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总算知道被报复了-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49章 总算知道被报复了

淳汐澜2017-4-19 21:42:1Ctrl+D 收藏本站

????

????锦绣却没有理会他们,逐一检查了病人胸肺情况,温度计与血压测试没法子做,只能凭感觉行事,大部份病人还算不错,只有少数两个出现手术并发症,高热不退,锦绣开了退烧消炎药物后,让人继续观察,并且严格控制消毒。

????巡房期间,遇上赵九凌,赵九凌望着锦绣略显疲惫的脸,“他们伤势如何?”

????锦绣说:“除了两个感染了手术并发症外,其余的还不算太严重,休养半个月便没问题了。不过他们伤势经不得经常移动,为了方便治疗,最好把重伤人员都留下来住院,继续观察治疗。”

????“住院?什么意思?”

????“就是住在我这这儿,由大夫随时看查病情。你们派些人来照顾就成了。”

????赵九凌目光一闪:“也好,就按你说的办吧。”

????锦绣点头,对冬暖道:“安排他们住院。”

????“是。”

????“我还要给他们开药,失陪一下。”锦绣忍着酸涩的双眼,拿了病历单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等把所有重伤人员安置妥当后,天已大亮,街上开始传来熙攘声响,有些街坊邻居发现锦绣药铺只开了两扇,也试着进来瞧瞧是否在营业,但陡然见这么多凶神恶煞全身血迹斑斑的大汉,还误以为是马贼们进来打劫了,纷纷奔走相告。

????若不是金剑挂着副“我是好人”的模样,对大家解释了一番,说不定还会造成更大的恐惶。

????吃了早饭,查了房后,锦绣这才轻纡了口气。这时候也着实累极了,让人挂上今日不出诊的牌子,便休息去了。

????赵九凌在下半夜小睡了一两个时辰,天亮后,起身去看看重症病房里的重伤人员,原本九位重伤汉子这会子只剩下三名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知。

????“怎么才这些人?其他人呢?”赵九凌问穿着绿色大褂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护理人员。

????“其他人都已脱离生命危险,被移到普通病房了。”

????“那他们呢?”

????“他们是危急病人,得随时观察。我们东家说了,这三位引发手术并发症,正待观察。”

????赵九凌望了三名重伤晕迷的属下,这三名他是知道的,确实伤得很严重,能一直熬到现在,也已经令他大开眼界了,也没有别的话说,赏了那人一绽银子,让他好生侍候,又去了普通病房。

????普通病房里住着六名赵九凌的属下,大多数人都已经清醒,正呲牙咧嘴地吵着伤口痛,见到赵九凌后,又赶紧挣扎着要起身见礼,被正在拿药的护士喝道:“快躺下,不许动。”

????几名大汉动作僵住,伤口确实疼痛,可九爷来了,不得不起来行礼呀。

????赵九凌淡淡地道:“好生躺着,不许乱动。伤口还疼吗?”

????众人果然不敢再乱动,只是心里激动着,九爷居然来看他们,往日他们可从来没有这般待遇的。是以一个个尽管伤口痛得厉害,却咬着牙回应说“多谢九爷关心,这点小伤,不碍事的。”

????田大山却哇哇地大叫道:“九爷,我还活着,我居然还活着,呜呜,活着的感觉真好呀,等小的伤好后又可以继续跟在九爷身边为九爷效力了。呜呜……”

????赵九凌望着田大山,说:“别哭了,当心扯着了伤口。现在感觉怎样?人家王大夫没有公报私仇吧?”

????田大山讪讪地道:“是小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王大夫胸襟广阔,医者仁心,小的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惜小的无法起身,不然一定要当面谢过王大夫的救命之恩。”

????“放心吧,有的是时侯谢她,不急这一时。”

????这时候护士推了个铁轮制的木头推车过来,冲着大家叫道:“该吃药了。汪清文,这是你的药,来,快把它喝了,这是内服的,一日两次,这是外用的,先放在你这儿,等会子自有人给你换药。”一个挨一个地把药壶分发下去,最后是田大山,田大山感激涕零地含住壶嘴,躺在床上,任由护士慢慢把药通过小小的壶嘴喂进他嘴里。

????“啊呀,这药怎么这么苦呀?”田大山陡地惨叫一声,使得赵九凌不得不收回集中在推车上的双眸,只见田大山呲牙咧嘴地吐着舌头,叫道:“我的妈呀,太苦了,真他妈的太苦了。”

????众人取笑他,“这个死大山,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还怕喝药,真是令我长见识了。”

????“以往可不见你这么怕喝药来着。”

????田大山苦着脸瞪眼道:“这药是真的苦,太苦了。比黄莲还要苦。”

????护士板着脸道:“良药可口,快喝下。”然后强行把壶嘴按到他的嘴里。

????众人瞧着田大山苦着脸,皱着眉,一张脸扭曲得不成像,甚至还被逼出了两滴英雄泪,全哈哈大笑起来。

????“唉呀,不能再笑了,扯痛伤口了。”

????“我也是……好痛……”

????“哈哈,我只伤在腿上,没有伤到肚子,我倒可以任意大笑。”

????足足用去半盏花的时光,田大山这才泪水涟涟地把小巧玲珑的大半壶苦得掉渣的药给吞下肚,但那种极至的苦涩令他又忍不住干呕起来,护士连忙给他顺气,说:“别吐,吐了就没药效了,还得继续喝。”

????田大山努力咽下胸口的恶心感,吞着口水苦着脸道:“这位小娘子,我以前可没少吃药,为什么这回特别苦?”

