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0章 一份大礼-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340章 一份大礼

淳汐澜2018-3-31 20:15:49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收回了手,说:“张小姐这病,也没什么的,我这先开几副药,张小姐……每日开一贴药,五日左右,便可痊愈。”然后锦绣命人磨墨,刷刷地写了几个方子。

????很快,便有宫女内侍棒着笔墨纸砚出来,锦绣拿起黑檀描金花纹的狼豪,蘸了浓浓的墨汁,在光滑洁白的宣德洒金笺上挥笔而就。

????太子妃与她坐得近,便好奇地凑过去瞧了,当看到上头的药方时,吃惊地“啊”了一声,瞪着自己的堂妹,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种御贡纸质,光滑细润,吃墨较强,作书绘画,得心应手,用来挥写药方,锦绣那只能称作为中学生练的毛笔字也有了龙飞凤舞的行云流水之态。

????锦绣很快写下第一个药方,在写第二个药方时,迟疑了下,又提笔写了下来。第三个药方时,迟迟无法落笔,太子妃这时候已了然于胸,在她桌前画了“死心”二字,锦绣了然,提笔刷刷写了下来。

????轮到第四个药方时,写得较为顺畅,第五个药方,写得比较多。太子妃一一看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锦绣吹干笔墨,把药方郑重其事地折了起来,把第一个药方交给张小姐,“这个药方只能由你保管,不要让任何人瞧到了,包括令堂。看完后立即烧掉,然后按着我的法子照做。明日我再派人送第二个药方给你。同样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包括令堂。”

????锦绣说得神神秘秘,太子妃一方面愤怒自己的堂妹,居然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另一方面也替锦绣的机智拍手叫好。又见锦绣说得煞有其事,也笑得不行。

????张氏母女带着药方千恩万谢地离去了,在临走之前,张夫人一边望着太子妃,一边对锦绣拭探性地说:“小妇人也知道王妃行医的规矩,今日王妃能给小女看病,也是托了皇后娘娘和太子妃的鸿福。那,这诊金……是小妇人现在就给还是差人送到府上?”张夫人虽然也想借太子妃的势捡便宜占,但脸皮还是有的。

????锦绣哪会不知道张夫人的心口不一,也不点破,笑盈盈地道:“举手之劳罢了,太子妃的面子,抵张小姐的诊金,绰绰有余。”锦绣毫不吝啬给太子妃戴顶高帽子,也直接点明,她是看在太子妃的面上才给看病的。

????不是她势利,也不是她拿架子,而是这种小病小痛的,不收诊金呢,她会心哽哽的。收呢,又实在不好伸手。

????医者,并不是有一颗仁心仁术都能搞定。当薪资待遇与付出不正成比时,便会生出疲倦感。有时候全心全力付出了,得到的不是掌声只有巴掌时,这种无人诉说的委屈,也是挺硌人的。

????当然,现在没有人再给锦绣巴掌,可这种以权谋私,处处都要讲人情的地方,更容易产生反感。而如今,职业疲倦期似乎也向她袭来。

????太子妃说:“弟妹,该怎么收就怎么收,甭客气。可不能因为我就坏了你的规矩。”

????锦绣说:“没什么的,反正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太子妃甭与我客气。”

????也不知张夫人是否听出锦绣的话外之音,总之,听锦绣说不收诊金,当然是高兴坏了,又对锦绣好一番感谢,这才领着闺女离去。

????而张小姐由母亲拉着走,还时不时回去望着锦绣,一脸的忧怨。

????锦绣撇开头,佯装不见。

????真是笑话,我给你“看病”已经够对得起你了,还想得寸进尺,可就不是我的作风了。

????皇后依稀明白了什么,面色有些不豫,对太子妃说:“你要见娘家亲戚,以后就在东宫见见就成了,不必再过来凛我。你是太子妃,东宫事务繁多,也不必每日来请安的。本宫也不是那种刻薄的婆母,非要媳妇侍候在跟前才叫孝顺。”

????如果没有七窍玲珑心思,任谁也不会知道,皇后这句看似体恤太子妃的话里,却是包含着指责与不满。

????太子妃神色一凛,也知道她这婶娘和堂妹让皇后生厌了,或许也已知道这个堂妹的心思,心里很是恼怒,觉得自己做了件大蠢事。于是说:“母后宽厚,是儿臣的福气。但宫中的规矩可不能废。儿臣也谨记宫中的规矩,不让母后再替儿臣操心。”

????皇后见太子妃还算懂事,面色稍雯,称自己乏了,这让太子妃和锦绣跪安。

????太子妃携锦绣离开坤宁宫,又邀请锦绣去东宫坐坐,锦绣笑着婉拒,“王府里还有一堆的事儿,母后也派了女官去王府,我可不能过多耽搁的。反正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锦绣又说,“甭管去与不去,咱们都是一家人,不是吗?”

