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0章 绝地反击-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90章 绝地反击

淳汐澜2017-4-19 21:57:10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主动去了赵九凌的出云阁。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受,紧张,沮丧,沉重,通通有之。

????以赵九凌的脾气,可以不计较她的抛头露面,但绝不容许她曾与人订过婚约的事实,她的王妃梦破碎了不说,最难以忍受的便是,她剩女的帽子是摘不掉了。

????出了戚丁氏这样的事,以后谁还愿意娶她?

????虽然她确实很无辜,但谁要她生存在这该死的古代?

????来到出云阁的大门处,院门是开着的,但锦绣下脚却如千金重,望着院内的情形,仍是一如往常般静谧中透着不可忽视的威仪。

????她深吸口气,抱着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的想法,大步踏进门槛。

????倒厅里出来一个人,正是朱棒槌,他对锦绣恭敬地道:“王姑娘您来了,王爷正在书房里。王爷早就对小的交代了,若是王姑娘来了,不必通报,直接去书房便是了。”

????锦绣怔了怔,再一次把心提了起来。赵九凌大概也知道了医馆里发生的事了,会怎样看她呢?大发雷霆让她滚蛋,还是大骂她欺骗了他?

????耳房有单独的门窗,其实锦绣也可以从抄手回廊里过去,但她仍是从正屋的方向过去。这多走的几步路,就纯当是她的鸵乌心态吧。

????书房的门是关着的,在这夏季的又没冰块的日子里,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轻敲了门,好半晌,才听到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

????“进来吧。”

????若是以往,听到她的脚步声,便会传出一句温和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或是由紫苏亲自领着去见他,哪像现在,一句勉强至极的“进来吧”便让她的心提了又提。

????锦绣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她飞快地寻找着赵九凌的声音,炕上没人,大理石桌岸后也没人,而是立在窗前,望着窗台上的花,背对着自己,身着深紫色的圆领长袍,背负着双手,头发并未束冠,而是只用一根簪子馆住。

????锦绣进去后,在他面前五步远的地方停下,“王爷。”她轻声叫着。

????赵九凌转过身来,脸上丝毫表情也无,只是一双锐眸锋利地盯着自己。

????“今日医馆里的事,给个解释吧!”

????直接了当地质问,没有婉转,没有掩藏,足以表明赵九凌心里的愤怒了。

????锦绣见他这副模样,反而静下了心,淡淡地说:“洪德二十一年,我与顾东临订下了婚约。钟夫人为媒人。因那时候我还在守孝期,所以并未大肆宣染,双方也只不过互换了信物。只等我出了孝期便可成亲。婚约也都订在宣德十九年八月。谁知,顾侯爷却为国捐了躯。顾夫人也因此要与我退婚,却把决择权抛给我。为了不背上落井下石的名声,便答应再等三年,等顾东临守孝期满再嫁入顾家。后来顾夫人携顾东临进京面圣,又被圣上赐婚。顾家便与我退了婚。如此而已。”

????简短的几句话,描述了锦绣的无可耐何。顾夫人的狡诈,圣上横插一脚,都是她无法抵抗的。

????但赵九凌眉头反而皱得更紧,“本王问得不是这个。顾东临不是害死了你父亲么?你还嫁给他?还有,顾丁氏那样的为人,你就不怕嫁过去受拮难?”

????锦绣面无表情,“顾侯爷诚意求娶,并且连跑了锦绣药铺多次。再则,顾侯爷曾救过锦绣姐弟一命。”其余的解释一个字都没。

????赵九凌怒道:“当年那件事,本王并无恶意。只不过是想吓唬你罢了。”

????锦绣反应很快,立马就反唇相讥,“王爷确实并无恶意的,否则又岂止是锦绣只挨了一巴掌,锦玉脾脏出血那么简单?”

????赵九凌滞住,当年那件事,是他毕生的短处。如今事隔两年,再一次被提了出来,让他再也无法保持刚才质问的气势,很快就软了下来。

????“就因为那件事,你就要拿自己的终身作赌,也太儿戏了。”

????锦绣苦笑着说,“王爷要我怎么做?拒绝吗?”

