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1章 战事起-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31章 战事起

淳汐澜2017-4-19 21:53:28Ctrl+D 收藏本站

????到底没有立即离开徐府,因为徐府守门的对她说总督府总口发生大事了,这时候正乱得不成样,要锦绣暂且不要离开,免得被那群暴怒的百姓给冲撞了。

????锦绣惊讶,“总督府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小的也不大清楚,反正外头确实很乱的,王大人还是迟些再出去吧。”从这儿出去,再转个弯,从巷子里直走半里地出去便是总督衙门。而总督衙门里发生的事儿,四喜胡同这边很快便可以得知。

????安阳郡主及徐子煜后来也听说总督府出事了,也赶紧差人去打听,锦绣又被迎回了徐府,大家坐到小厅子里,继续喝着茶,然后等下人的回报。

????过了没一会儿,下人回来了。

????一个长随在厅门外恭身道,“……打听出来了,原来是大同怀王府的朝阳郡主正率了人痛打客居在总督府的楚王殿下的表妹。”

????大同的怀王府,朝阳郡主,痛打楚王的表妹?赵九凌的表妹不就是朱妙云么?居然被大同的朝阳郡主给当街痛打?都是大家闺秀,再是娇蛮任性,但也要注意形像吧,怎么在大街上就给打起来呢?

????安阳郡主如此疑惑。

????那长随道:“回夫人的话,是这样的……原先,那朱小姐四处宣扬宣府总医官王锦绣王大人……”

????锦绣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

????“是是是。那朱小姐四处宣扬王大人医术不精,是个绣花枕头,这话就传到刚好从大同赶来的朝阳郡主。那朝阳郡主的仪傧染了肺腑绝症。怀王府的太医都束手无策,朝阳郡主听说王大人的威名,特意从大同赶来,想请王大人去怀王府给仪傧医治。谁知来到宣府,便与朱小姐碰到。朱小姐添油加醋说了王大人好些坏话,以至于朝阳郡主失望而归。后来又传出楚王殿下身染腑腑绝症都让王大人给医好了,还有王大人妙手医治好了右参政的曾家长媳次媳,一口气救了四条人命,宣府无人不知。朝阳郡主又悔又恨,赶紧带着仪傧又赶了过来。可仪傧到底身子已虚弱,还没赶到总督府,便已经去了。朝阳郡主痛失仪傧,怒极攻心,又碰巧在大街上碰到了朱妙云,便与之扭打了起来。”

????锦绣直了眼,第一想法就是,不知那朱妙云在面对真正的郡主时,会不会把“我是皇后的亲侄女,奉国公府的嫡女”挂在嘴边。

????安阳郡主皱了眉,说:“唉,瞧这事儿弄得……朝阳郡主带了多少人来?”

????“回夫人的话,朝阳郡主此次只带了五十多名侍卫。”

????“那现下情形如何?”

????“朱小姐仗着楚王的势,平时候根本不把任何人放眼里,不过这回却是大意了,据说是在中路大街中段的药店里被怀阳郡主碰上,双方先是吵了起来,后来又有旁人加入指责朱妙云害人不浅,朱妙云见机不对赶紧逃跑,然后被朝阳郡主等人一路追赶着,在总督衙门闹将了起来。”

????锦绣乐了,这朱妙云算是害人不成反害已了。

????“后来呢?”

????“后来……王爷就出来了,把闹事的人都喝斥走了。只剩下朝阳郡主一人哭得伤心。”

????说到这里,大家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朱妙云先前造谣得太凶,以至于让某些得了急症的病人家属心生动摇,便打消了来找锦绣医治的想法。而锦绣医术确实厉害,曾家的两个媳妇就是最好的证明,然后朝阳郡主这才又跑来找锦绣看病,但病人已经拖得太久,根本等不到见到锦绣本人,便一命呜呼。朝阳郡主与驸马感情深厚,自是悲痛欲绝,又碰巧见到了朱妙云,自是新仇旧情一起来。而在与朱妙云发生冲突之际,一些曾因朱妙云不负责任的遥言给害苦了的其他人也跟着声讨她。然后就演变为全武行。

????安阳郡主明白了事情大概后,长长叹口气,“这奉国公府是皇后的娘家吧,怎的出了这样的闺女?王大人与这人可是有过结?”