????太子妃见锦绣说得诚恳,又歉然地说:“对不住弟妹,我也没想到,露儿居然存了那种心思。”找人家看病也就罢了,偏偏堂妹还生了不该有的心思,还让这个妯娌给知道了,太子妃只觉脸红耳赤,好不羞忿,差点没脸见人了。

????锦绣说:“皇嫂不必放心上,横竖都是一家人,一家人还分什么你我?反正对不住我的又不是皇嫂。”

????君臣已定的情况下,太子妃能这般客气待她,已经很不错了。锦绣可不敢有太高的要求,再来太子妃这次显然是迫不过人情压力,不得已为之,她当然不好多说什么的。

????只是,太子妃也知道了她娘家妹子的心思,就是不知她究竟是站在亲情一边,还是站在礼教规矩这边?

????太子妃说:“露儿会得这种病,想来也是平日里无所平日里无所是事的缘故。明儿个我便让人带些佛经回去,让她好生抄抄佛经,一来可以打发时光,二来也可以静静心,弟妹觉得呢?”

????太子妃这是在向她许下承诺,就算张小姐真有那番心思,也绝不会让她得逞。太子妃依然站在锦绣这边的。

????锦绣击掌,“妙极!思伤脾,使气机阻滞,形成气结,导致脾气郁结,胃失和降,从而出现胃痛,腹胀,厌食等症状。思虑过度还容易引发食欲不振、讷呆食少、形容憔悴、气短、神疲力乏、郁闷不舒等。不止伤脾,导致睡眠不佳,日久则气结不畅,百病随之而起。由于反复发作,不易治愈,不仅影响身心健康,而且使人烦躁不安、苦闷、抑郁,严重影响人的精神情绪,干扰正常的生活。皇嫂这则方子,简单实用,极好极好。”

????太子妃笑了笑说:“到底是我娘家妹子,也不能真的眼睁睁的看着她日益憔悴下去,是不?”

????锦绣说:“刚才观张小姐气色,思虑不止多,还重,皇嫂这个方子,恐怕治标也不能治本。”

????太子妃肃了神色,森然道:“弟妹放心,我张家虽非大富大贵,但一向要脸面的。露儿若思虑过重到影响张家姑娘的声誉,也只能让她去家庙修身养性了。”

????看来,太子妃还不糊涂,知道让自己的妹子做小叔子侧妃并非光荣,而是拉仇恨和白眼的。

????与太子妃打了一顿言语机锋,锦绣也得成所愿,放下心来,辞别太子妃,

????……

????张小姐神色厌厌地靠在临窗的炕上,苦熬着满心的不耐,也实在扭不过母亲的坚持,只好把锦绣开给她的药方从荷包里拿了出来,打开来瞧。

????“上头写了什么?快告诉娘,娘打人给你准备药去。”

????张小姐飞快地把药方死死握住,说:“没什么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她忍受着快要跳出胸口的激动,死死压住满身满心的荡漾,找了个牵强的理由打发母亲后,又把身边的人全打发出去,又不放心地把门窗全都关好,这才重新打开药方。

????虽然门窗全闭,但对上纸糊的窗纸,仍是依然清晰地看到龙飞凤舞的几个字。

????“明日午前,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写信。”

????张小姐心头怦怦地跳着,她捂着胸口,又是羞涩,又是激动的,喃喃道:“难不成楚王妃已知道我的心思了?”

????“可是她已经知道我的心思可她为什么不生气呢?反而还要鼓励我给他写信。”

????张小姐心中惊疑,一边因被识破心思的羞愧,一边又被锦绣这个“药方”给弄得心神不宁。

????“楚王妃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这究竟是鼓励我,还是试探我?”

????“我该怎么办呢?”

????良久……

????“……她会不会故意整我呢?万一我真的给王爷写信,被她截了下来,四处宣扬,那我的名声岂不毁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张小姐全身冒了冷汗,她堂堂寿宁侯的二小姐,如果传出与楚王私相授受,她也不要活了。

????暂且不说张小姐拿到锦绣的“药方”的种种艰难推测,单说锦绣从宫里回来,才刚到中门,已有门房的人来禀报,说容王妃来了。此刻正在正院大厅里等着自己。

????容王妃?太后的亲儿媳妇,郑家的长女,魏国公府世子夫人吕郑氏的嫡亲姐姐?

