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章 晴天霹雳-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23章 晴天霹雳

淳汐澜2017-4-19 21:47:41Ctrl+D 收藏本站

????锦绣望着朱妙云气得发白的脸,微微地笑着,“是不是庸医自有外人评说,还轮不到朱小姐一个人置喙。”

????“……你,大胆,敢这般无礼。信不信本小姐治你大不敬的重罪。”

????赵九凌终于怒了,“够了。你要是再任性,大摆你国公府嫡女的威风,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回京城?”

????“表,表哥……”

????赵九凌脸色铁青,“你虽是本王表妹,奉国公府的千金,可到底无品无秩,又非宗室,你有什么资格治一个朝廷命官大不敬罪名?嗯?”

????“我……”

????“也幸好你这话只是在屋子里说说罢了,若传到御史耳朵里,你想想后果吧。”赵九凌声音冰冷。

????锦绣适时接口话来,“虽然锦绣不懂律法,但也知道,大不敬的罪名只有皇上可用,可行,可施。实在想不明白,朱小姐有何权利使用大不敬来治锦绣的罪名。”

????朱妙云一时滞住。

????锦绣又道:“朱小姐年纪轻,说出不经大脑的话也情有可原,我等听听也就罢了。可真要传了出去,外人听了也不过是说朱小姐目中无人罢了。要知道,我这人不才,但承蒙皇上看得起我,赐了见官大一级的特权。就是不知可否对朱小姐管用了。”

????什么叫见官大一级?

????朱妙云气得脸色铁青,这王锦绣简直就是**裸的炫耀以及威胁。哼,这算什么玩意,普通人倒可以唬住,但休想吓唬她。她可是皇后的侄女呢。连宫里的公主都要礼让三分,她算什么东西?

????赵九凌这时候轻咳一声,“听到了吗?王大人可是有父皇见官大一级的特旨。妙云,你休要仗着母后平时候宠你就无法无天了。王大人是女子,也没必要悬线诊脉了,王大人就近给妙云瞧瞧吧。”

????锦绣昂首道:“敢问王爷,锦绣给朱小姐看病诊费由谁出?”

????赵九凌愣了下,然后笑了笑说:“是了,妙云虽是本王表妹,可一不是总督府的人,二不是边军将士,自是不在太医免费诊治的范围内。你放心,给妙云看了病,便去本王院子里支领诊金便是。”

????朱妙云气得双目圆瞪,给她看了病再去表哥的院子里,那岂不有了正大光明与表哥接触的机会?她怒道:“表哥,你太纵着她了。她就算有品秩但又岂能越过你?堂堂楚王让她看病还敢推三阻四不成?”

????赵九凌沉了脸色,喝道:“休要任性。王大人可是父皇御封的医官,专治宣府边军将士,除了军中三品以上将士外,任何人请她看病都得实付诊金。也并非人人都有资格请到她,没道理你就可以例外。”

????赵九凌虽贵为王爷,但公私一向分明,并没有觉得锦绣这是拿架子的表现,反而觉得锦绣架式十足,果真是个不吃亏的泼辣货。

????有赵九凌在此,朱妙云再是摆千金小姐的架子,更会令赵九凌不喜,再来,她这时候确实头晕目眩,只想好生躺上来,也没多余的力气计较了。只得压下心里的愤怒与委屈,伸出手来,恶狠狠地道:“也罢,那就让王大人瞧瞧吧。”她望着锦绣玉一般的面容,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我就是不吃她的药,等熬得狠了再找她算账,到时候看她如何自辩。”

????锦绣上前来,冬暖赶紧搬了个矮胖墩过去,坐在矮墩上,给朱妙云把了一会儿的脉,朱妙云躺下后,头晕的感觉好多了,恶狠狠地瞪着锦绣,似要把她生吞活剥。

????锦绣原本也只当朱妙云为了整她,大不了就是整点小小风寒让她医治罢了,可谁知这仔细把起脉来,却有些不大对劲了。于是她肃了神色,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朱妙云见她脸色忽然变得严肃,心里一跳,但却故意硬嘴道:“怎么?王大人该不会连个小小风寒都不仍诊治吧?”

