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章 整治-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47章 整治

淳汐澜2017-4-19 21:41:56Ctrl+D 收藏本站

????

????“那些贼子,当真猖獗。”赵九凌从来没有想到,繁华如金陵,居然还会有马贼出没,实在痛怒。

????“金陵知府该死,居然任由马贼猖獗而不作为,实在是气煞我也。”其实,他还想说江浙总兵何天刚也该死,可当着何劲的面,也不好指责了,更何况,刚才若非何劲给他断后,他也不会安然回城领救兵了。

????朱棒槌轻声道:“九爷您也受伤不轻,还是进屋里再让大夫给您仔细包扎吧。”

????何劲看着赵九凌身上的血迹斑斑,“九爷也受伤了?”

????赵九凌动了动手伤的手臂,“无妨,不过是些轻伤罢了。”

????“还是让这儿的大夫给你包扎一下吧,以免伤口感染。”何劲建意。

????朱棒槌也跟着道:“这儿冷,九爷还是进屋里去吧。”

????赵九凌这才发现自己全身冻得冰凉,再度盯了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转身。

????走到半路,被一个半大孩子给拦住去路,这孩子生得唇红齿白,虽然年轻还小看不出五官,却是眉清目秀,只是此刻瞪着一双俊目,面容不善。

????锦玉披着外袍,又罩了件披氅,冷冷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很不是滋味,面色一直黑黑的。

????赵九凌知道他对自己的敌意,善意地冲他笑了笑。

????锦玉愣了下,又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喂,我姐姐救了你们,你可别过河拆桥。”

????这回轮到赵九凌发愣,总算明白他的意思后,不悦道:“我像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吗?”

????朱棒槌对锦玉拱着手道:“小兄弟,我们爷自来都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赏之人,你放心好了。令姐救了咱们这么多人,自会重重酬谢。”

????锦绣上下打量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小兄弟不相信我,也该相信我家爷才是。”

????锦玉盯着赵九凌,目光阴冷,“我该相信你吗?”

????赵九凌苦笑,知道上回的事让这对姐弟对自己产生了误会,他沉声道:“你放心,事成之后,我自会重重酬谢。绝不会像顾夫人那样恩将仇报。”

????锦玉盯了他好一会,脸色稍雯,盯了好半晌,轻哼一声,“就暂且信你一回。”

????锦玉离开后,赵九凌却微微笑了起来,这小子,太鲁莽了,但却鲁莽得可爱。实在是个可爱的小东西呢。

????……

????扭不过朱棒槌以及何劲的坚持,赵九凌仍是让人对手臂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了。

????那群受了伤和没有受伤的侍卫都坐在白天原本是作侯诊室的屋子里,这时候大伙儿一边烤着火,一边七嘴八舌地聊着什么。

????赵九凌与何劲一前一后进去,道:“在讨论什么呢?这么激烈。”

????众人赶紧起来见礼,赵九凌摆摆手,“都坐着,别拘着了。”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朱棒槌也跟着坐到他旁边,赵九凌长期积威之下,众人不敢随意开口,直至赵九凌再问了一遍,并点名,那被点名的杨明站起身来,说:“回九爷,刚才属下们正说这王大夫医术果真没得说,咱们兄弟受了伤,包扎伤口时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实在太神奇了。”

????赵九凌吃了一惊,“在包扎的时候感觉不到痛?”

????杨明恭敬地道:“是的,九爷。一点都不痛呢。”

????赵九凌又望了望其他受了伤的属下,“你们也是如此?”

????众人齐齐站了起来,齐声说是。

????朱棒槌喜得击掌,“九爷,这王大夫虽说是女流之辈,可那一身医术确是没得说。不像以往受了伤,被那些没用的军医按在地上,用酒清洗伤口,痛得钻心钻肺,还拿烙得通红的刀子在伤口上抹,那种痛楚才是非人的非磨。这些女子倒是厉害,也不知在伤口上抹了什么药,有些酒味,抹上去的时候有些疼痛,可抹过后就一点痛楚都没了。太厉害了,若是在军营里……咦,九爷,您可是哪儿不舒服?”正说得带劲,朱棒槌陡然发现自家主子脸色难看起来。

????赵九凌忽地起身,环视众人一眼,沉声道:“我刚才包扎的时候却是疼得厉害。”就连现在伤口也还在隐隐作痛着。

????众人大惊,纷纷说:“真的一点都不痛的,这怎么可能呢?”

????何劲也说:“刚才我也疼得厉害。”

????朱棒槌也觉得不可思议,也说了两句话,但后来又想到了什么,倏地闭了嘴,神色古里古怪。

????赵九凌或许也想到了什么,脸色难看至极,撩了袍子就往外走。

????朱棒槌连忙叫道:“九爷去哪?”

????“出去一趟。”

????何劲呆了呆,有些明白了怎么回事,但又不怎么明白。

????怒气冲冲的赵九凌来到原先包扎过伤口的屋子里,只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伙计正在打扫房间,并一边喷酒着些奇怪的水。伙计发现了赵九凌,连忙问:“怎么了?可是伤口痛?”