????想着自己与郑家的恩怨,锦绣头又头痛起来,来者不善呀。

????容王妃三十许,中人之姿,微胖,一对吊梢眉,丹凤眼,又长又细的薄唇,也不知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念头,锦绣觉得这容王妃左看右看都有种刻薄相。

????容王妃并不是一人来的,随着她一道来的还有齐王妃,郑贵妃的儿媳妇。

????按着辈份,容王是赵九凌的叔父,容王妃也是他的婶子,锦绣也得行晚辈礼。

????齐王与赵九凌是平辈,再来年纪也比赵九凌小,所以在锦绣进门后,齐王妃便站起来了。

????容王妃端坐于阔榻上,安然受了锦绣一礼,皮笑肉不笑地对齐王妃道:“这便是恒阳新娶的王妃,王氏。颜色倒是比你生得还要好。”

????齐王妃与锦绣相互施了平辈礼,这才笑着道:“婶子莫要取笑我了,身为嫡妻,管束内宅,操持家务,首要的是端庄守礼,哪能以色事人的。婶子日后莫再拿颜色之类的说我了,不然我可不依的。”

????锦绣心里大怒,好你个容王妃齐王妃,居然如此明张目胆地挤况她,说她以色事人,真是太不把自己放眼里了。

????锦绣看了齐王妃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人的容貌那是父母给的,后天可是决定不了的。身为主母,最主要的是做好嫡妻的责任,容貌倒是在其次了。不过话又说回来,爱美之心人人都有。难不成,但凡做嫡妻的,就不许生得好了?弟妹这话,以后可不许再说了,否则听到有心人耳朵里,便有着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了。”

????锦绣内心是愤怒的,容王妃跑来找麻烦也就罢了,我忍忍便是,谁叫人家占着长辈身份呢?

????但齐王妃就不能再放过了,你一个平辈并且还是弟媳的身份,也要在我面前拿话挤兑我,若是不还击回去,真当我是病猫不成?

????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的,你越是忍她让她,越是蹭鼻子上脸。对付这种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露出恶意苗头之初一巴掌拍回去,让她知道,我也不是好惹的。

????锦绣毫不留情面的反击,齐王妃气得炸掉,她的容貌确实不怎样,说好听些是端庄,说不好听些就是普通,所以只能听从母亲的教诲,用内在弥补,所以她端庄,知礼,贤慧,且识大体,嫁给齐王,她也是贤名远扬的人物,倒也不会有不识趣的人敢说自己长得不怎样?

????齐王妃冷冷地道:“九王嫂可是得意自己颜色好?呵,要知道,这女子的容颜总也有老去的时候。身为嫡妻,最主要的便是端庄守礼,贤慧识大体,可并非颜色生得好就能胜任嫡妻的。”

????“听弟妹的意思,所有女子都得像弟妹这般模样,才配作嫡妻不成?”

????齐王妃滞住。

????锦绣在另一边椅子上坐了下来,极是端庄矜持地端了茶盅,斯文优雅地小啐了口,轻言细语地:“久闻出身辅国公府的齐王妃端庄娴雅,秀外慧中,知书达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她话话锋一转,又自嘲地笑了起来,“锦绣出身乡野,自然比不得弟妹出身高贵。也实在不明白,为何颜色生得好的,就不能做嫡妻了。”

????齐王妃脸色变得铁青,一副想要反击又怕侮辱了自己的模样,锦绣装模作样地笑了笑,说:“唉,算了,虽说道不相同,不相为谋。不过到底是一家人是不?弟妹也别嫌我粗俗就不与我来往才好。”一副可怜巴巴又不好意思的模样。

????齐王妃气得肝痛,却又不知如何反驳,与她讲“嫡妻并非靠颜色来维护”的道理吧,说多了,难免又有嫉妒人家长得比自己好的嫌疑,与她讲“娶妻娶贤,更得门当户对”的大道理呢,又怕这女人当场使泼,话说,但凡出身低微的女子,就算一朝飞上枝头做了凤凰,身上也会带着粗鄙不堪的行为,万一这人不顾身份闹将起来,丢脸的还不是自己?

????于是,齐王妃非常大度地不与这个出身乡野的嫂子一翻见识,对看好戏的容王妃道:“王婶不是说有大礼要送给九王嫂吗?这时辰也不早了,王婶还是早早拿出来,咱们也好打道回府了。”

????------题外话------

????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秋心自在含笑中 送了5颗钻石

????zyqcx 送了1颗钻石

????感谢两位亲

????黄老三昨天输了一针,晚上仍是咳得凶,到了下午还发烧,现在,黄老二也一如往常紧随其后,双胞胎就是这点不好,一病两个都要病,从来没有漏掉过。

????感谢helenjw的建意,我已经在试了,只是小家伙不肯吃,把我郁闷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