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章 赵九凌的算计-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67章 赵九凌的算计

淳汐澜2017-4-19 21:43:54Ctrl+D 收藏本站

????

????顾炎的死训,在京师,包括远在山西的赵九凌也都带来了不小的震动。一番唏嘘过后,赵九凌又自然而然想到了顾东临与锦绣的事来。

????锦绣已经出了孝期,马上就要与顾东临成婚,可顾炎却战死沙场,顾东临要么在百日内娶亲,要么就要等到三年后方能娶锦绣进门。

????锦绣今年十七岁了,若是再等三年,就真成了老姑娘。

????如果他是顾东临,肯定得想办法在百日内与锦绣成亲。

????想到这里,赵九凌内心一阵黯然。

????印像中,那个嵌着一张不大的黑珍珠般又水灵灵的小眼睛,偶尔会闪过狡黠与恶作剧,偶尔闪过坚定与刚强,偶尔又有脆弱与深沉,那样一个集稳重与些微小孩儿心性的女子,这辈子,也只能永远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了。

????师爷穆少清摇头扇子,笑盈盈地对赵九凌道:“谨阳侯战死沙场,算是为国捐躯,他又是侯爷身份,按祖制,皇上会亲下圣旨安扶慰问谨阳侯家属。京里传来消息,皇上有意让太子亲自前往金陵封赏谨阳侯遗孀以及世子。”

????赵九凌正心烦意乱,忍不住道:“皇兄可是堂堂太子,居然纡尊去金陵扶慰,怎么说也有些过了。”

????“就因为太子是未来储君,所以更要走这一趟。”好证明皇上优抚功臣家属,对于为国损捐躯的将士们,都有幸得到太子的慰问,这也算是替太子拉笼人心的必要措失,也好为太子将来登基造势。

????赵九凌身为太子亲兄弟,何偿不知这只是父皇有意给皇兄树力威信与仁义之名,没再多说什么,但仍是忍不住道:“金陵离京甚远,那边天气又炎热,皇兄从来未离过京师,恐怕会水土不服,我觉得还不如父皇亲下圣旨,让顾府夫人携子进京受封赏,岂不两全其美?”

????穆少清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摇着扇子道:“王爷此话有理。这金陵离京城甚远,又气候炎热,太子是国之储君,可不得有任何闪失。若是召顾府夫人携子进京受封抚慰,太子殿下亲自去城门迎接,亦显吾皇仁义,太子仁厚。”然后话锋一转,脸上出现似笑非笑的神色,“顾夫人才刚丧夫,估计悲伤过度,身子虚弱不堪,这一路天气又热,想必御林军只得放慢行程。少说也要花五六个时日,而进京后,还要一番修养,方可鄞见皇后,一番封赏恩抚下来,也要花去三五日功夫,另外,皇上要在太庙举行英魂安息仪式,顾家在京城也有诸多亲戚好友,这一番走动下来,约摸也要花去十天半月。紧接着,谨阳侯故士远在陕西,顾夫人还得抚棂回乡,葬至顾家祖坟,这样一来,少说也得耗去百日。”

????……

????朱棒槌发现,此前王爷在看了西北的战事后,还一脸的沉痛,后来的几天里,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过,似乎失去了很重要的宝贝似的那种不甘与颓废,可没过多久,九爷的心情又大好了。

????朱棒槌心想,西北军有泰半是王爷亲手训练出来的,那些将士们也是王爷一手提拔的,如今,打了胜战,能够独挡一面抵御外敌,并还能追敌八百余里,杀得外族狼狈逃蹿,对于王爷来说,也是莫大的欣慰。

????也难怪王爷会高兴到半夜里还在床上烙饼子。

????西北军这回可以记上一回大大的战功,这里头,还有王爷的一份功劳呀。

????自家主子这么厉害,身为下属的,也是与有荣焉。

????只是,过了没两天,王爷又开始面露沉思。这回不再是阴沉着脸,而是略带着心奋与困兽般的压抑,这究竟怎么回事来着?

????在接连三天王爷都是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后,朱棒槌再也忍不住好奇,偷偷问了一个书吏,“那个,前阵子西北战事如何了?”