????“当然要拒绝,不说顾东临那个纨绔子,单说顾丁氏就非善与之辈,你嫁过去,不会是享福,只会是受气。”

????锦绣苦笑,没有说话。

????事实胜到雄辩,她与顾东临订过婚是事实,就算再多的辩解都无济于事。赵九凌已经认定了她不洁了,她还能怎样呢?死皮赖脸恳求吗?她以骄傲和尊严是绝对办不到的。

????所以,如果赵九凌真以这件事而不再打算娶她,她也认了。大不了继续回归剩女生涯罢了。

????想通了后的锦绣尽管失落,反而有松了口气的感觉。事情已经按最坏的打算发展了,真要到了这种地步,反而轻松不少。就当她没有当王妃的命罢了。

????赵九凌又问:“现在那顾丁氏又想娶你进门,还是做平妻,你打算怎么办?”

????锦绣挑眉冷笑:“若王爷是我,会答应吗?”

????赵姨凌不再吭声,只是来到门口,叫了声:“棒槌。”

????锦绣心里一紧,无耐地闭了闭眼。

????罢了罢了,她没有王妃命,强求也是无用的。顺其自然吧。

????朱棒槌很快就从抄手回廊处的另一头奔了过来。“王爷!”

????“戚丁氏爱子戚向阳因病情严重,赶到宣府时还大摆国公夫人架子,以至耽搁戚向阳病情,使之不治身亡。戚丁氏大受打击之下,性情大变,已陷入魔怔,迁怒于军医王锦绣,对王锦绣口出怨言,胡言乱语。”说到这里,赵九凌顿了下,又道:“念她痛失爱子,本王就不再追究她大闹医馆侮骂朝廷命官之过。你派一小队人马,亲自护送她回京。并亲自转告定国公,让她好生看管戚丁氏,休得再让她胡言乱语,败坏锦绣名声。”

????朱棒槌怔了怔,先是不解,但很快就明白过来,神色一松,忍不住喜笑颜开地望了锦绣一眼,立马领命而去。

????赵九凌重新关上门,发现锦绣仍呈呆愣状态,微微笑了起来,上前轻拍了她的脸颊,“刚才在想什么?”

????锦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一时间仍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赵九凌爱怜地抚上她柔软的双唇,“再说不话,我可要吻你了。”

????锦绣微红了脸,总算反应过来,赶紧后退两步,目光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看向眼前的男人的脸。

????“王爷刚才是什么意思?那个,戚丁氏,分明没病的……”

????赵九凌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自己,神色柔和。

????锦绣却受不了这种沉默,又结结巴巴地道:“还有,她儿子虽然患了肠痈,但并非是难治之症,王爷为何说她痛失爱子?”

????赵九凌无可耐何地摇了摇头,“傻瓜,这是解决你名声受损的最好的办法。”

????锦绣睁大眼,她当然知道他这是在帮她,为了挽救她的名声做的努力,她自然是感动的,但也犯不着拿一个活生生的人作牺牲呀?

????赵九凌自然知道锦绣善良的性子,反问道:“怎么,你不忍心?”

????锦绣抿唇,她自然恨戚丁氏入骨,但戚向阳却是无辜的,若为了挽回自己的受损的名声,就白白牺牲一个无辜之人的性命,她确实是心有不忍。

????“妇人之仁。”赵九凌轻斥,拉了她坐到炕上,顺便把她揽在怀中,不安分地手对她上下其手来。

????正值七八月的天气,锦绣已早早穿上了轻薄的夏衣,粉黄色绣绿蝴蝶短衫,下身乳白色绣两枝红梅长裙,衬得整个身段儿柔软迷人,比开在窗前的幽兰还有娇艳迷人。

????再来夏季衣衫单薄,这么一搂之下,倒也试出了不少让赵九凌欣喜若狂的手感来。

????腰软纤纤细细的,柔柔软软的,还有最吸引他眸子的某处地方,以前穿着厚厚冬装,倒没能测出大小来,如今,总算有了看头,一只大掌悄然往下提,来到令他梦寐以求无限向往的地方……

????锦绣拍开他的手,冲着他嚷道,“别以为替我挽救了名声就可以为所欲为啊。”她捏着他某只手掌的皮,强行把那只不安份的手拧到一边,“安份点呀,休要占我便宜。”

????赵九凌挑了挑眉,“本王冥思苦想了半天才替你解决了麻烦,就不能得点利益?”

