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 丰富想像力-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53章 丰富想像力

淳汐澜2017-4-19 21:42:38Ctrl+D 收藏本站

????

????何天刚漫不经心地接过,“这么晚了,会是谁呀……”当看到这块玉佩时,忽然一个激灵从墩子上弹跳了起来,脸色忽地一变,瞪向来人,“那人是谁,谁来着?”

????传话的小厮吓了一跳,连忙恭身道:“他说他叫赵九凌。说只要大人瞧了这玉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了。”

????何天刚心下跳得厉害,赶紧说:“快,快把人请进来……让丫头上茶,上好茶。”自己也跟着紧了紧衣冠,又觉身上的衣裳太过肃条,又赶紧换了一身鲜亮又沉稳的衣裳。

????……

????西城城墙上,几个值夜的士兵在雕堡内烤着火,拿着烧热的酒不时小口小口地喝着,以驱除身上的寒意。其中一个士兵踹了想睡觉的同僚,笑道:“还有三个时辰就可以交班了,你他妈的再忍忍吧。”

????被踹的士兵骂骂咧咧地道:“奶奶的,这日子真他妈的不是人干的。这大晚上的又冷又饿,还要熬饿受冻,每日里都这般辛苦还不如回老家种田去。”种田至少可以有个好觉睡吧。

????“你这小子又钻牛角尖了,咱们守城虽说辛苦了点,但总归还时常有人效敬,可以在那些老百姓面前摆摆威风,你去种你的田呀,日后进城来休要让我给你方便。”

????大家又笑了起来,想起那些起早贪黑进城卖货进得城来还要受他们盘剥的可怜老百姓,又觉守城门也还是好的,至少还有油水可捞。

????“也幸好有马贼在城外盘踞着,上头把关把的严,这才让咱们发了些小财。”虽然这话诛心,但对于这些当兵的来说,却是大实话。

????“刚才那女贼也真他妈的大胆,明知自己身份被识破了还敢往城墙下凑,当真不怕老子一箭射穿她的头?”

????“就你那箭法?得,也幸好没有射下去,否则岂不笑掉大牙?”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又开始说起别家的浑话,守备官家的小妾背着守备爬墙,可叹守备大人却还蒙在鼓里,把总江小洋三十好几了,还没娶上媳妇,今天瞧到总兵府的大小姐魂儿都快被勾走了,简直丢尽男人的脸。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又说起这些大家闺秀来,正说得带劲,忽然一个老兵面色一惊,喝道:“你们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众人凝神,然后惊叫,“马蹄声!好多的马蹄声!”凶猛的马蹄震得地动山摇,众人脸色一变,“马贼来了?”其中一个吓得当场打翻了桌上的劣酒。

????那老兵一声厉喝:“慌什么?这声音是从城内传出来的。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兵哆嗦着举了火把从雕堡缝隙里瞧了去,忽然叫道:“哎呀我的妈呀,好多官兵呀,朝这边冲过来了。”

????总兵大人何天刚一马当先,身后亲兵远远就叫道:“总兵大人领兵剿匪,尔等快速速打开城门,让我等出城。”

????因为隔得较远,一时没能听清楚,等他们听清楚时,已经晚了,总兵大人那熟悉的铁骑已至城门下,守城的士兵们一个激灵,赶紧出来给打开城门。

????“大人,这么晚了还出去剿匪?”老兵谄媚地问着。

????何天刚一脸威严地说:“是,今儿上午有马贼混进城来,带走了一位女大夫,你们可有见到过?”

????“女大夫?”老兵一阵茫然,脑海里自然而在想起来了,连忙叫道:“回大人,见过,见过。”

????何天刚还没开口,就见旁边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你真的见过?真的从这儿出的城?”

????老兵望向声音来源,忽然吓了一跳,只见另一白色宝马上坐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高的身披毛领披风,黑夜中看不清神色,小的在火把照射下,满脸冻得通红,正瞪大了眼盯着自己,语气急切。

????这应该是某位权贵家的小少爷吧,只是如此金贵的身子居然在大冷天的出现在这儿,也不知家里人是怎么想的,但嘴里却道:“回小公子的话,是的,因为那人自称是大夫,所以小的格外看了几眼。”见小公子面带喜色,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又得意洋洋地道:“小的还知道那女大夫就是马贼装扮混进来的。所以一时不察放了那女贼出城。不过那女贼还想着故伎重施混进城来,却让小的给打了出去,没让那女贼进入城来。”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女贼?”