????那书吏是五品文书俭事,专门负责攥写凑章类的文书工作,见是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卫统领,知道是王爷亲近的人物,不敢怠慢,说:“西北战事激烈呀。蒙古人纠集五万大军攻打凉州西宁二卫,参将官战死,眼看就要失守,陕西总兵王海急调大军前去增援,勉强守住城池。但伤亡惨重,眼看就要失守,所幸,云贵总督顾炎率八千精兵千里驰援,解救两卫于水火之中。并御敌八百余里,斩杀蒙古人首级近万。可王海却贪功冒进,不顾劝阻一路追赶,落人蒙古包围,顾炎拼死救援,王海倒是救了回来,顾炎却牺牲了。”

????朱棒槌点点头,“除了这个外,就没别的要紧事了?”

????“没了。说起来,顾炎亦是一方优秀战将,多年来镇定一方,无往不克,攻无不胜,却这般死去,实在是不值呀。”

????朱棒槌对顾炎有几面之缘,印像颇好,心里也颇是难受,忍不住道:“是很可惜呀,他才不到四十岁呀。”怪不得王爷前两天心情很沉重,顾炎此人,确实算得上一方勇将。

????“是呀,王爷是个惜才之人,听闻顾侯爷牺牲了,可也难过唏嘘了好些天。”书吏很是感慨,顾炎这辈子也不枉此生了,连王爷这样的人物都对之腥腥相惜。

????朱棒槌迷迷糊糊地离去后,边走还边想,原来王爷这阵子的反常是为了顾侯爷的死呀。咳咳,王爷与顾侯爷可没什么交情呀,想不到却因为顾侯爷的死如此伤怀,王爷真是个性情中人。

????重新回到赵九凌身边的朱棒槌又猛然发现了不对尽,若要说王爷对顾炎的战死痛心,那应该是愤怒或是惋惜才是,可王爷却是带着点点兴奋与困兽般的压抑,这又为了哪般?

????又经过数日的仔细观察,也做了几次言语试探,朱棒槌很是肯定地下达结论,他家的王爷压根儿就不在乎顾炎的死,而是另有心事。

????但王爷究竟又有什么心事呢?

????……

????最近京城发来邸报,朝廷礼部与阁老们正在商讨顾炎的追赠,并进行死后追谥之事,与其对家属的恩赏,皇帝有意追封顾炎为国公,却遭到众大臣反对。

????这日里,赵九凌与穆少清坐到一起闲聊,也聊起了顾炎的追赠问题。

????赵九凌是怒其不争,“明明就是云贵总督,自己的地盘不守好,还跑去管别人的地盘。虽说打了胜仗,可花的代价也太大了。”

????朱棒槌耳朵一竖,对呀,这顾炎自己的地盘不守,偏要跑到甘肃去救援,这本是好事,有同袍之义。可甘肃录属陕西辖制,就算不出兵,他也不会有任何损失的。

????穆少清摇了摇头,“王爷这话可就过了。凉州西宁等卫所乃河西地区重要军事重地,若真的失守,那整个河西,极有可能陷入绝境。顾炎星夜驰援本是份内之事,又兼顾同袍之义。此等忠义肝胆之士,我大周朝可不多见了。可惜那王海贪功进取,使顾炎白白送去了性命,亦使我大周失去一员猛将,可悲可叹也。”

????赵九凌道:“先生说得极有道理。顾炎,死得太不值了些。”

????“可不是,今年儿子都十九了,本已过了婚嫁年龄,如今可好,又要守孝三年了。”这孩子还真是命苦。

????赵九凌心中一动,强压下上扬的唇角,摆出沉重的语气,“是呀,真是可惜了。”

????朱棒槌听在耳里,怎么听就怎么别扭,王爷这话,怎么说得幸灾乐祸?哎,说幸灾乐祸也不对,应该是兴奋与,对,就是兴奋。

????唉,不是他说,王爷真是太不厚道了。

????穆少清望着自家主子仍是阴沉沉的脸色,忽然摇头叹息着,“顾侯爷为国捐躯,皇上悲痛,安抚顾家,又瞧着这顾世子清俊秀隽,便起了赐婚心思,指不定要给顾世子赐一门大好姻缘。”

????赵九凌愣了下,犹豫了下,脱口而出,“可顾东临已与王锦绣订下婚约,怎可另娶他人?”