????锦绣抿唇,她坚决不肯承认,她此刻的心情是飞扬的,喜悦的,甚至是狂喜的,但她还是死死地克制住了,故作娇蛮地皱着鼻子道:“就算去银庄里存钱也得等到月底才能给利息吧?王爷你比钱庄里的掌柜还要狠。利息来得这么快。”

????赵九凌放声大笑,“居然拿本王与低贱的商人相比,讨打。”

????屁股上不轻不重地被轻拍了下,锦绣红了脸,觉得这样被抱着倒是不错的,这男人身材不错,胸膛很柔软很有弹性,并且肩膀宽阔,给她了十足的安全感。可是,到底明不正言不顺,有点小小奸情却还是地下式的,也不敢明张目胆地懒在他身上,不得不挣扎着下地。

????“那个,王爷的问题问完了吗?我也该回去了。”慢吞吞地转身,慢吞吞地朝门边挪着。

????“等等。”

????锦绣心头窃喜,但嘴里却说,“那个,我出来也有些久了……”

????赵九凌不满地看着她,“那又如何?”

????“会被说闲话的啦。”

????因为心情大好,锦绣声音不自觉地变得娇嗔起来,如上等的美酒,又如甜糯糯的糯米饭,恨不得咬上一口。

????“谁敢说本王的闲话?活腻了不成?过来。本王还有话要与你说。”

????命令式的语气,倒让锦绣生不出反抗之心,她摆出不甘不愿的脸,慢吞吞地挪了过去。还没靠近他,便被一把拉到他怀中。

????“你要干嘛?”她杏眼圆瞪地瞪着他。觉得自己很像小红帽,而眼前这人却是大灰狼。

????“刚才你是不是已打算与我一拍两散?”

????锦绣先是愕然,然后是装傻,“没有呀,王爷误会了。”

????男人挑了挑眉,一副“必须说实话”的表情,锦绣嫣了气,嘟嚷着道:“这也不能怪我,谁叫你刚才板着那张棺材脸来着?”害得她心里七上八下,还真以为,她的王妃梦真的碎了。

????“本王早就知道你曾与顾东临订过婚约。”

????锦绣“哦”了声,然后又豁然抬头,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那你刚才还对我兴师问罪……”

????“我有吗?”

????“有。就是有。”

????“本王可不是对你兴师问罪,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要如何处置这件事。”

????锦绣嘟唇,“还能怎么处理?嘴巴长在他人身上,大不了给她几个耳刮子……”又想到戚丁氏的身份,又垮下脸来,“人家是国公夫人,我虽说也是个官身,可也不敢真的去打她。”

????赵九凌轻斥:“你个没用的,只要嫁给本王,你便是堂堂王妃。侮蔑王妃,管他什么国公夫人天公夫人,都是要被治罪的。”一副“嫁给本王好处多多”的得瑟模样。

????锦绣双眼一亮,击掌道:“唉呀,这是不是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赵九凌不满地瞪她:“错,这叫妇凭夫贵。”

????锦绣倒也没有反驳,点了点头,很认真地道:“那我岂不是赚了?”

????这时候的锦绣,没有害羞,没有避而不谈,而是很认真地思考着,双眸晶晶亮亮的,双唇也呈现出自然的粉红色泽,赵九凌很想说,“总算知道嫁给本王的好处了吧?”但说出来的话却又变了样,“那是。以后在本王面前可要表现好一点。”

????至于要如何表现,男人的目光又色色地瞟向锦绣隆起的胸前。

????锦绣啐他一口,推开他,“不理你了,总是这没个正经。”作势要离去。

????赵九凌再一次拉住她,“好了,别恼了,说正经事吧。如今你名气甚大,连京里的各世家勋贵都想与你攀交情。想必那顾夫人又后悔了,还妄想拿昔日的婚约来缠束你。”

????----一题外话----一才晴了两天不到,又下雨了,气温又降了好多,这该死的鬼天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