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6章 禁足和闭门思过-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26章 禁足和闭门思过

淳汐澜2017-4-19 21:52:58Ctrl+D 收藏本站

????这边的四喜胡同,外头热闹非凡,鞭炮彼伏响彻,但这个碧浪园却是宁静至极。

????偏房里的摆设全被清洗一空,设计成临时授课场地。

????“好了,今天的课程就讲到这。你们没事时就好好复习一下,争取把人体骨骼器官全都背到心里,以后上了手术台可是有大用处的。”

????“师父,今儿是除夕,您就留在这儿咱们一起守岁可好?”齐玄英建意到。

????锦绣说:“守什么岁呀,我才不信这些。昨晚就没有睡,今晚回去补个眠。”

????“师父仍是要回总督衙门么?”

????“嗯。肯定要回去的。”

????与李杨二位太医一道回了总督衙门,杨太匿对锦绣道:“今日在张府观大人言行,下官触动深刻,真要论医德,大人才是真正的仁心仁术,当之无愧,下官望尘莫及。”

????李太医在心里哼了哼,什么仁心仁术?不过是连哄带骗地诓了张家人把张员外现成的尸体捡来做了一回免费的实验罢了。瞧那群弟子们兴高彩列如同捡了金子一样。但嘴里却说道:“论起仁心仁术,大人也是当得的。若要论做人,大人也是佼佼者,下官望尘莫及。”

????锦绣哈哈一笑,望着李太医,“李大人明说我对张家人戴高帽子不就得了?”

????李太医并没有被看穿心事后的难堪,反而呵呵一笑,“大人此话差矣。大人您这才是真正的处事周全。”若他也像王锦绣这翻本事,那他……想着昔日在京城给那些权贵们看病的战战兢兢,李太医也是一把辛苦泪。

????忽然,李太医又对锦绣郑重地拜道:“王大人,下官有个不情之请。”

????“李大人请讲。”

????李太医忽然撩了袍子跪了下来,“请师父收弟子为徒。”

????杨太医愣了片刻,也跟着撩袍跪倒,“请师父收弟子为徒。”

????……

????好不容易劝阻了两位太医,锦绣回到总督衙门,便被告知楚王有请。锦绣赶紧回了屋子换了一身衣裳,廖嬷嬷又急急忙忙地透露了一个惊天大消息,“王爷好像很生气。姑娘等会子过去要小心些。”

????赵九凌在生气?锦绣有些不解,但也没有多想,换好了衣裳去了出云阁。

????赵九凌一身玄黑绣蹙金线绣金色团龙纹直缀圆领长袍,头上的玉冠已经取下,只插了支玉簪子,坐在正厅的主位上,再加上阴沉着一张脸,不怒而威的气势有增无减。

????锦绣上前施了礼,“见过王爷,祝王爷羊年吉祥,万福安康。”

????赵九凌冷冷地盯着她,从鼻子里哼了声。

????锦绣有见官大一级的特权,所以没有拜叩礼,但也要行半跪礼,这种双膝半蹲的姿势,若是上位者不喊起来,不一会儿双腿便要蹲麻,锦绣见他没有叫自己平身的意思,自行站直了身子,很是顺和地问道:“不知这么晚了,王爷召锦绣过来可是有要事?”她上下打量他,得了一场肺炎,这家伙人瘦了些,但精神还行,气势不减,瘦削的脸再冷冷地板着,还真是活脱脱的阎王转世。

????赵九凌眸子闪了闪,沉声道:“你也知道现在很晚了?今儿是什么日子,怎的这么晚才回来?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成日里在外头弄到这么晚才回来,还有没有规矩二字?”

????锦绣回答:“王爷息怒。今儿个四喜胡同的张员外患了肠痈之症,锦绣过去救治,所以耽搁晚了。并非锦绣故意要耽搁到现在才回来。”其实锦绣是不以为然的,她虽然住在总督府,又归赵九凌管,但目前宣府并无战事,总督府里也没有大人物生病,她总有外出的权利吧。

????“本王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赵九凌声音拨高了些许,“三天两头的往外跑,昨晚还彻夜不归,今日里更是弄到现在才回来,还不如不回来呢。你眼里还有本王这个个吗?”

????“你一个姑娘家,成日里往外跑,成何体统?”

????“王爷,锦绣只是出去看病而已。”锦绣觉得这家伙很反常,她只是去看病而已,总督府虽然管着整座宣府军政要务,但对太医的管治却是很松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行不通呢?

????“还敢狡辩!宣府就没有大夫了?都让你一个人全包了不成?三天两头往外跑,还弄得彻夜不归,本王都睁只眼闭只眼,但今日里你实在太过分了,除夕之夜正是大家过年团圆的大好日子,所有总督府的人都不得外出,你倒是好,居然现在才回来,分明根本没有把本王放眼里。”

????赵九凌越说越气,见锦绣耷拉着脑袋,低垂着头,似乎被吓到了,不由放软了语气,“从现在起,好生回去闭门思过,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踏出悠然阁半步。”

????锦绣很想质问他,她并非他的家眷,也非他的奴才,只是他的下属而已,就算犯了错,骂上一顿或罚奉或是回去闭门思过也就罢了,有必要说禁足二字?

