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章 说媒-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55章 说媒

淳汐澜2017-4-19 21:42:48Ctrl+D 收藏本站

????

????锦玉沉默了会,说:“我相信九爷的为人,九爷不会见死不救的。”

????“哦,不再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流?”

????锦绣骇然,怎么她在心里想的都让他知道了?锦绣生怕锦玉年纪轻,无法招架,连忙道:“九爷说什么话呀,您若真是这种人,又如何会不怕麻烦出城来救我呢?”然后很是诚恳地望着赵九凌,真挚地道:“九爷今日大恩,锦绣无以为报,日后九爷但凡有吩咐,只需吱一声,只要我能够做到,定全力以赴。”

????赵九凌嘴巴翘了翘,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只说今晚之事,总可以洗刷之前你们姐弟对我扣下的罪名吧?”

????锦绣姐弟对望一眼,锦绣讪讪地笑道:“九爷真爱开玩笑,我们姐弟感激您都来不及呢,如何还能扣罪名给您?”

????锦玉也跟着道:“就是,九爷您太爱说笑了。今日九爷施以援手,我姐弟自是感激不尽。”当然,以往对他的一切坏印像,就纯当抵消了。

????赵九凌知道自己以前那件事确实过分了些,现下总算得以抵清,倒也心情舒畅,交代了锦绣要多多费心思照顾几名重伤侍卫后,自己也率着人离开。

????赵九凌离开后,总算清静下来,锦玉这才抓着锦绣的手诉起苦来,“姐,以后千万别鲁莽了,这回可真把我给吓死了。”

????想着今天的遭遇,锦绣也是吓得腿肚子抽筋,无限唏嘘道:“可不是,还真的吓死我了。只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找上赵九凌的?”

????“刚开始也没想到他,我是找的钟阁老,钟阁老也去找了何总兵,却碰了钉子,我走投无路之下,这才硬着头皮去找了赵九凌。原本也只是碰碰运气的,谁想他二话不说就应了,还亲自去了总兵衙门,把何天刚也一并叫了起来。”

????想起赵九凌的雷厉风行,锦玉说不出的心情,“那人,我原先也是恨他的。可现下,我却一点都不恨了,反而还感激起他来,姐,我是不是没用?”

????锦绣笑道:“傻小子,不说是你,连我都有这样的想法了,唉,不管这人以前做过什么,可这回却是帮了咱们的大忙,是该好生谢人家的。只是我仍是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肯花费力气救我。”

????锦玉也觉不可思议,但却没有锦绣想得那么复杂,“前儿晚上姐姐你可是彻底没有睡觉救治他的那些伤兵,或许他对姐姐也是心生感激吧。”

????锦绣疑神想了想,点点头,“也是。”

????……

????何天刚觉得自己做官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憋屈过,他受冷受冻领兵出城救人,不但没得到感激,反而还惹得一身骚,并且还把自己弄得里外不是人,不由气得火冒三丈。尤其昨晚随他一道出城的那些官兵们,还得他自己掏腰包买酒给他们喝,说不定明日里还得给他们些犒劳,而这笔钱却得掏自己的腰包,还不能落得个好,越想越气,回去后也不顾大晚上的,就把女儿给叫了起来,好一通质问。

????何秀丽并不承认是自己做的,悲忿不已,说要亲自去找那江小洋对质。

????何天刚瞧女儿神情不似作假,或许是真的被冤枉了,心里一叹,又恨声道:“不是你,那就是有人从中作梗了,好借由你的手整死王锦绣,却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好险恶的用心。”尤其他看到赵九凌对王锦绣如此上心的模样,他丰富的想像力已认定,王锦绣与赵九凌关系可非同一般,若王锦绣真的出了一差二错,就真的中了那躲在暗处的小人的奸计,赵九凌又岂会放过他?

????想到这里,何天刚一阵后怕,又严厉痛骂了女儿一顿,就算女儿是无辜的,可往日里若不是她娇纵任性四处树敌,如何会让人垫记着下绊子?

????何秀丽平白无故的被痛骂,心里也委屈不已,想着近年来诸事不顺,顾夫人嫌弃她,朱子权那个可恶的混蛋也给她下面子,还有外头那些传言,心里也气苦不已,如今又出了王锦绣一事,也暗暗自检着,“难不成真是我平日里行事太过张狂,所以被某些小人计恨上,所以故意阴我?”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何秀丽也顾不得委屈悲忿了,咬牙切齿一翻准备打起精神来揪出那个幕后黑手。

????从女儿那回来,何天刚又回到夫人房里寻求安慰,这回确实够他憋屈了,好心救人却没落得好,反弄得一身不是。明明是自己出钱还出力,却没有落得好,反而便宜了那赵九凌,越想越恨,忍不住咬牙切齿来。

????何夫人知道丈夫的心思,也知道丈夫今日确实是做了件赔本的买卖,但这又能怨谁呢?

????“我知道老爷心里不痛快,可那又有什么法子呢?当初钟阁老来找你,若是老爷应了,自是没后头的事了。现下人家楚王一来,爷就跑得比兔子还要快,这要是让钟阁老知道,恐怕连钟阁老都要开罪去了。”

????何天刚倒吸口气,“对呀,夫人不说,我还没想到。唉,费尽了心思劳心劳力不说,还让姓王的小子没个好脸,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我。”

????越想越难受的何天刚恨得直骂娘,原以为自己出钱出力就可以搭上赵九凌这条线,还能讨好他,如今可好,反而还得罪了一大堆的人,被救的人却不感激自己,反而还给他冠了个“马后炮”的绰号,怎不让他抓狂。

????何夫人却叹口气,这事儿,并不能怪丈夫的。王锦绣虽说有杏林界有些名气,但也不可能单单为了她一人就惊动城里的官兵吧?要怪就怪那楚王管得太宽了,若不是他从中插上一脚,事情能整成这样吗?

