一面,以得到长久的重用。所以锦绣倒不必担心这些人会办不好。

????目前锦绣唯一担忧的便是,账目方面还不好弄,她只会拨打算盘,管理不大不小的医馆,如果这些管事依恃自己的弱点,在账面上作假账糊弄她,可就不妙了。所以对于这些管事们呈上来的账单,锦绣一一保留着,对她们说改日得了空,去请外头的账房来查查账。因为她确实不会看账本。

????这些管事们一听,有的就急了,然后找这样那样的理由把账本要了回去。

????锦绣也不点破,依然好声好气地把账本重新还给她们,也不说一个字,却让人暗地里把这些人给记下了。至于其他稳站不动的管事,想必这些账本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就是了。

????初十这一日,锦绣和赵九凌都起了个大早。

????赵九凌在前院待客,锦绣则在后宅里的衡芜殿招待客人,客人们三三两两地抵达,一想想挑刺的客人观看楚王府的奴仆,手脚麻利,言语得体,行事有章有法,遂收起了轻视之心。

????虽然凡事都有下人去办,但光招待客人也让锦绣忙得脚不点地,那些诰命夫人们,辈份再高,也没资格让锦绣亲自迎接的。但奉国公老夫人,赵九凌的亲外祖母,锦绣却是亲自迎进来的。没有人会说锦绣的不是,毕竟,法礼之外不外乎人情。

????一些长辈级的太妃、王妃、大长公主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锦绣也亲自去垂花门迎接,除此之外,都是些叔伯婶娘之类的长辈了。

????钟家人很早就到了,不过自己的娘家人倒不必如此见外,所以锦绣基本上都没怎么去招呼。钟家人也理解锦绣的辛苦,反而还非常主动地帮着招呼一些亲近的友人。不多时,偏殿里的客人全都与钟家女眷们交谈甚欢。

????果真如怀王妃所说,某些女客们还真的带了所谓的娘家侄女表姑娘之类的未嫁女上门,锦绣表面上维持着来者都是客的礼貌笑容,略略打量一番后,还随意夸上两句“好文静的姑娘”,“好个美人胚子”,“嘴儿可真甜”,“长得与令媛还挺相像呢”。转过身,却给身边的管事婆子一个严厉的眼神。

????这些婆子会意,赶紧又加派人手,明着服侍这些表姑娘,实则是监视。

????时辰逼近中午,客人们也到得差不多了,衡芜殿两边偏殿,以及后边空地上的桌椅全坐得满堂堂。甚至还有增加的倾势。

????一个管事婆子沉稳地对锦绣道:“王妃,好像人数有些超。”

????确实会超的,锦绣没有料到,这些客人们会带如此多的家眷来,一个个的表姑娘或是娘家妹子族妹什么的陌生女客起码不下三十位。

????锦绣抹了额上的汗,说:“以你之见,该如何处理?”

????“刚才厨房的说,再挪十桌还是没问题的。目前还差**桌呢,据门房的说,还有两桌客人没到。”一般办席,是先根据亲戚人数按最高数量统计,另外再抛上三五桌。一般情况是没问题的,只会多不会少。但今日来的客人,好些没有持贴子,也没有接邀请贴子就来了的。这些人普遍出身不高,却又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也不知是从哪个门逢里冒出来的。但来者是客,门房上的也不好赶人,所以只好另外想办法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