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9章 有高兴的有失落的有难堪的-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99章 有高兴的有失落的有难堪的

淳汐澜2017-4-19 21:57:49Ctrl+D 收藏本站

????于是,大长公主在回过神来后,一巴掌甩向身边的嬷嬷,大骂道:“大胆贱婢。居然背着本宫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吃了熊心豹子胆?”然后头重脚轻地对赵九凌道:“这都要怪我,没能管好底下奴才,让她作出以下犯上的事来,连累锦绣加重病情,我,我先前也并不知道锦绣生病的……”不愧为大长公主,能屈能伸的本领还是很高杆的,立马挤出一副愧疚自责的神情来。

????到底是长公主身份,赵九凌就算心里有气,也不好太过了,于是见好就收道,“姑婆不必自责,您一向最是慈悲不过的。要怪也要怪这不长眼的刁奴,与您何干?”

????尽管长公主在心里滴血,却不得不忍痛,舍充跟了自己多年的心腹嬷嬷。

????那嬷嬷知道自己做了潜罪糕羊,心里也是急到不行,可在见了长公主的面容后,一口凉气直灌头顶,她跪下来磕着头,她自知再是强辩也已无用,只能惨笑着对长公主道:“是奴婢连累了长公主。王爷要打要罚尽管冲着奴婢来好了。与公主无关的。”然后又对长公主磕头,“奴婢罪该万死,不求宽宥,只求长公主看在奴婢服侍多年的份上,对奴婢家人好生怜惜一二才是。奴婢给您磕头了。”然后咚咚地磕了几个头。长公主把脸别开去,说:“放心吧,本宫虽恼你,但也不会迁怒到你家人身上的。”

????那嬷嬷不再有牵挂,又深深磕了个头。厅子里倒有人于心不忍了,但赵九凌眼都不眨一下,便吩咐人进来把这婆子拉了出去,杖毙。

????长公主身子一抖,怒瞪着赵九凌,“恒阳,虽说是这刁奴做错了事,但你就一丁点面子都不给姑婆?”

????赵九凌优雅一笑,“姑婆误会了。本王这也是为着您好。要知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姑婆您名声极好,又素来宽厚,可今儿个却被刁奴给差点败坏了名声。本王知道姑婆素来仁慈,不忍心重处她,那就由本王替代姑婆处置她好了。反正到了阎王殿里,这笔账也只会记到本王身上。与姑婆毫不相干的。”

????长公主又气又怒,在婆子被打板子时那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中晕厥了过去。

????……

????那婆子养尊处忧惯了,这回被顶格处罚,不到二十军棍便一命鸣呼,刑罚手进来禀报要如何处置,赵九凌眉毛高挑,禀然道:“拉到大街上弃尸三日。让世人都知道,对锦绣不敬便是对本王不敬,一律杖毙处理。”

????才刚醒来的长公主听到这话,牙关紧咬,心窝处一阵紧绞,再一次晕了过去。

????厅子里鸦雀无声,众人敬畏地望着赵九凌。那些先前被打了军棍的下人看着已气绝身亡的婆子,却无比庆幸着,这时候也才明白过来,楚王虽打了他们的板子,但也只是做给某人看罢了。

????……

????这道赐婚圣旨来得很是莫名其妙,究竟是皇帝一时心血来沓,还是觉悟得楚王凶名在外,估计娶不到更好的姑娘,这才退而求其次,找上了神医王锦绣?

????还是楚王亲自去求来的?

????众人在心里滴咕着,纷纷觑着赵九凌。

????赵九凌倒是毫不避嫌,公开宣布,“等战事稍歇,就回京举办大婚。”

????被搀扶着走出朝晖厅的福国大长公主再一次踉跄了两步。

????……

????锦绣却觉得吧,赵九凌这个男人,以后就要成为自己的丈夫了,尽管先前对这货有诸多不满,可一旦过了明路,这时候的她,豁然有着尘埃落定的感觉。

????赵九凌并不完美,但也不差,相反,比她预期的丈夫人选还要好,这让她有种赚到了的感觉。

????在众人的贺喜声中,锦绣总算后知后觉地察觉到,这时候说什么都是枉然,还不如脚底抹油溜掉为佳,因为她要“害羞”嘛。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锦绣火速成地躲到了自己的屋子里,老半天没有踏出来过。

????赐婚圣旨来得很是突然,冬暖等人更是不必说,那打从脚底蹿出来的惊呆与喜悦,早把她们给淹没了。

????侍候着锦绣换上了轻便的衣物后,冬暖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尖叫道:“姑娘,您要嫁给楚王?”

????锦绣坐在镶有细碎宝石的琉璃镜前,这古代可没有真正的镜子,这琉璃镜也只不过照出一张较模糊一张脸,但尽管模糊,却遮掩不住自己眼里脸上的喜悦之色。

????巧巧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楚王真的要迎娶姑娘?姑娘真要做王妃?”

????青莲直接抓着锦绣,“姑娘,奴婢没有做梦吧?您真要嫁给楚王?”