????锦绣苦笑说,“不曾。”

????“那她为何好端端的要这般败坏您的名声?”

????“先前她要我给她悬线把脉。锦绣确实不会这门高深的技艺,所以就被认作庸医了。”

????徐子煜说:“这悬线把脉,被传得神乎奇神的,但依我看,也不过是夸大其辞罢了。”见识了锦绣看病时的望闻问切,他对那传说中的悬线诊脉确实抱怀疑态度。

????锦绣笑了笑,却没有说话。虽然对这种技术嗤之以鼻,但却不能真的揭穿开来。有时候,身为医者,光有医术还是不成的。

????在离开徐府后,路经张府时,发现张府门前停了一辆马车。而这时候的张府,已围起了白幡,想必正在办张员外的丧事。

????“张员外据说今日就要下葬。”冬暖轻声说。

????锦绣淡淡地“唔”了声。

????“当时若是张夫人让姑娘给张员外医治了,说不定张员外也不会死了。”冬暖又感叹地说,张夫人算是中年丧偶,张老太太是老年丧子,人生三大悲事,莫过于如此。

????四喜胡同里的巷子并不窄的,来回对错马车并没问题。但前边有辆马车比较大,又停在路正中,挡去了锦绣这边的路。而车夫也不在车上,不得已,锦绣的车夫便上前拉了对方的马儿,把车子停到边上去,这才驾着自己的马车悠悠地朝总督府驶去。

????正在这时候,紧闭的张府大门被打开来,出来一行丫头婆子,拥簇着一对着装体面的中年夫妇。那男子边走边对身旁的妇人低声斥责着,“以后没什么事休要再回娘家来。”

????那妇人一脸的憔悴,哭得双眼生肿,闻言忍不住骂道:“你现在倒是有骨气了。先前你要跑官的时候怎的不对我说这话?”

????男子恼羞成怒地道:“此一时彼一时矣。谁叫你这么没用,把娘家人得罪狠了?”

????妇人捂着脸痛哭,“这能怪我吗?我也只是一片好心。”

????“哼,若非你轻易听信他人谣言,大舅兄如何会去?无知妇人,头发长见识短。”

????张府里并不太平,张夫人恨极了张大姑奶奶听信谣言误了丈夫的性命,对前来奔丧的张大姑奶奶极不客气。张老夫人虽然也怪罪女儿,但儿子已经去了,再怪罪也是没用,但两个媳妇同仇敌忾,她虽然伤心,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总督府里现在也是热闹至极。朝阳郡主死死地瞪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朱妙云,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剥。

????朱妙云口鼻流血,一张娇俏的脸儿早已被打得面目全非,她捂着被踹痛的肋骨,小腿骨,目光怨毒地瞪着朝阳郡主,咬牙切齿地道:“表哥,你要替我作主。”

????赵九凌现在也一个头两个大。论理,朱妙云虽然有过失,但也不是罪该万死。但朝阳郡主因为朱妙云的谣言失去了丈夫,年纪轻轻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也值得同情。再来,一个是父族堂妹,一个是母族表妹,两边都不讨好。

????虽然天家里的亲情真的比纸还要淡薄,但朝阳郡主到底是宗族之后,赵九凌就算不顾及怀王,也要顾及赵氏宗族的颜面。

????可是,朱妙云是自己的表妹,自己母族中人,虽然地位比不得赵氏宗族,但若是任人欺负,对他,对自己的母后也是一种挑衅。

????就在这般僵持的时候,好消息从天而降。

????靼鞑入侵了。

????赵九凌从来没有想过,他居然非常庆幸靼鞑这时候能来,解了他的左右为难。

????……

????过了三个多月的太平日子,这次的靼鞑入侵使得边军有好一会儿的手忙脚乱,但在赵九凌长达一年的铁血训练下,到底没有惊慌太久,很快就在上官的指挥下迎战。

????这回靼鞑来势汹猛,约摸估计人数不在五万之下,处于守势地位的边军,虽然有高大的城墙作掩护,但伤亡仍是比较惨重,伤兵一个又一个地往伤兵营里抬去,很快便把伤兵营给挤得满满当当。