????赵九凌见这两个伙计面生的很,并不是刚才给自己包扎的,于是沉声问:“刚才给我包扎的人呢?”

????伙计愣了下,说:“你要找护士么?护士这时候都在药房里配药呢。”

????“药房在哪?”

????伙计来到走廊上,朝最外边的一间屋子指了指,“就那间了。”

????赵九凌又去了所谓的药房,果然,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所谓的护士正在里头配药。

????他轻轻敲了门框,众人抬头,“有什么事吗?”

????赵九凌目光在几个女护士之间来回徘徊,却又笃不准刚才究竟是哪个给自己包扎的。

????“你们,刚才是谁替我包扎的。”

????四名护士你望我,我望你,一脸的莫名其妙。

????一名护士索先开口,“抱歉,刚才人太多,实在没有印像了。”

????其他几名护士也纷纷点头,“我也不记得了。”

????赵九凌想了想,又问:“你们里头,谁资历最浅?”

????众人齐齐望向其中一名身形娇小的护士,白银。

????白银脸色通红,讷讷地道:“这位公子,您的伤是我替你包扎的。”她虽然是锦绣药铺的老人,但一直都只是当锦绣的丫头,很少接触病人,这回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这才出来打下手。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凶脸色很不好的男子,就是她的第一个包扎对像。

????赵九凌脸上黑了三根,这间药铺果真黑心,居然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给他包扎,估计那道所谓的药酒也忘记给他抹了,所以才这般的痛。

????冬暖见这人神色很不好,又知道此人身份似乎挺尊贵的,生怕他与白银过不去,连忙解释道:“实在对不住这位公子,白银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今儿个要主是太忙了,药铺子里人手不足,所以这才拿来充了数。公子伤口疼的话,就让我再给您包扎一下,可好?”

????赵九凌摸了摸隐在隐隐作痛的伤口,似乎,除了没有给他抹那所谓的药酒外,其他步骤似乎都没有错,于是沉声问白银,“那个,我听我的属下们讲,包扎伤口并不疼痛,可是抹了什么药?”

????“是的,那是局麻药。我们姑娘亲自发明的,只要用这种酒涂抹在伤口上便可达到局部麻醉的效果,这样方便包扎疗伤也减轻病人痛楚。”

????“为什么我却没有用上?”

????冬暖望向白银,似是吃了一惊,但见白银满面惊惶,还是忍不住道:“公子实在对不住,这丫头初次干这些事估计还不熟悉,让您受罪了,我在此向您赔罪。”然后瞪了白银一眼,斥道:“还不快向这位公子赔罪,请公子宽肴。”

????白银赶紧依言照做。

????赵九凌快要被气炸,依他的身份,不说用最好的大夫,最好的医术,至少也得第一时间医治才是,他倒好,他的属下都挨着医治了,而他身为上位者,却还排到后边医治不说,还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手医治,甚至还给怠慢成这样。

????眼前这小丫头连头都不敢抬的模样,他也不好发作,只得悻悻然作罢。

????总算这人不再追究,冬暖等人也落了口气,忍不住斥责白银,“你也真是的,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也要挑人呀?这人一看就知不是非凡人物,你还敢赶着去?不要命了?”

????白银小声道:“我也不想去的,是……是公子非要我过去,还要我不得用局麻,把他的伤口弄得越痛越好。”虽然她没接触过病人,但天常日长的在药铺里呆着,还是有点经验的,哪会真的一窍不通,只不过公子的命令难违。

????因为白银的声音实在太小,冬暖等人也没听清楚,还以为她在自我辩解,又安慰了几句,继续配药去了。

????……

????随着最后一个重伤病人被抬下手术室后,锦绣扯掉面上的口罩,对一干助手吩咐:“现在把他们移到重症病房内,继续观察。我先给他们开些药。”

????做了手术后,接下来用药才是关键。没有输液瓶,只能全用中药替代,虽然麻烦,但效果勉强还行,主要是她按云南白药的配方配制出来的药,对外伤确实管用,所以就目前来说,这类外伤手术只要没有大出血,光口服用药还是有着比较好的效果。

????锦绣琢一检查了重伤病员的伤热,有的呼吸正常,有的呼吸急促,大概因麻药的关系以致呼吸不畅,这儿没有氧气,也制不来氧气,只得以人工的方式,拿着根小芦杆,对着病人的嘴巴,作人工呼吸。

????因为人手不够,这种工作只是让病人家属来做,当锦绣进入重症病房,几名做“人工呼吸”男子无比幽怨地望着她,实在是太丢脸了。

????------题外话------

????汗,真是多事之秋来着,庶女又传重复了,好不容易弥补了漏洞,我家那口子也不大舒服,正大光明地躲起了懒。傍晚时分老二又发了一回烧,我骑着车子正待奔去姨妈那,男人叫住我,“把衣裳穿起走噎,万一凉了乍个办?”我这才发现刚才忙活没来得及穿外套,身上也凉溲溲的,一边停了车一边穿外套,喜兹兹地想着,不容易呀,嫁给他八年了,居然也关心起人来了。谁知他下一句却说,万一你再凉了家务谁来做,我勒了个去……

????庶女今天有更,再等等哈,快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