????锦绣那个啼笑皆非,她现在也觉得有种做梦的感觉呢,“要不要再拿来圣旨来瞧瞧?”

????因为太过震惊与不可思议,几个丫头暂时忘了尊卑,四双手同时抓过圣旨,逐字逐字地念了起来,等念完后,青莲发出一声尖叫:“是谁在揪我?”

????冬暖说,“是我。”

????青莲怒目而视,“冬暖姐姐,好端端的你揪我做甚?”

????冬暖一本正经地道:“你叫得越是大声,便代表我没有做梦。”

????锦绣扒在梳妆台上,再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姑娘嫁给楚王,不就是王妃?”

????“对对。王爷的妻子,自然是王妃。”

????“那咱们岂不鸡犬升天?”

????巧巧的眸子太过晶亮,形容词太过霸气,锦绣都忍不住点了点头,“对,以后你们便是我的陪嫁丫头,自然比一般的奴才体面三分。”

????巧巧双眼一亮,又问:“那咱们以后见了那个朱妙云,应该轮到她向姑娘行礼吧?”

????锦绣愣了愣,她以后成为王妃,朱妙云虽是皇后的侄女,却只是国公府的千金,自然要向她行礼的。

????冬暖说:“依那人的脾性,估计不会服姑娘的。”

????青莲不以为然,“不服又如何?形势比人强,不服也得服。”

????锦绣听得连连点头,这话倒是说中了自己的心声。一想到将来在以前瞧不起自己的人面前总算可以扬眉吐气,锦绣全身毛孔都舒展开了。

????锦绣已经在想,以后是不是再衣锦还乡一回,让那些以前瞧不起自己,欺负过自己的人好生瞧瞧自己呢?

????唉呀,鸡犬升天、仗势欺人的感觉,真好。

????冬暖兴奋得在旁边走来走去,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咬牙切齿,“哼,我先前那个主家,明明就是刘子威那混账想占我便宜,可杨氏那个母夜叉却拿我出气。害得我被打得淹淹一息被丢出府,以前没那个本事报仇,现下,等姑娘成了王妃,我就是王妃身边的一等丫头,哼,到时候再找他们得瑟去。不说报仇,至少可以恶心恶心他们……”

????青莲也是知道冬暖的过去的,问:“冬暖姐,你先前的主家不是在远在太湖么?太湖离京城可远着呢。”

????冬暖得意洋洋地道:“我早就打听过了,那刘子威去年就已进京赶考了。杨氏也一道跟过去了,哼,到时候……”

????听了冬暖的话,锦绣觉得,果然是近朱者赤呀,她骨子其实就是个爱仗势欺人的,冬暖也是随了她了。

????如果日后真的见了冬暖先前的主家,如果条件允许,倒是可以给她撑撑腰,顺便出口恶气。

????但是,为了在下人面前保持身为主子的威严形像,也为了不被人打上“仗势欺人”的标签,锦绣仍是打断了冬暖的滔滔不绝,“我知道你的心思,仗势欺人是可以,但也要看对像。明白吗?”

????典型的即想仗势欺人,又想要名声,锦绣都有些鄙视自己了。不过,想着日后可以用睥睨的目光还击别人时,那种感觉,真的棒透了。

????唉呀,果然是暴发户的心思,她可是有格调的现代女呀,这种暴发户想法,可是要不得呢。

????兴奋了半天,锦绣总算梦周公公了。

????……

????这边锦绣睡得香睡得沉,总督某个院子里的人却睡不着觉了。

????福国大长公主捂着胸口,窝在床上,头发一丝不苟,脸色却是暗淡无光,想着白日里的情形,以及在姚府的所作所为,她现在真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下北路军营里的正三品参将何劲也是睡不着觉,半夜里起身,披了件袍子,来到院子里,望着总督府的方向,心头是满身满心的惆怅。

????身后响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何劲并未回头,依然仰头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金宝小心上前,轻声呼唤着:“爷,夜深了,还是早早歇了吧。明日里还要操练三军呢。”

????何劲淡淡地唔了声,却没有说话的意思。

????跟在主子身边这么多年了,主子的心思也能猜出**分,金宝也知道,圣上给王锦绣与楚王赐婚,自家主子是半分希望都没了,自然心里不大好过的。而这时候,什么安慰劝解的语言都是无用的,金宝咽下满肚子的话,轻声道:“爷,天涯何处无芳草,想开些吧,王姑娘能嫁给楚王,也是她的福气。爷再是难过,也没用的。”

????何劲很想对他说,他并非真的难过。

????他是喜欢锦绣,对她也很心动,但如今已经没了想头了,她就要披上嫁衣嫁给楚王,他对她的热呼劲儿,自然也跟着消褪。现在只是有些失落,惆怅罢了。

????相比“成熟稳重”的何劲,太原那边的沈无夜只差用“借醉烧愁”来形容了。他也只能大骂楚王夺他人所好,再痛哭自己与锦绣无缘,不过等酒醒了后,又恢复了世家公子哥的豪气。不就是个女人嘛,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对王锦绣是有些动心,但也还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他只是,有些难过,有些失落罢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