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6章 明朗-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76章 明朗

淳汐澜2017-4-19 21:56:7Ctrl+D 收藏本站

????“为什么不愿对我说实话?你明明就在心里怨我。”赵九凌愤怒了,到现在她还在他面前戴着面具,可在何劲跟前,却又有说有笑,太不公平了。

????锦绣奇怪地看他一眼,无耐地道:“既然王爷说是那便是了。”

????“你自然还在心里怨我。那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今晚,本王便是特意过来向你道歉的。”赵九凌一口气说完,忽然觉得心头轻松了不少,他紧紧地盯着她,“我知道那件事确实是我过分了,让你弟弟受了伤,你怨我也是应该的。只是我已经诚心向你了歉,你也该原谅我了吧?”

????还说诚心诚意给自己道歉,原来就是这么个道歉法的。她以前不原谅他,是因为他没向自己道歉,如今,他向自己道歉了,她就得原谅他了。果然是霸王本色,擅做强卖强卖之事。

????锦绣无语了半天,嘴里说道:“好端端的,王爷怎会忽然想到要向锦绣道歉呢?”

????赵九凌脸色不大自然,吱唔着说:“本王早就后悔了,耐何……”而何一直拉不下面子罢了。

????不用他细说,锦绣也知道一二,心头稍稍舒坦了些,如此恶霸又要面子的人亲自向她道歉,也算是极难得了。

????她笑着说:“王爷的道歉,锦绣收下了。看王爷脉相,也没什么大问题的。时辰也不早了,王爷也该回去歇下了。”

????“那你原谅我了吗?”

????锦绣故意歪着头,“若是我不原谅你呢?”

????赵九凌愣了下,脱口而出,“你都能原谅何劲,为什么不能原谅我?”

????锦绣愣了愣,“这关何劲什么事?”

????“自然关他的事,因为他……”想到何劲对锦绣的心思,又想到刚才偷听到的话,赵九凌心头又不舒坦了,只觉胸口酸得要命,他沉声道:“你喜欢他?”

????锦绣冷下脸来,斥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喜欢他干嘛?”

????赵九凌冷哼一声,“不管你是否喜欢他,反正你这辈子你只能嫁给我。”

????锦绣心头一跳,故作挑衅,“光说不捻又有何用。有本事,三书六媒聘我进门呀?”

????赵九凌深深看着她,“你放心,等战事一歇,我自然会请父皇亲自赐婚的。”

????锦绣尖叫:“你是来真的?”

????“本王什么时候与你说笑了?”赵九凌很是不悦,难不成,他在她心目中,就是言而不信的小人?

????锦绣紧紧握着拳头,强迫自己镇定,一定要镇定,她一脸冷静地望向他,“王爷瞧中锦绣什么了?王爷千万别与我说,你是喜欢我才会娶我。”

????赵九凌眉毛挑了起来,“为何不能?本王就是喜欢你,所以想娶你做王妃,怎么着?哎,你这是什么表情?”锦绣一脸吓着了的模样,令他十分火大。

????锦绣当然是受惊不轻,对于既是剩女,又是灰姑娘的她来说,被高富帅如此表白,自然是一件荣幸的事。可若是这个高富帅曾与自己有间隙,脾气还不大好,这份喜悦自然又要打些折扣了。

????锦绣在心里电转,她是该相信此人的一言九鼎,还是该保持谨慎态度,以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他亲口承认喜欢自己,锦绣倒没怀疑,只是不知这份喜欢有几分罢了。

????想到这里,锦绣平静下来,定定地望着赵九凌,说:“能让王爷喜欢,自是锦绣的福气。楚王妃的位置锦绣固然很是心动,只是王爷,锦绣也是个胆小之人,从来没有做白日梦的习惯。若王爷真有诚意,锦绣就等着王爷的三媒六娶吧。”

????锦绣觉得,自己银行账户里陡然有了五百万来历不明的巨资,是取出来点为已有,还是为持谨慎态度暂且进行冷处理之间,最终选择了后者。

????前者风险太大,一旦被发现了,那就是不当得利的罪名。后者却是可攻可守,对自己也并无害处。

????锦绣选择相信赵九凌的说辞,但却巧妙地把问题抛给他。如果她真的嫁给了他,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最终没能成,她也没啥损失。目前她最先要做的便是不能让这消息外传。

????想到这里,锦绣又对赵九凌道:“王爷,您的身子并无大碍,就是天气干燥,王爷略有些上火罢了,等明日锦绣做些润咙清肺的食物给您送去。相信吃上两日便没事了。王爷若是觉得舌头燥,回去后多喝些水,少说些话,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赵九凌明白锦绣的意思,他这个时候来悠然阁,本来就是不合规矩的,当然,看病除外。而锦绣也是个聪明的,也确实是谨慎的,她刚才那番话,也在警告自己,今晚他来,也只是单纯地找她看病,也委婉地提醒他,他们之间的事儿,不得对外透露半分。而今晚他的举动,会被称为找她看病的表现。这样一来,不管他是否娶她,对她的名声也是没任何影响的。