????“别说话,你这脉相,确实有些异常。”锦绣低喝,然后对冬暖道,“拿我的听诊器。”

????当奇形怪状的听诊器拿出来时,朱妙云脸色微变,“你这是要干什么?”

????……

????前去曾家送礼的人很多,除了张家正房外,还有张氏的旁支偏系,被分家出府单过的张二夫人从曾府出来后就赶紧催促马夫直接去了张府。

????张二夫人杀到张家时,正见自己嫁出去的大姑子张大奶奶奶正对着自己的嫡母撒娇,说要拿张家城西效外一处六百亩旱田换张家城外头一处八百亩地的田庄。

????张二夫人心头嫉恨不已,她丈夫是张家庶出,老爷去世后,就由嫡母主持分了家,她和丈夫也只得了点微薄的家产而已,连已出嫁的姑奶奶也回来分了几处田产走了,为此一直怀恨于心。但人家是嫡出,她丈夫只是庶出,生杀大权一直握在嫡母手头,也只能咬牙忍了。如今,看到张大姑奶奶优越的高人一等的面容,张二夫人咬紧了银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就对张大奶奶冲了过去,“你这扫把星,灾星。大伯都快被你害死了,你还好意思回娘家找母亲要田产?”

????张大姑奶奶见是自己的庶出嫂子,不屑地冷笑:“二嫂子这才是发的哪门子疯呀?”

????张老太太不悦地道:“老二媳妇,你这是做甚?玉兰是你小姑,有你这做嫂子这样骂的吗?”

????张二夫人气得冷笑连连,“母亲可知道曾家奶奶得了肠痈一事?”

????“知道,今早才听说了。”

????“嫂子的消息落伍了,我前日便听说了。”

????张二夫人冷笑:“母亲可知道,曾大奶奶被王锦绣剖腹给治好了肠痈。”

????“什么?”

????“不止如此。那曾二奶奶难产,眼看母子三人均不保,也是王锦绣救回来的。”张二夫人非常欣赏这对母子微变的脸色,快意地道,“曾大奶奶原先也不敢做剖腹的,但想着大伯被肠痈折磨得生死不如,便抱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咬牙让王锦绣设施了手术。谁知手术成功了,今日我去的时候,便听说了此事,是昨晚动的手术,今下午曾二奶奶便能下地走动了,虽说肚子上有块疤痕,但并不明显,也不长,也只有区区三寸长左右。这王锦绣才给曾大奶奶做了手术,便又马不停蹄地给曾二奶奶做了剖腹手术,孩子一下地便全身发紫,没了吸呼,也是王锦绣的大弟子给吹了几口气就给救了回来。如今,王锦绣神医的名声可是响彻宣府了。”

????张二夫人说得快意,张老太太却快意不起来了,一个倒栽葱差点从炕上栽了下来。

????张大姑奶奶赶紧扶着母亲,叫道:“这不可能,那王锦绣明明就是庸医,如何有那般厉害?”

????张二夫人冷笑道:“是庸医还是神医,人家曾家人是最有发言的资格。如今曾家谁不夸王锦绣一句神医来着?据闻今儿早上,王锦绣离开曾家的时候,还是走的中门。大姑奶奶,你可知开中门是什么意思吗?”

????张大姑奶奶脸色一变,她丈夫是五品的宣府使司,去曾家也也只能走侧门的。

????张老夫人颤危危地站了起来,对着旁边的下人嘶声吼道:“快,快,拿我的贴子,去请王……王大人……赶紧的……”

????……

????……

????锦绣的严肃感染了所有人,包括朱妙云在内,她惊疑不定地望着她,嚷道:“喂,你什么意思?我究竟得了什么病?”

????锦绣看了她半晌,忽然目光闪过一丝怜悯。

????朱妙云怒气翻腾,“你这是什么意思?”尽管面上生气,但内心里却有些发怵。虽然不肯承认王锦绣的医术,但见锦绣这般神色,心里仍是隐隐有着恐惧的。

????锦绣长长一叹,说:“朱小姐的脉相,似乎有些奇怪。我也不能真的确诊,李太医,杨太医,你们也来瞧瞧。我也希望只是我一时误诊罢了。”

????这时候,再也没有人不识相地坚持要悬线把脉或男女授受不亲的鬼话了,朱妙云手上搭了条帕子,李太医上前掐了二指到脉搏上,然后脸色也是沉疑起来。

????锦绣说:“李大人,许小姐的脉相如何?”

