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1章 小心眼的锦绣-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211章 小心眼的锦绣

淳汐澜2017-4-19 21:46:57Ctrl+D 收藏本站

????巧巧说不大清楚,不过又随口道:“似乎上回过去就没侍候在王爷跟前了。听说被王爷拘在屋子里给王爷做衣裳呢。”

????对于这些里头的弯弯绕子,锦绣也并不是很清楚,尽管奇怪,却也没有多问。反正赵九凌屋子里的事也不关她的事。

????“玉莹姐姐,那王大人成日里忙进忙出的,哪有时间给王爷做口罩?真要等她做出了口罩,不知要猴年马月了。为何姐姐刚才要阻止我?”

????赵九凌咳了一个晚上兼一个上午,这会子总算睡着了,玉莹等人却没有闲着,从外头重新摘了梅花分别插在正厅里以及偏厅里,又把赵九凌要穿的衣裳拿出来折叠齐整,用一个长方型状的乌檀重木压着,玉莹似乎总会找出事情来做,而紫苏只能里里外外跟在她身边,帮着她打下手,但仍是有种局促之感。想着今日里好不容易捡来了一个大好机会,却让玉莹给生生拦住了,心下并不是很舒服的。

????玉莹把屋子里的炭火换了个遍,又重新燃了香料,这才看着她,“你的心思,并不难猜。”

????紫苏脸儿腾地红了起来,但仍是故作不解地道:“玉莹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妹妹怎么听不懂?”

????玉莹叹口气,说:“王爷英俊神武,又还未娶正妻,身边也没个像样的屋里人,你有这般心思,也怪不得你。只是,王爷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子,又岂是你我这样的柳蒲之姿能够入眼的?妹妹,听我一句劝,想要长久服侍在王爷跟前,最好收了你那些要不得的心思。否则,青玉的下场,便是你的榜样。”

????先前她本人也曾有过憧憬的,但这些天冷眼旁观下来,也悲哀地发现,自小侍候在王爷跟前的她们,在王爷眼里,统共就只是奴才罢了。

????紫苏有着被说中心事的难堪,但仍是强作镇定,“青,青玉姐姐怎么了?她不是仍然在王爷屋子里侍候么?”因青玉针线最好,所以便一直呆在出云阁的碧纱橱里给王爷做衣裳。青玉因为要做针线,便无法再侍候王爷,这才升了她上来。

????玉莹再一次叹口气,却没有说话,而是警告她道,“好好的做你的差事吧,那些不该项有的心思,还是趁早歇了吧。”

????……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说得果然不假。

????自从在下北路军营里露了手外科手术后,锦绣在宣府地界的名声陡然大了起来,除了那天晚上救活了的几个重伤士兵,那晚参加了战斗受了伤的士兵,不管是重伤还是轻伤,都想请锦绣给他们再做一回“查房”检查。

????锦绣被弄得哭笑不得,但经不住传话的将士的恳求,只好前去了。

????其实,只要人手充足的情况下,军医们还是比较负责的。再来先前又经过锦绣的急救演习,这会子虽然第一次施行,倒也有模有样,至少没有再发生什么伤口感染事件。

????或许天气寒冷,伤口也没有时间去感染,所以查了房,挨着看了数百个受伤士兵,也只是检查了十来名医治不合格的。这些小手术,压根不需锦绣出马,有过主治经验的齐玄英唐成等人便可以搞定。

????查了房出来,回到下北路军营总帐,这儿与中路军营差不多的布局,都是一溜排的屋舍,每间屋舍大同小异,就是占地面积有小有大,面积越大的,住着的自然是品秩越高的将领。

????而正中的七间正屋,则是下北路军营的议事厅,右边是演武厅,另外一间屋子则而伤兵们,则被统一安排到议事厅的后边一所屋子里,但锦绣在查房时,却没有见到何劲。

????“何千户住不惯堂子里,所以被他亲兵抬到他的住处去了。”一名军医如是说。

????锦绣沉了脸色,说:“伤兵们集中在一个地方,不但有个照应,还方便查房医治,何千户离开病房,可曾想过这些?”