????锦绣这回总算见识到战争的残酷,虽然她已经作了充分的准备,也作了多回急救演习,仍是不免手忙脚乱一番。伤兵营的手术室里,原本只有20台手术床,此刻已扩展为30多张。也顾不得齐玄英等人是否能担当大任,就像刚出生的雏鸟一样,被锦绣这个严厉的师父一脚揣下悬崖,是死是活全靠各自的本事。

????一个又一个的重伤士兵被抬了进来,锦绣这时也恨不得生出多双手来,伤了大动脉的需要输血,伤及肺腑的要马上开刀治疗,但每一个重伤手术都要花较长时间,再快的速度,也比不上伤兵涌进来的速度。

????“师父,这人失血过多,怎么办?需要输血吗?”齐玄英的声音又急又躁。

????“师父,这人脾脏破裂,真要给他开腹吗?”曾富贵的声音隐隐带着恐惶。

????“师父,这人脖子中了一箭,还有救吗?”周强的声音也带着惊慌。

????锦绣再是好脾气,这会子也不由心急火燎,气血翻腾,她手头这个伤兵被长枪一箭刺穿肩膀,正在努力把断掉的动脉血管给接起,几个徒弟简直像崔命一样地叫她,忍不住大吼一声:“自己看着办,别再叫我。”吼了过后,又忍下气,冷静地说,“按我平时候教你们的去做。”实在不行,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如果在时间匆足的情况下,这些人是可以救上一救的。但个个都重伤,个个都需要急救,这个时候的生命,是真的命如草芥了。

????齐玄英还要好些,他是所有人中,天赋最高的,学的也最快的,理论知识也打得扎实,但真要从理化直接进行到实际,还有好长一段距离。这会子锦绣强行分他出去主治,也只有靠自己摸索了。

????手忙脚乱医死了几个后,齐玄英人也麻木了,只能机械地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渐渐地,心也不乱了,腿也不打颤了,战场上的伤口,大多都是锐器所伤,要么伤及胸部,要么伤及腹部,都是先打上一针消炎抗休克针,再喝上一碗麻酒,把伤口处理了包扎了,再喂上一颗锦绣丸后就抬了下去,是死是活,全是他的造化了。

????曾富贵和周强也被锦绣踢了出来单弄了一张手术床,与他们一道的还有两名军医,这两名军医虽然医术不怎样,但见惯了血腥战面,也丝毫不觉惊慌,都是麻木地操作着……期间二人总算从惊慌中回复过来,在无数次的实验下,总算找回了做主治大夫的感觉。

????时间缓慢而无知觉地过去,进行了一天两夜的激战后,靼鞑退了。

????城墙上的欢呼是那么的震天动地,但伤兵营里这时候却是最忙碌的时候。

????朱妙云望着境子里被打得面红肿不堪的脸,羞辱的泪水再一次糊满了脸。

????“可恶,赵云丽那个贱人,总有一天,我要一定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嘶……”又扯痛了脸上的伤口,朱妙云痛得双目泪花打转,那赵云丽下手可真够狠的,这时候全身都痛得钻心。“该死,王锦绣呢,怎么还不来?”

????“小姐忘了,靼鞑入侵了。战场上伤亡重大,王锦绣身为军医,自然要上战场上救治伤兵的。这时候哪有机会过来。”

????朱妙云脸色隐隐发白,“靼鞑真的很厉害吗?”她在京中时常听起大人们讲靼鞑的凶狠野蛮,但没有真正见过,倒也没有多少惧意。

????“不行,我的肚子真的好痛,不能再拖了,赶紧去把王锦绣叫回来,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叫回来。”

????……

????------题外话------

????今天我很勤快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