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章 恶意陷害-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21章 恶意陷害

淳汐澜2017-4-19 21:40:8Ctrl+D 收藏本站

????

????她没有理会圣手刘的奚落,望着朱子权,沉声道:“刚才听人说,九爷是吃了我们大夫开的药以至于肚子痛,敢请九爷先前生了什么病,何时去我药铺看的病?看的是哪位大夫?用了哪些药?”

????朱子权怔了怔,强迫自己露出些微的愤懑之意,“就是前天,一个姓蒋的大夫。”

????“蒋大夫是吧?那九爷是什么病呢?开了什么药?药渣子可否给我瞧瞧?”

????九爷呶了呶嘴,让人去拿药渣去了。

????圣手刘又皮笑肉不笑地与锦绣说着话,锦绣都没有理会他,而是木然立在一旁,双眸冷冷地盯着朱子权。

????朱子权被她盯得有些心虚,再来锦绣半边脸确实肿得厉害,他看着也有些触目揪心,越发不敢与她对视了。

????而圣手刘在碰了冷钉子后,脸上闪过恼怒与杀气,冷笑一声,现在你还傲,等会儿看你还傲得起来不?

????不一会儿,下人拿了药渣子来,圣手刘检查了药渣子,一一报了出来,“麻黄,杏仁,桔梗,尖贝,黄芩,沙参,防风,五味子,冬花,神曲,麦芽3,牛蒡子,麦冬药倒是齐全的。这是治普通风寒药物,药理嘛,倒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也没道理会引发肚痛呀?不行,让老夫再仔细瞧瞧。”

????朱子权双眼忍不住瞅着锦绣,想看她的反应,只见她似乎漠不关心般,只嘴角擒着冷笑盯着圣手刘,似乎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朱子权心里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

????圣手刘仔细检查了一会,忽然大叫一声:“啊,找到了。”他拿出一颗杏仁,声音激动,“这哪是杏仁,分明就是桃仁。我说王大夫呀,王大夫,你们药铺也真够毒的。居然拿桃仁换杏仁当药物,也难怪九爷吃了会腹痛。你们,你们铺子里的药,居然渗杂假药。这要是传扬开去,捅到医院博士那儿,可是有权利查封你的铺子哟。”

????朱子权望着锦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锦玉一脸愤怒地瞪着圣手刘,“你胡说八道。我姐姐才不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儿。”

????圣手刘阴阴地笑了起来,“我胡说?那这桃仁是从哪儿来的?这药,可是从你们铺子里抓的。”

????锦玉冷笑:“这药真是从我们药铺抓的吗?你有证据吗?”

????“九爷是在你们药铺里看的病,药也是你们铺子里的伙计抓的。如今吃出了问题,不找你还能找老夫不成?”圣手刘拂袖冷笑一声。

????“你们药铺里的大夫医术还真不怎样,这医治风寒,少了一味药不行,多了一味药也不行,而弄错了一味药,更是不行。你看看,你这药里头,药品都不齐,若是我开药方的话,肯定还要加上枇杷叶吧,这才是停咳止喘的,不加这个,药效可就大打折扣了。更别说,还拿桃仁换杏仁,效果大打折扣不说,还变成一副毒药。我说王大夫呀,你可真造孽哦。”

????他见锦绣呆立着动也不动,料想也是吓傻了,心里一阵畅快,于是又装模作样地道:“不过,你小小年纪,想必也没那个胆子敢拿假药坑害病人。肯定是那供药商故意整你的吧。只要你说是从哪家进的货,我和九爷就去找那卖药的算账。至于你嘛,只要向九爷陪个罪,认个错,再陪九爷点损失,相信九爷大人有大量,自是不与你计较。”

????朱子权目光淡淡,“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锦绣目光在他脸上瞟了会,又看向圣手刘,“说完了吗?”

????圣手刘愣了下,忍下不悦,“说完了。”然后冷笑道:“王大夫,人症物症都齐了,你还想赖掉不成?”

????锦绣一声冷笑:“话都是你在说,现在也该轮到我了吧?”

????她望向朱子权,“敢问九爷,你是什么病?看的是哪个大夫,什么时候去看的。”

????朱子权面带薄怒,“你还问这些有何意义?”

????锦绣慢条斯理地道:“当然有意义了。因为但凡从我锦绣药铺里看过病的人,都会有记录的。而这些记录,我通常都会留上整整一年。喏,这是我们药铺最近半年看过的病历单子。九爷您说说,你是什么时候上门看病的,说个日期与我,我好查。”

????锦绣拿出厚厚几大叠的药方单子,翻了其中一张出来,“四月十九号,病人朱子权,二十三岁,症状:大便有撕裂感,出血如滴漏,有针刺感,初步诊断为痔核。药方如下……”她念了一串药方后,又开始念价格,“诊治费10文钱,单独诊治,10文。药费190文,挂号费5文钱,一共215文钱,付五两整银子,余下充作赏钱。”她抬头,望了朱子权,“九爷,可是属实?”