????护士淡淡地说:“那是因为我们东家特别关照你的缘故。”

????“啊,啥啥来着?”

????“我们东家特意在你的药里加了三颗黄莲。”青莲想着熬药的小厮跑来质问自己:“青莲姐,这药是不是开错了?”

????青莲说:“这都是按着东家开的方子,然后去后药房抓药,再由八两亲自检查了才拿到我这儿的,如何会有错?”

????小厮抓抓头,“青莲姐姐别怪我多嘴,小弟也不懂药理。但在这儿也做了几个月了,也多少能分辩出药理,这黄莲可与那些人的病情不相干呀?”

????青莲也觉得小厮说得有理,于是又去找八两,是不是药配错了。八两接过药,淡淡地道:“没有错,这是给六号病床的田大山熬制的。”

????青莲刚开始还不解,问:“那六位病人都是差不多的伤势,用药也大都大同小异,为什么这八号床却多了半斤的黄莲?”

????八两神秘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这是小公子的意思,你别声张出去。”

????青莲大惊,小公子可是姑娘的宝贝弟弟,平时候只管读书,并不管药铺里的事,更别说私自让底下让他们给病人加药,这可开不得玩笑呢,于是,青莲又去找了锦绣。

????锦绣听闻锦玉居然私自让药房的人给田大山的药物中加黄莲,有片刻的莞尔,说:“黄莲主攻清热燥湿,泻火解毒,怎能用于外科治疗呢?锦玉也胡闹了,也幸好你回了我。不过,这田大山以前曾得罪过我,还害锦玉受了大罪,是该给他些苦头尝尝。半斤黄莲实在太多了,加上两三颗进去吧,无甚影响。”

????青莲对田大山笑盈盈地道:“原本小公子还要整半斤来着,后来还是我看不过去,回了姑娘,姑娘这才改为三颗。”

????田大山一脸气忿,“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青莲嘴巴翘了翘,“那可就得问问你自己了,可曾做过对不住我们小公子的事。”

????赵九凌下巴一抽,这对姐弟如此的爱记恨,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田大山不吭声了,其他人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纷纷又取笑起来,“你也别怪人家,命都给你救回来了,给你点小苦头吃也无伤大雅了。”

????“就是,如果换作是我,才没那么好的心胸呢。你也该知足了。”

????田大山讪讪地,嘟嚷道:“人家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若王锦绣真对我前嫌尽释救我一命,我老田肯定一辈子记心里的,可她却来这么一出,也太让我……让我……”

????“怎么,你还不乐意?我可告诉你,这样反而更好,从今往后,你不欠她,她不欠你,多好。”

????“对对,老孙读过几天书,就是明事理,说的话也很是在理。”

????离开锦绣药铺的赵九凌无可耐何地摇了摇头,对朱棒槌道:“这对姐弟可真爱记仇。”

????朱棒槌赔笑道:“活生生的明谋,正大光明的报复,也还算磊落,总比暗地里使绊子好吧?”他瞧了赵九凌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更何况,这对姐弟的报复方式也不过是让老田稍微些吃苦头而已,又没伤筋动骨。”

????赵九凌点头,“你说的倒也在理。”等他上了马,马儿青脆的蹄声在街道上小跑步驶着,朱棒槌等人紧随其后,蓦地,赵九凌忽然拉住疆绳,正跑得欢快的良驹很是满地长长嘶叫一声,惹来路人的惊慌躲避。

????“九爷,怎么了?”朱棒槌连忙策马上前。

????赵九凌脸脸色阴沉,从牙逢里挤出一句话来,“没事。”

????朱棒槌瞧他脸色不对盘,也不敢多问,说:“街上可冷得厉害,九爷您一整晚没有休息好,还是早早回去歇着吧。否则身子可吃不消呢。”

????赵九凌不可置否,双腿夹了马腹,马儿继续前进,朱棒槌稍稍松了口气,又赶紧跟上。

????策马跟上。

????“棒槌。”

????“九爷有何吩咐?”

????“昨晚包扎伤口的时候,你们都用了什么局麻酒,就我没有用,你说说,该不会是那王锦玉故意报复我?”

????朱棒槌连忙赔笑道:“这个,应该不至于呀?”其实他在昨晚就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他对九爷很忠心,但对王锦绣姐弟,却天生有股好感,实在不愿看到九爷与那对姐弟翻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