????“就是那个马贼扮的女大夫呀?被小的给识破了,所以没让他们进城。”老兵仔细地回答着,心想着,这一回他可是立了大功呀。上头就算不赞赏他,至少也会记住他的。

????“出城的时候,他们都还有一个大胡子车夫,车厢里坐着两个女人,一个年轻男人,一个自称是大夫,另一个说是徒弟。可进城的时候那个车夫却不见了,驾车的却换了白面年轻人,哼,当我是傻子不成?明明就是他们把马贼给偷渡出城,偏还打出城着看病的旗号,可惜却被我一双利眼……”

????一个暴喝响来,“那是我姐姐,什么时候成了马贼了?”锦玉气得抓狂,若不是骑在马上,肯定要把那老兵给按倒在地不可。

????“你居然把我姐姐当成马贼,还不让她进城?你太过分了,这天气这么冷,外头又有马贼,我姐姐没死在马贼手里也要死在你这混账手上,你还我姐姐,还我姐姐!”锦玉跳下马来,对着那老兵又踢又抓,那形同疯虎的模样,令人不敢怀疑,他是真的要老兵的性命。

????老兵被打蒙了,却又不敢还手,只得连连叫饶,锦玉恨得双目血红,一边打一边哑声骂着:“你还我姐姐,你害死我姐姐了,我姐姐好不容易从马贼手上逃生,却死在你这蠢货手上,你还我姐姐。”

????赵九凌看不过去,连忙拉住他暴怒的身子,“先别急着发火,先问清楚情况再说。”

????然后扬起马鞭指着那被吓傻的老兵,喝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

????那老兵至今仍是云里雾去,但他并不笨,很快就明白过来他干了一件傻事,误把良民当成匪类,并且那个女大夫看起来身份还不简单,如今人家的家人还领着兵出了城来找寻,当下吓得魂飞魄散,跪倒在地,嘶声叫道:“爷呀,不关小的事呀,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呀。”然后飞快地把江小洋的吩咐原原本本地搬了出来。然后又连连磕着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爷,小的真是冤枉呀,江把总说那女大夫是马贼装扮的,要小的千万别让她进城,所以小的就干脆把城门给关了。爷,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呀,是江把总,是他不那女……哦不,女大夫进城的,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锦玉虎目含泪,身影摇晃,又问:“我姐姐什么时候进得城?”

????“记不得了,不过那时候天还未黑。”

????锦玉悲忿大吼:“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整整四五个时辰了,城气这么冷,外头又有马贼,你,你这混蛋,你可要害死我姐姐呀……”

????老兵被踹了却不敢吱声,只是叫道:“没没没,没有五个时辰,至多四个时辰,不对,是四个半时辰。”

????“滚!”锦玉嘶哑吼道,然后对赵九凌道:“九爷,我求求你了,快带人出城找雪,说不定我姐姐还在城外逗留。”

????赵九凌望着何天刚,何天刚正色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爷,下官定尽力而为。”

????“好,一起去吧。”

????赵九凌正待提疆。被锦玉拦下,“我也要去。”

????“外头太冷了,再来你又手手缚鸡之力,出去也不方便。”

????“不,我要出去,我对城外比较熟悉,可以给你们带路。”赵九凌没法,只好扯了他的一把,“坐好。”

????尽管刺冷的寒风吹得自己骨头生痛,但锦玉仍是咬紧了牙关,睁大了眼,迎着微弱的灯火,四处搜寻着。

????那守城门的几名士兵也哭丧着脸跟在后头,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早把鞋子脱了,缩在被子里烤着火,也不防大半夜的还会出生这样的事来,也没个准备,脚下只穿了袜子,却没有穿军靴,只穿了双布鞋,这时候早已被积水给浸湿,那种又冷又湿的滋味真不好受。

????那名老兵现在是又悔又怕,在心里把江小洋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遍后,一直跟在后头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影。

????“他们有一辆马车,一男两女,离开城门后,好像是朝北方去了。”

????然后一行人又急急忙忙朝北方奔去,锦玉却大叫,“是了,那边有个村落,叫大庙村,说不定姐姐去了那儿借宿去了。”

????然后一行人又继续往大庙村赶去,因为下着雨,路上的车轮痕迹早就没了,于是又挨家挨户地敲门询问。

????锦玉对着官兵们叫道:“我姐姐姓王,你们挨家挨户叫着,就叫’王姑娘,你在里面吗?你弟弟带人来找你了。‘我姐姐若是听到声响,肯定会应声的。”

????赵九凌意外地望了锦玉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赞赏。

????果然,先前那些敲开别人大门的被碰了不少冷钉子,后来大家试着锦玉的话,倒有几户人家应了声。

????“今儿个晚上是有人来借宿,不过我怕是坏人,不敢留他们。他们好像又去了老李家,你们去老李家瞧瞧吧。”