????朱子权神色难看至极。锦绣又继续翻了两篇,“4月25号,病人朱子权,痔核复诊,恢复良好,大便不再出血,无撕裂感,无针刺感,继续用药筑固,用药……总共费用是……实付五两整银子,余下作赏钱。九爷,我这记录,可是属实?”

????朱子权脸色难看到极点,几个月前看过的病居然也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有不好的预感了。

????锦绣却不给沉默的机会,继续翻动药单,“九爷说就这两天感染了风寒,请问,是什么时候来看病的?说个俱体的日期就成了,我好方便查。”

????九爷心里一跳,望了朱棒槌一眼,朱棒槌心神领会,回答:“上回九爷没有亲自前来,用的是……别人的名字,还是小名儿。恐怕,王大夫你也找不着吧。”

????“不会的,就算是化名,我们也是有记录的。说吧,俱体是哪一天来看的病?哪个大夫看的?”

????朱棒槌这下子傻眼了,偷偷看了九爷一眼,吱唔着说随便说了个名字。

????“李大强?8月12号,唉呀,8月12号的单子我全都查光了,确实没有李大强这个人。这位朱爷,你是不是记错了?”

????朱棒槌这下子冷汗都冒了出来,继续撒谎吧,谎言肯定还会被揭穿,可若是承认自己撒谎,那九爷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了。

????锦绣心里冷笑一声,继续追问:“究竟用的什么名字?还有,看得的是什么病?确定是风寒?”

????朱棒槌脖子缩了缩,不知怎的,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怕锦绣,现在,更是怕得厉害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圣手刘一见不对尽,赶紧道:“我说王大夫,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都过去了那么久,朱兄弟不记得也是常理,你现在追问,又有什么意思?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店铺里开的方子有问题。”

????锦绣微笑道:“就是因为这药有问题,所以我才查病历单子呀?否则,你以为我花大代价保留病历单是为了什么?”

????圣手刘一时滞住,他没有想到,这王锦绣小小年纪,做事居然滴水不漏,数月前开过的药方都还保存在手上。不过,很快,他就冷笑一声:“病历方子又有什么稀奇之处?就算当时写上了,最后同样可以作假。”

????“倒那是事实。不过,九爷在我这连病历单子都找不到,这不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说不定你心里心虚,悄悄的把病历给撕了。来个死无对症,也是做得出来的。”

????锦绣怒及反笑,“刘大夫以为所有的人都你一样是傻子么?九爷是从我药铺里看病抓药,最终药出了问题,现下,我为了避嫌,更不会把原来的病历给撕掉,反而会拿出药单来对症。而现下,我这病单上,并没有九爷看过病的任何记录,这位朱爷,你再问您一句,您确定你是在我的药铺里抓的药?”

????朱棒槌快要哭出来了,老天呀,让他死了吧,前边是悬崖,后边是深海,两边都不讨好呀?这可要他怎么回答呀?

????圣手刘连忙道:“既然是从你们药铺里抓的药,那还有假?九爷与你非亲非故的,为何要陷害你?”

????锦绣面色一冷,“我和九爷非亲非故的,九爷为何要陷害我呢?朱爷,你来说说,你确定九爷是来我药铺看的病,抓的药?”

????“这……”朱棒槌左右为难,承认吧,他会被九爷给剥皮,不承认吧,他又对不住锦绣,直弄得两面不是人。

????朱子权暗叹一声,他也想不到,明明天衣无缝的伎俩,居然会出现如此巨大漏洞。

????而圣手刘却眼珠子一转,说:“任你如何狡辩,这药就是从你那儿抓来的,现在这药出了问题,你还不肯承认?”

????锦绣反驳回去,“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说这药是从我药铺里抓来的,那证据呢?拿出症据来呀?光靠上下两张嘴,我也会说。”

????圣手刘滞了滞,然后恼羞成怒地对九爷道:“九爷,此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看来只好给她上板子了。哼,我就不信,让九爷这儿的板子好生招呼她,看她还嘴硬。”

????锦绣一声冷笑:“呵,恼羞成怒了?还想着屈打成招,动用私刑?我说刘大夫,这坏事做多了,出门会遇到鬼的呀。你在你的楚家药馆里,与我的锦绣药铺隔了几条街呢,你凭什么就认定这药是从药铺里抓的?而不是从你那抓来的?”

????“哼,你可有证据?”

????“那你口口声声说这药从我这儿抓来的,那请问,你可有证据?”

????“你……”

????锦绣现在已经明白这件事是朱子权与圣手刘一起搞的鬼,火大的厉害,恨不得咬死这两个混蛋,但现在她在人家的地盘上,这朱子权身份非同一般,又是心狠手辣的主,心里再是怒火冲天,也只能生生忍下,把一切的过错全推在圣手刘身上,指责他是因为嫉妒她所以这才蒙蔽了九爷,以至于九爷不明真相,被他当作枪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