????但楚王身份非比寻常,他们就算吃了这个哑巴亏,还不能有丝毫怨言,也只能咬牙把这口气给顺了。

????何夫人见丈夫气得不轻,尽量忍着喉间的骚痒,安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老爷也不必多想。最重要的,楚王这条线可不能断了。否则才真叫了竹篮子挑水两头空呀。”

????何天刚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明日起,我要操练兵马。”

????……

????总兵大人雷厉风行,用兵如神,不出十日的功夫,便把马贼给剿灭干净,连带把周边那些小帮派,绿林道上的帮派,以及成日里惹些鸡皮盗灶的小混混们也给清理干净了,惹得老百姓们止不住的大赞。

????外头,包括那些茶馆酒肆里,可没少聚众说起这事儿,全说总兵大人威武,用兵如神,杀伐果决,厉害超群,总兵大人一出马,那些马贼们全望风而逃,连那些绿林帮派也给剿灭干净,实在是大快人心。

????外头的老百姓对何总兵一翻歌功颂德,马贼被清扫一空,大家总算不必再提心吊胆,正逢年关将至,城内的老百姓早已迫不及待地出城游玩或是走亲访友。

????而锦绣药铺却是忙下忙下,几乎脚不点地。

????这回官兵剿匪,虽说大获全胜,但伤亡却是惨重。

????官兵剿贼整整十天,锦绣药铺却通宵忙碌了整整十五天,若不是还请了齐家药馆的几位大夫以及伙计过来帮忙,否则光靠锦绣一人,还无法应付那些庞大的伤员。

????因为伤兵实在太多,每天抬进抬出,全是鲜血淋淋,渐渐地药铺里就全成了医治伤兵的地方了,那些但凡受了伤的官兵已习惯性地被抬进锦绣药铺,伤兵实在太多,锦绣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在救治方面也就无法控制严格,倒让齐玄英给搭了把下手,直至后来渐渐独挑大梁,再到后来包括几个从齐氏药馆过来的几位大夫也习惯了锦绣独特的外伤疗法,也有模有样地拿起针线干活了,虽然缝得实在不怎样,但总归没把人治死。

????在年关过后的庆功会上,锦绣药铺以及齐氏药馆被隆重褒奖了一番,甚至还请了巡抚大人亲笔墨宝,两家都得了三千两纹银的赏赐,还得了一块“仁心仁德,技艺精湛”的匾额。

????锦绣的名气真正打响了,钟二夫人也来向锦绣说媒,虽然以锦绣以“守孝期还未过不宜说亲”为由婉拒,但钟二夫人并不死心。

????“我知道姑娘一向有主意,在医术上那是没话说,可你毕竟是女儿家,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虽说你行医救人,当百无禁忌,可到底有违世俗,一般人家还是有些忌讳的。先前我还替你担忧来着,生怕你为了行医救人却耽搁自己的终身大事,如今总算有人能慧眼识珠看上你,我这心里也替你高兴。”

????锦绣惊讶至极,她知道自己行医确实惊世骇俗了些,虽然外人没有明着说出来,对自己毕恭毕敬,但背地里说的可就难听了,古人都思想僵化,把女子闺阁老养看得格外严重,她成日与医药为伍,虽然只是行医救人,总归是有污名声,那些稍微有点体面的人家也是不屑与她结亲的,她也不以为意,原本还打算将来找个同样是大夫的男人。这样就不至于让人说闲话了。

????“夫人,我知道我开药馆行医确实惊世骇俗,不为世人所容。所以也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将来找个能理解并支持我的婆家就成了。高门大户我也消受不起的。”

????钟二夫人混得可是中高级权贵圈,认识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就算与她说亲,也应该是有些家底或是有些身份的,如果脑子正常,四脚健在,又有点身份,又非歪瓜裂枣,会娶她一个女大夫为妻么?答案是否定的。

????钟二夫人知道锦绣的心思,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这孩子,也太妄自菲薄了,我与你说的那户人家,你应该有印像的,那人身份也不低呢,人家可是金陵城从三品的游击将军呢。”

????“游击将军?”锦绣惊讶,问:“金陵城有几个游击将军?”

????钟二夫人嗔道:“瞧你说的,还能有几个?就这么一个,姓廖,前阵子剿匪受了重伤,眼看就没命了,还多亏了你亲手施救,才救回一条性命来,那廖将军见你年轻轻却有如此医术,又感念你救了他性命,便生出与你结亲的念头。可又怕唐突了你,这才求了我来,探探你的口风。”

????锦绣深吸口气,游击将军,姓廖,她还是有点印像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大胡子大汉。

????“怎样?想起了没?”

????对于自己救过的少数重伤病人,锦绣哪会没记性,只是,那廖将军据说死了老婆又爱在青楼里混的男人,家中还有数名小妾,这样的男人,不说是否有能力养活一家老小,单说那日里那一群小妾在铺子里吵闹得鸡飞狗跳的场面,她就敬谢不敏。

????钟二夫人也觉得那姓廖的不是锦绣的良配,提了一提也就作罢,过了两日,又兴冲冲地给锦绣介绍起了另一户人家。

????“这个人身份可尊贵着呢,姑娘也是熟悉的。”本来屋子里也没其他人在场,但钟二夫人偏要压低了声音道,“谨阳侯打听出我与姑娘交好,昨儿个就来找过我,露了些口风,说要替世子顾东临聘娶你为正妻,又怕你还恼着先前顾夫人的事儿,所以不敢登门拜访,只让我来问问你的意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