????“非也。王锦绣与顾东临的婚约只是私底下进行,双方一未互换庚贴,二无婚约文书作凭,三未召告世人,皇上如何得知?更何况,顾世子痛失慈父,还得守孝三年。依顾夫人仁慈之名,可不敢再耽误王姑娘终身,誓必私下里与王姑娘取消婚约,准许另行婚配。”

????赵九凌先是神色一厉,紧接着又双眼一亮,顾夫人什么性子他如何不知,她原本就不喜锦绣,如今有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肯定得好生利用的。

????再来这回进了京,京里那么多的名门闺秀,可就任她挑选了。若是再求得父皇赐婚,那但是风光无两了。

????他双眼亮晶晶地望着穆少清,“先生的意思是……”

????穆少清暗暗一笑,总算,这块榆木开窍了,不枉他浪费了大把的唇舌。

????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水,润了喉咙,这才继续道:“顾夫人只得顾世子一个宝贝儿子,天底下的母亲都一样,只想着把全天下最好的留给儿子,娶媳妇这件事更是马虎不得。想必顾夫人一定会精挑细选,或许再斗胆恳求皇上赐婚,待顾世子孝期一过,立马成亲。依顾夫人的眼界,世子夫人不是出身公侯之家,亦是当朝大员之女。顾夫人得此高贵媳妇,想必定喜笑颜开,丧夫之痛也会就此揭过。”

????赵九凌忍不住连连点头,“先生高见。可是,顾东临肯吗?”

????穆少清呵呵一笑:“他是孝子,不肯也得肯。否则,就是违孽生母,是不大孝。”顿了下,他又露出阴阴的笑容来,“顾夫人虽出身不高,但主持顾府中馈多年,也是练就了几分本事。想必,在皇后召见她时,便会委婉提出,待生米煮成了熟饭,顾世子就算要反对,亦要垫垫自己的斤两,抗旨不尊这个罪名,可大可小。”

????赵九凌在心里把穆少清的话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这下子是完全不掩脸上的喜色,冲穆少清竖起大拇指,“先生果真高见。本王佩服,佩服。”

????穆少清哈哈一笑,对他抱了抱拳,谦逊道:“王爷过奖。”

????越九凌脸上浮现难得的喜悦,那种打从内心里散发出来的喜悦,他搓着双手,说:“顾炎此番为国捐躯,父皇心里肯定难受,为示恩宠与优抚,自是要宣顾夫人母子进京慰问,另行封赏。先生,你觉得呢?”

????穆少清含笑点头,“王爷所言甚是。”

????如同找到了灵感般,赵九凌又继续道:“顾侯炎为国捐躯,乃我大周楷模,顾东临是他唯一嫡子,又还未成家立业,想必父皇也乐意给他指门婚事,以示恩宠。先生以为否?”

????“王爷仁慈。”

????赵九凌击掌,笑道:“好,就这么办了。本王与顾炎虽不熟悉,可也有数面之缘,更是敬佩他的为人,这回天人两隔,本王亦是感伤。就劳烦先生替我润笔,本王要写份凑折回京,禀明父王和母后,务必请他老人家优待顾炎家眷。”

????朱棒槌听了半晌,在赵九凌与穆少清之间来来回回地扫视着,这下子,他总算明白一个道理,难怪穆少清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酸可以大马金刀地成为王爷的心腹与首席师爷。原来,人家确实有一手呀。

????不像他,刀枪里去,火箭里来,流血又流汗的,奋半了十多年才捞着王爷侍卫首领的差事。原来人家穆先生比他更高杆,就靠一张嘴皮子就能赢得王爷的重用。这老小子懂得揣摩主子心思,最重要的,是善于在不动声色间就拍了主子的马屁,解了主子的燃眉之急,却又让主子心里舒坦。

????如此高手,他朱棒槌就算学个十年八年恐怕也学不到了。

????穆少清仍是一如即往,唇角含笑,无波无怒,“王爷吩咐,属下自当尽力。”顿了下,他又长长一叹,“只是可惜了那位王姑娘,冰雪聪明般的人儿,又有一身医术,不知要便宜哪家公子。”

????赵九凌一愣,忽然脸色沉重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