????当然,她这份谨慎也可以理解为对他的不信任。这令他有些不悦,但他也知道,这也不能怪她,如果换作是自己,他也会如此的。

????在对锦绣的不悦与钦佩中,赵九凌下了炕,穿上靴子,说:“也好,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他深深看了她一眼,伸手摸了她的脸颊,锦绣的双唇颜色极好,总是鲜鲜艳艳的,如同上了蜜的水蜜桃,散发出诱人的纯净色泽,粉红而且鲜艳欲滚。

????若不是怕唐突了她,他真的想吻下去。

????蓕钼锦绣也有些紧张,理智千里诉她,应该及时推开他的,在事情还未明朗之前,她应当保持矜持与端庄,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太过主动或是轻浮的女子。

????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那,任由激烈的心跳把自己淹没。

????这个时候,连她都有种错觉,她居然并不讨厌他的碰触。相反,还有着隐隐的期待。

????这个想法,真的很要不得,可有时候,人的理智总是会被身体的本能打败。她微微仰脸……赵九凌忽然放开了她。

????她有些失落,但更多的还是松了口气,如果他继续用这种算是温柔的眸子注视着自己,用他宽阔的手掌抚摸自己的脸,她真的难以保证,接下来她会不会对他饿虎扑羊。

????赵九凌低头看着她,这时候的她难得地温柔,也没有牙尖嘴利地说着令他生气的话,他的心越发痒了。

????但理智告诉他,不能再呆下去了,他已经几大个月没开过荤了,真怕自己不算多出众的自制力会崩溃掉。

????于是他微微退开一步,低声道:“我走了,你好生歇着吧。”

????……

????第三日清晨,锦绣照例在收到锦玉寄来的信后,在第三日清晨汇寄了出去,锦绣的回信比较长,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她乐意与锦玉分享自己在宣府的生活点滴,并顺便把赵九凌的心思透露给了他,让他参考参考。

????锦玉虽然年纪不大,可在锦绣眼里,已经不能再把他当小孩子了,在京里呆了半年的时日,这小子在信中的表现,已经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

????不出意外,半个月后,她便会收到锦玉的回信。

????果不其然,在四月底的某一日,春天明媚的大好天气里,锦玉的信件如期而至。比往回提前了五天,足可以证明,这小子对这件事的重视。

????锦玉在信上写的很是简单,就那么一个字,“嫁。”

????锦绣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她实在不敢相信,以前对赵九凌无比痛恨的锦玉,什么时候给想通了?居然想也不想就让她嫁?难道他就不怕他如花似玉楚楚动人柔弱无依的姐姐被欺负?

????腹诽了一阵子后,锦绣继续往下看,然后没能忍住,给笑了出来。

????锦玉在信上写的极是霸气侧露,“……此人虽凶名在外,但依姐姐出神入化之医术,还怕会受欺辱?”

????锦绣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无可耐何地笑了起来,但一颗对前景不甚明朗的心却有豁然开朗之势。

????……

????先前靼鞑数度进攻没能占到便宜,反而还损失了他们的小王子,想当然激起了这些人的凶性,其后不久,便纠集五万大兵对宣府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战场上的激烈锦绣也没空去理会,这时候的她,正聚精会神地救治伤兵,伤员实在太多了,重伤士兵实在太多,大多被箭矢射中胳膊,胸膛,有的甚至射在脸上,靼鞑手劲大,箭头射进肌肤里,足足没去箭头三寸长,虽然大都不至于致命,但处理伤口也比较费力。

????足足处理了两天的箭矢伤兵,锦绣发现,中箭将士们渐渐被刀伤以及重击将士替代,忍不住问一名被刀砍中肩膀的士兵:“靼鞑还没有退去?”

????那名士兵在吃了麻醉丸后,伤口已感觉不到疼痛,他抹了脸上的汗水,说:“没有,进攻越发猛烈了。不过咱们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拼掉一条老命,也不会让他们越雷池半步。”

????锦绣轻声道:“你们都是我大周的好儿郎,老天会保佑你们的。”

????战事持继了三天,大家都熬得双眼血红,战事越发激烈,伤兵们越来越多,不说锦绣熬不住,那些专门负责抬伤兵的辅医也支撑不住了,这三天来,他们只喝了些盐糖水补充体力,吃了碗玉米稀粥裹腹,除此之外,不分白天昼夜地救人,再是铁打的身子也熬不过来。

????锦绣也是累得双眼发黑,她站在手术台前也不知站了多长时间了,这时候只觉手都抬不起来,四台手术室,一直不停地做手术,一个接着一个,似乎没有尽头。她望着源源涌进来的伤兵,一口气支撑不住,双腿发软,就那样栽倒在地。

????锦绣很快就醒了过来,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下去了,但战事还没结束,任何人只要有一口气在,都要坚持到最后,她喝了一壶盐糖水,喝了两大碗稀粥,感觉有了点体力后,继续投入了救治当中。

????此次伤兵人数是锦绣来到宣府半年以来最多最猛的一回。

????战事足足进行了十天十夜,先前的数天里,靼鞑顽抗到令人望而生畏,但边军气焰却是异常高涨,尽管伤亡惨重,却没一个怕死的,全是真枪真刀地迎战。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