????虽然禁足与闭门思过其实就是一个概念,但用在下属身上,就是不伦不类。

????但这厮此刻正在气头上,如此盛怒之下,杀气腾腾的模样看上去好不吓人,原本还不算难看的一张脸此刻硬是挤出狰狞的线条来,锦绣吞了吞口水,只好识时务为俊杰,忍气吞生领命。

????她承认,自己就是个怂包。

????锦绣外出看病没能参加除夕的团圆宴,让楚王大发雷霆,并把锦绣给禁足在悠然阁,总督府的人反应各一,有的说王爷反应太过,也有的说锦绣确实没把楚王放眼里,是该受罚。只是禁足在悠然阁,却又有些费解。但也有的说,按规矩,下属犯了错,通常都是罚奉,降级,或是打上二十棍子,锦绣既然惹得王爷如此生气,一未罚奉,二未降级,人家娇滴滴的大姑娘挨板子也不现实,禁足闭门思过也还算处置得当。

????不过随着张员外的事儿被捅翻了天后,外界都在传扬金陵来的王锦绣医术通天,到处都在对她歌功颂德,可王爷却还因为此事而禁锦绣的足,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呢。

????尤其张家人把张员外的死归为前些日子有人刻意的误传所以害得张员外耽搁了最佳救治时间,对张大姑奶奶一向疼宠有加的张老太太也有些不待见她了,再被张二夫人的撺缀,更是十二分的不满。尤其张氏的族长也站出来大说张大姑奶奶轻易听信人言,管娘家事儿管得太宽,以至于误了张家唯一支撑门户的子弟的性命。张大姑奶奶有苦难言,便把这一切过错都归在那胡乱散发谣言的祸首,朱妙云身上。

????“王爷也真过分,不分青红皂白就禁姑娘的足,他凭什么呀?”身为太医也有太医过年的规矩,同僚们相互走走,串串门子,一来可以增进感情,二来还可以相互切磋医术,这样对未来的医术工作才好展开。现下可好,被禁足在悠然阁里,哪里都不能去,除了呆在炕上绣花外,什么都不能做。外头放鞭炮,看花灯,耍龙阵,舞狮子这些精彩好戏都无法再瞧到了。冬暖等人对赵九凌越发不待见了。

????“不是说楚王治军严谨,奖罚分明吗?依我看呀,还不是个喜怒无常的。意气有事,哼!”

????锦绣正在给锦玉做鞋子,闻言从鞋子里抬头,笑了笑说:“行了行了,发什么牢骚?这样虽然委屈了些,但避免了朱妙云的无理取闹,也算是不错了。”这也是她避开了朱妙云的无理取闹的最佳理由。

????说起朱妙云,青莲也是一肚子的火,“那女人从昨儿个开始,可劲的折腾呢。一会儿说要回京把她的堂姐庶妹碎尸万断,一会儿又死死纠缠着王爷,让王爷替她做主。哼,她也不想想,就算王爷真的把她堂姐庶妹杀了,她无法再孕育子嗣的事儿仍是板上钉钉。难不成,她那具破身子,还妄想着嫁给王爷不成?”

????巧巧接过话来,“她现在反而还怪起了姑娘了,说姑娘既然是神医,那就应该有法子医治她的病。姑娘虽医术高明,但又不是大罗神仙,哪治得了这些?分明就是她自己作死,若非先前非要闹个什么悬线诊脉的把戏,姑娘早早诊出了她的病情早早医治说不定还有救,是她自己作死,耽搁病情,怨得了谁?”

????“可人家不这样想。”锦绣叹气,“昨儿个你们也瞧到了,我说实在不能治,她当杨就拿了杯子砸我,也幸好我躲得快。否则那么大的力气,非要被砸出血洞不可。”

????冬暖一脸鄙夷,“她还有脸要姑娘给她治?是她自己害人不成反害已,怨得了谁?不过姑娘说得对。您现在被禁了足,倒也可以避开这个疯子了。”然后又一脸同情地说,“只是可怜了李太医和杨太医了。”

????今天,朱妙云把杨太医李太医都叫了去,也不知会被为难成什么样了。

????“朱妙云害人害已,如今她再嚣张,也不过是外强中干了。不过她真是想作死的慌了。真要把两位太医得罪狠了,会有她的好果子吃吗?”

????大夫给病人看病,自然会把病人最不隐秘最不愿示人的一面给瞧到,那些大富人家的阴私,姑娘奶奶们的隐疾,可是传不得第三只耳的,但又不得不找大夫看病,为免大夫嘴上不牢,把自己的**透露出去,这时候就得笼络大夫。权贵之家一向是拿银子封口,但再是尊贵的身份,对太医都是客客气气的。就怕得罪了太医,到外头四处乱嚷嚷,丢脸是小,姑娘奶奶们坏了名节才大。

????这朱妙云也不知是真被宠坏了,还是怎的,居然如此脑残地得罪大夫。

????她也不打听打听,那李太医虽出身微末,可也是个睚眦必报的呢。

????------题外话------

????不能再双更了,从牙缝里挤时间了。中午都是2点多钟才吃饭…。晚上弄到凌晨才睡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