????军医怔了怔,苦笑着说:“何千户是正五品的品秩,按军里的规矩,不但有单门独栋的屋子,还有亲兵跟随,自是不必住在这种地方的。”

????锦绣冷哼一声,这回的伤兵大多数是普通士兵,十来名百户,五名千户,这几位千户全都不在伤兵营里,而是全回自己的屋子将养了。而军医则要自行上门去看诊,足可以证明,特权社会里的特权人氏确实较享受的。

????军医见锦绣面色不悦,以为她并不想亲自上门看病,于是便说:“那几位千户有齐大人照顾着,想必不会有大问题的。只是何千户伤的有些重,齐大人恐怕也不敢擅自作主的。”

????“齐大人?”

????军医笑着说:“王大人还不知道吧?齐大人是您的弟子,这回治疗伤员又出了大力,王爷早已下令,待得了空,就要与大人您商议着,封齐大夫为正七品医官,待遇同副千户。而唐成大夫,曾富贵大夫,还有周强大夫,升为正八品官医,待遇同百户。这都是王大人您调教有方呀。”这位军医年约三旬左右,身上也是有品秩的,但见见齐玄英等人露出的那一手精湛医术,却是又羡又嫉的,人家就是运气好,拜了个厉害的师父呀,不像他,早些年拜了个三脚猫师父,在军营里熬了近十年,也才得了个区区从七品的医官。

????锦绣恍然大悟,笑了笑说:“玄英等人虽然没做多少功绩,但没有功劳也是有苦劳的,王爷倒是想得周全。不过你也别急,只要你肯用心,有的是升迁机会。”

????军医连连赔着笑,一脸的感激。然后又问:“大人也查了房,眼下可是要给何千户看病?”

????锦绣面色不豫,军医连忙道:“何千户是几位千户里受伤最重的,又是大人您亲手救回来的。自是该由大人您亲自去查房的。更何况,何千户此次又立了军功,依王爷对他的恩宠,估计升官是迟早的。”意思就是提醒锦绣不要得罪此人。

????锦绣似笑非笑,她倒不稀罕何劲升官儿,反正与她无关。就算那家伙升了官又怎样?宣府长年不太平,战事累年发生,再高级的武将都有上战场的时候,她就不信了,那家伙回回都会好运到不会受伤不找大夫。

????一个单门独院,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子,以及几间房舍围成的窄形小四合院,配有老妈子以及两个粗役,虽然设置简陋,好歹也是独栋独院,比起普通将士住的大杂通铺也要好上十倍有余,而这样的屋子,也只有千户以上的官位方有资格住入。

????何劲便是下北路营二十六位千户之一,也划了一间院子,里头还住着十来位亲兵。锦绣前去的时候,这家伙正被亲兵艰堆地扶着下了地,下巴处冒出了好些胡渣子,正捂着腹部,艰难地移着步子,边走边骂道:“那该死的王锦绣,她肯定是故意整我的。”

????一名亲兵说:“大人误会了,据王锦绣的大弟子齐大夫说过了,但凡腹部手术过后10个时辰后都得翻身,15个时辰后得下地走动。标下见其他腹部有伤的将士们都是如此的。倒不是有心要整您的。”

????何劲痛苦地走了两步后,又道:“把马桶端来。”

????“大人又要方便了?这才刚……”

????“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等那名亲兵去拿了粗瓷做的马桶过来时,锦绣陡然清咳了声。

????何劲正要撩裤子,陡然见着她,脸色胀得通红,赶紧把手拿开,“你怎么来了?”声音发虚,脸上又渐渐发了红。

????锦绣慢吞吞地踱了进来,上下打量何劲,嘴里啧啧有声,“受伤如此严重,何公子仍是不改名门公子本色。”

????冬暖与锦绣早就练习过台词了,这会子立马接口道:“也幸好何大人受了重伤,否则姑娘您肯定要被当作不三不四的女子给丢出去了。”

????何劲脸色难看至极,当年的事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他心里本来就有些愧疚,上回本想借着林千户的关系想与她修复关系,谁知这小女子并不领情。这回受了伤,又是锦绣亲手给救了,对锦绣更是一万分的感激,再想着之前对她的作所作为,一方面难堪,一方面又苦恼着等病好了后要怎样感谢人家,想不到,她倒是出其不意地来了。还让她瞧到自己最狼狈的模样。

????“王……姑娘孤身一人前来何某住处不知有何贵干?”何劲把“孤身一人”说得极重,便是提醒锦绣,尽管当年他有错在先,但她身为女子,也实在不应该来他的往处。

????锦绣淡淡地道:“我是大夫,何大人以为我上门来做什么?”