????在敲了十来户人家后,仍是没有王锦绣的身影,但一个男子领着两个女子前来敲门投宿的事确实被证实了。

????锦玉咬着唇,忍着满身满心的担忧,咬牙道:“姐姐他们身上没带衣裳,又没带多少银子,天气又冷,肯定走不远的。不行,再继续搜,再往前搜,挨家挨户的搜。姐姐一定是借宿去了。否则这大冷天的,岂不要生生冻死?”然后又瞪着那名冻得瑟瑟发抖的老兵,咬牙恨声道:“你最好祁导我姐姐没事,否则我一定要找你拼命。”

????“爷呀,真的不关小的事呀,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呀,是江把总说令姐是马贼,不让进城的。”

????锦玉恨恨地道:“我姐姐生得如花似玉,如何像马贼了?肯定是你们仗势欺人。”

????赵九凌安抚锦玉说:“不要着急,一定会找到你姐姐的。”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人欣喜地叫道:“找到了,找到王姑娘了。”

????锦玉欣喜不已,胸口似要喷出如数喜悦的烈浆,他再也忍受不住,七手八脚地下得马来,朝声音来源处冲了过去。

????“姐姐,姐姐……”锦玉跌跌撞撞地冲了过去,也顾不得因为黑夜里路滑摔了两个跟头硌得膝盖骨生生的疼痛,就那样一股作气地冲进了其中一户人家,自己的姐姐正披散着头发,裹着件袄子,正一脸惊奇欣喜地盯着自己。

????“姐。”锦玉扁了扁唇,也不顾自己身上的泥浆,就那样冲了过去把锦绣紧紧搂在怀里,累积了一整天的担忧与恐惧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一些冒着雨雪出来找人几乎冻成冰块原本有怨言的官兵们见状,也感动不已,“果真是姐弟情深呀。”

????赵九凌也冲了过来,望着完好无损的锦绣,心下也落了口气。

????何天刚望着相拥的姐弟,忽然有些嫉妒起来,如果他家的儿女也有这对姐弟这般深厚感情的一半,那他做梦都要笑了。

????那名老兵见毫伤无损的锦绣,也着实落了口气,他总算不必再担惊受怕了。心下却想着,等会子上边的大人物问起责来,全推给江小洋身上。谁叫他要害自己,哼,自己得了何大小姐的好处,却让他们背黑锅。

????“锦玉,真的是你?”锦绣紧紧搂着弟弟,发现弟弟身子冰凉,惊叫:“你身子怎么这么冰?唉呀,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姐,我没事的,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锦绣把今天的遭遇说了起来,锦玉恨声道:“幸好姐姐你早些识破了那人的身份,否则若真是进了狼窝,后果可真不堪设想。”

????锦绣点头,“是呀,好不容易逃离了狼窝,却不得进城,可没把我急坏。”

????锦玉冷笑,“这些可恶的东西,差点就害死了姐姐,也幸好姐姐你没事,否则,拼着这条命也要给姐姐报仇。”忽然想到什么,回头望了屋门口的人,讪讪地道:“姐,这回还多亏了九爷,若不是九爷,我还真不敢想像后果呢。”

????锦绣愕然地望着不应该却偏偏出现在这儿的人,连忙福了福身子,“多谢九爷,九爷大恩,锦绣没齿难忘。”

????赵九凌淡淡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顿了下,又说:“你先前救了我的侍卫,如今也不过是互相帮忙罢了。”这句话也许解释给锦绣听,也许是说给何天刚。

????锦绣抿了抿唇,笑道:“我救人因为是身份所在,不值得夸赞。而九爷救我,却是真正的救人,谢您自是应该的。”

????赵九凌面色越发柔和,深深看她一眼,这小女子倒是会说话。

????就是不知这是不是她的真心话。

????何天刚这时候开口了,“王爷,如今王姑娘人也找到了,是否该撤兵回城?”

????赵九凌望他一眼,点头,“那是自然,今儿个可要多谢何总兵。”

????何天刚连忙道:“不敢,下官治下出了马贼,还祸害起老百姓来,下官也难吝其咎。今日里也不过是份内事,可当不起王爷的夸赞。”他望了锦绣一眼,一脸诚恳,“也多亏王姑娘平安无事,否则,可真令下官百死也难以赎罪了。”

????何天刚还是比较有眼色的,赵九凌是什么人物,先前住在他家也只是拿了奉公府的拜贴,他也一直以为此人是奉国公府的公子,客客气气地对待着,谁知人家却是堂堂楚王。而堂堂王爷这般声势浩大纠集上千官兵只为救一名女子,何天刚的脑海已经不乏丰富的想像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