????李太医又让换了另一只手,继续把脉,面色越发沉凝了,可了半晌,才起身问道:“朱小姐的脉相确实有些古怪,似乎……若下官没诊错的话,朱小姐似乎……”

????朱妙云见状,心下悠沉,“究竟怎么了,你直说便是,吞吞吐吐的做甚?”

????李太医吞了吞口水,望了望赵九凌,他虽然是太医,但消息还算是灵通的,这位朱小姐是皇后的侄女,皇后也有意把她嫁给楚王,就算将来不是王妃,侧妃的份位也是跑不了的,可却让他诊出这样的病来,还真不好启口的。

????赵九凌却没有多少想法,沉声道:“李太医,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这儿没外人。”

????李太医就等赵九凌这句话了,于是恭身道,“从朱小姐的脉相看来,似乎有不孕之症。”

????古代女人,不管是身份高贵的一国之母,还是低贱如普通奴婢,若是失去了生育能力,地位自是要大打折扣,尤其是朱妙云这样的大家闺秀,将来嫁的婆家也是非富即贵,对子嗣尤其看中。若在闺阁时就被诊出了不孕之症,那几乎也就是灭顶之灾了。再是尊贵的身份,若没了生育能力,哪家主母会求娶这样的媳妇进来?

????是以李太医话一出口,朱妙云便尖叫连连,“你胡说,我自小身子好端端的,如何会有不孕之症,肯定是你胡言乱语恶意中伤于我。”其实,朱妙云吼得凶,但心里却是惊颤得厉害,刚才锦绣的神色已让她有了不好的预感,李太医的话更是压垮了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泪流满面地望着赵九凌,“表哥,你休要听他胡说八道,我身子一向健康,去年许太医给我诊平安脉时也说我身子壮的很,这才不到一年的功夫,如何就得了不孕之症?分明是你老东西故意诽谤我。”

????李太医道:“若是朱小姐不信任下官的医术,那再请杨大人给小姐瞧瞧可好?”

????“不了。你们都是一兵之骆,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了。”

????“小姐切莫伤心,依下官愚见,您这不孕之症应该是最近不久才患上的。请小姐仔细回想一下,可是吃过哪些要不得的东西?”

????朱妙云想了半天,忽然摇头,哭道:“我,我哪想得起来?”

????锦绣说,“依朱小姐的脉相来看,朱小姐生理功能紊乱,内分泌失调,小姐最近的小日子可否准时到来?”

????当着外男的面,说起小日子,朱妙云脸儿微红,但锦绣这话无疑是压坏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以前,以前都是挺准时的,就近两个月才有些紊乱……并且,每次来的时候小腹发凉,有坠痛感。”

????锦绣点头,“那就是了。”

????李太医道:“朱小姐似乎无意中喝了极其霸道的避子汤,要么是经常使用麝香或是服食含有麝香的东西。”然后又问道:“小姐平日里可是喜欢用香囊?”

????这话提醒了朱妙云,只见她三五下拿出枕头下的香囊,“我一直喜欢在身上配香囊,也佩戴了好些年了,以前许太医给我诊脉的时候都还好好的……”

????李太医接过香囊,打开来闻了闻,与杨太医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杨太医道:“朱小姐,这香囊里头有大量的麝香。”

????朱妙云尖叫一声,一脸的不可置信,“这香囊是妙玉给我的,在来宣府之前,妙玉亲手把这香囊交给我,说宣府这边臭虫苍蝇特别多,要我戴上这个香囊就不会有臭虫苍蝇近身了。她还一连给我好几个。”

????李太医一脸纳闷,“按理,麝香只是一味散药,吃多了方有不孕的风险,孕妇忌用麝香,然未出阁女子只闻不吃应该不会有影响的。”

????朱妙云双眼揉进一抹喜悦,但李太医下一句话又把她打进十八层地狱里,“若只是单纯地把麝香配戴在身上,也不会有多大影响。可朱小姐似乎还长期服用含有麝香的食物方才导致不孕之症。”

????------题外话------

????今天温度陡降,可没要我的老命哇,冻死我了。小太阳能暖脚就不能暖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