????冬暖立马跟着道:“姑娘,何大人似乎觉得我们姑娘不配给他瞧病呢。依奴婢看,咱们还是走吧,请另外的军医给何大人瞧好了。”然后白了脸色难看的何劲一眼,“以免又让人给赶出去。”

????何劲脸憋得通红,涩涩地道:“当年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何某早就后悔了,王姑娘何必紧揪着不放?”

????冬暖一脸惊讶,“何大人有后悔吗?怎的婢子却从来没有见您向咱们姑娘道过歉?说句对不住的话?”

????何劲脸红得快要充血,明知这小丫头故意拿言语挤兑他,却又让他辩驳不得,一张因受伤而憔悴的脸简直快要无地自容。

????锦绣当然知道他的窘态,却是装作没有看到,只是而头轻斥冬暖,“越发没个规矩了。何大人是什么身份,咱们又是什么身份,如何当得得起何大人的道歉?你主子我能给何大人医治也是对我的抬举。明白吗?”

????暖从善如流地道:“是,婢子无礼了。还请何大人恕罪。”

????“……”

????锦绣假装没有瞧到何劲那又青又窘的神色,对扶他的两名亲兵道:“我要给何大人检查,麻烦把何大人扶到床上躺着。”

????何劲有苦说不出,这时候的他,非常希望锦绣能快点放过他,但也不知这臭丫头是故意整他,还是乌龟变的,速度慢到让他只恨不得把她丢出去。

????锦绣确实是故意磨蹭的,先给他把了半天的脉,然后拿听诊器听了半天的胸部,最后再拆开伤口处的布条,检查伤口,再慢条斯理地给他上了药,再进行包扎。等全弄好后,锦绣这才拍了拍手,起身,笑着说:“好了,没什么大问题了,只要何大人按时吃药,再好生休息半把月便没事了。”

????何劲松了口气,说:“多谢王大夫救命之恩。何某感激不尽。”

????锦绣看他一眼,“何大人是宣府将士中的一份子,我也不过是职责所在罢了。”意思再是明白不过,如果你不是宣府的将士,她才懒得管呢。

????何劲当然听出她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扯了扯唇角,想说什么,但总终一个字都没说。

????过了会,一名亲兵端了药进来,“大人,该喝药了。”

????何劲脸上闪过一丝厌恶,但也知道,他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邀天之幸,也实在没有任性的权利。

????端过药来,黑乎乎的散发着浓浓涩味的浓药使得他脸色变了数变,最后仍是咬牙闭眼一鼓作气地把药喝了个精光,虽然期间也干呕了两回,差点引发反胃,所幸锦绣及时伸手在他的脖子处揉了两下,让他涌到喉间里的呕吐又生生憋了下去。

????“这药怎么这么苦?”

????没有人回答他,何劲也没有多问,舔舔了双唇,艰难地说道:“这回何某能有幸捡得一条命,还多亏了……王大人,王大人的大恩大德,何某没齿难忘。”

????锦绣淡淡地道:“份内之事罢了。何大人不必放心上。”

????何劲又吩咐亲兵,“把我事先给王大人准备的薄礼拿出来。”

????一个红木海罗纹盒子被递到锦绣手上,“这是何某给王大人备的薄礼,只是略尽点心意,还请王大人不要嫌弃。”

????锦绣把盒子推了回去,淡道:“何大人是因公受伤,我身为军医,医治何大人只是份内事罢了,当不得何大人另谢。”

????“不管如何,王大人救了何某一命是事实。这区区薄礼,略表心意,还请王大人收下。”

????大概这便是这姓何的诊金以及对之前的道歉礼了,如果她接下,便算是表明已经原谅了他。他也可以放开心理包袱,但她才不要接呢,她承认,自己就是小心眼的人,她就要让他愧疚,让他心虚,在心里永远扎上一跟刺。

????------题外话------

????还没感谢妹子们的打赏,感谢jsnh19299时常打赏钻石,真的太破费了

????不羁清浅 送了1颗钻石

????marilynmiao 送了1颗钻石

????飞花轻似雾 打赏了100币

????lian20025 打赏了188币

????fgcvza3 送了1朵鲜花

????zsdb0085 送了1朵鲜花

????飞花轻似雾送了12朵鲜花

????jjm123 送了1朵鲜花

????jinping1978 打赏了500币

????qq235as 打赏了188币

????感谢以上的姐妹们,一直没有对打赏的你们说声感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