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心酸往事-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12章 心酸往事

淳汐澜2017-4-19 21:39:41Ctrl+D 收藏本站

????

????锦绣手脚很麻利,很快就给包扎妥当。

????只是看着锦绣在自己手臂上穿针引线的动作,何劲很是震惊,“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伤口还可以用针缝。”

????锦绣仍是没有说话,沉默地做着自己的事。

????朱子权开口道:“你还别说,这针缝伤口还是比较轻省的,至少伤口恢复的很快,”并且不必像以前那样,每天都要上药包扎,极是轻省。

????锦绣又给其他随行的受了伤的护卫也给包扎了下。

????“好了,都没事了。这是内服药,一副药吃一天,一日三次,吃上两天,伤口不要碰到水。”

????拿着手头的六粒药丸,何劲很是纳闷,“怎么没有搽的药?”

????锦绣这时候已拿出算盘算起账来,噼哩叭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间格外清脆。

????“在我的药铺,只需内服就是了。伤口记得不要碰到水,其他的没什么。一共二两九钱银子。”

????朱子权怀里掏出一块银元丢了过去,“不用找了。”

????锦绣接过,微微勾了唇说了声“多谢。”然后把银子丢进抽屉里。看着二人还坐着不动,说:“没事了,诸位可以回去了。”

????何劲起身,问:“我表弟没什么大问题吧?”

????锦绣说:“左前额有挫折性裂伤,中度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几日。”

????“什么叫脑震荡?”

????锦绣指了指额头,“头部遭受外力打击后,即刻发生短暂的脑功能障碍。临床表现为短暂性昏迷、近事遗忘以及头痛、恶心和呕吐等症状。估计顾公子醒来,估计会有恶心呕吐的反应,所以需要静养。”

????何劲眸子闪了闪,“你的意思,我表弟今晚就得住到你这儿?”

????锦绣没有回答,因为顾夫人已冒着夜色过来了。顾夫人就顾东临这么个独子,听说儿子出了事,自然是胆忧害怕恐惧全都齐了,来到锦绣药铺,活像个无头苍蝇似的。

????等锦绣给她说顾东临暂时还看不出什么问题来,需要等他醒了后再作观察。顾夫人这才稍稍平息了心头的恐惧。

????“住院?住什么院?”

????“就是住在……”忽然想着这顾夫人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锦绣又换了个解释方式,“住院治疗要比在家治疗有好处,因为大夫可以随时观测患者的病情,且药铺里治疗设施完备,药物配备也齐整,进行检查也方便,若患者的病情有紧急情况,也能够及时处理。”

????她淡淡地望着顾夫人微变的脸,“我这儿地方狭小,恐怕招待不周,还是请顾夫人把令公子带回去,请别的大夫给他仔细瞧瞧吧。”

????锦绣冷淡的态度,使得顾夫人面色有些难堪,前阵子她想整锦绣却被闹得灰头土脸的事儿让她有气无处发,有脸没处放。如今更是不敢见到锦绣,这会子见她如此冷淡,她自己也不好再多呆,于是匆匆谢过,给了丰厚的诊金,命人把顾东临抬了回去。

????顾夫人虽然傲气了些,爱往脸上贴金了些,唯我独尊了些,权势了些,但礼节方面还真让要挑不出一丝错来,第二日便差了送了厚厚的礼过来,纯当谢礼。

????“昨晚多亏了锦绣大夫。我家世子爷果真如王大夫所说,醒来后恶心呕吐,全身发冷,不过大夫说静养两天就没事了。”

????锦绣点头,并没有收谢礼,而是全还了回去,不轻不重地刺了两句回去,“只要顾夫人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谢礼什么的我可不敢再要。免得连命都没了。”

????她笃定顾夫人就算心里呕到极至,但这人爱惜自己的名声,不敢对她怎样的。

????顾夫人确实又呕又恨,真恨不得抓花锦绣那张可恶的脸。见儿子在养伤中还是念着锦绣的名字,气不打一处来,她管不住儿子,索性写信给了丈夫,让他回来管制得了。

????之后弄潮也偷偷来到锦绣药铺,放了一堆礼在锦绣的桌上,“王姑娘,这是我家公子差小的给您的谢礼。这两日公子爷不方便外出,所以无法亲自向您道歉。只好差小的来代公子谢您的救命之恩。”

????锦绣见盒子里躺的全是首饰头面,来才不拒,她与顾夫人已经算是撕破了半边脸了,再这样客气来客气去又有什么意思?

????……

????每当夏季来临,被蛇虫咬伤的病人又有增加倾势,锦绣连忙让人制出了应付毒蛇及蝎、蜈蚣、蚂蝗、蜂等毒虫咬伤的救治方法,以及急救药物。并让人在门口放了个广告牌,上头写上“出售夏季蛇虫预防药物,及出售蛇虫咬伤制疗药物。”

????一时间,锦绣药铺里的蛇虫类药物销量节节攀涨,锦绣又在店门口写上被蛇虫咬伤后的急救措施,以及注意事项,一时间引来好些庄稼人的围观,考虑到大多数庄稼人不识字,还图文并茂地进行了详细的描写,又特意让小厮在一边细细讲解并进行示范。

????城里头还很少有蛇虫出没,但城外的庄稼地里,或山野间却是比较多了,这阵子去城外办事以及庄稼人被蛇虫咬伤的病人渐渐增多,铺子的药物已不够用,特别在治疗蛇毒的药物更是稀缺起来,齐氏药房里的药物也无法及时供应,楚家药堂价格又昂贵,锦绣不喜欢那掌柜的嘴脸,索性自己去城外采药。

????领着冬暖,夏城和齐玄英一道坐着马车出了城,去山上采好几大筐的药物,一边采集药草,一边向他们解释功用以及禁忌。虽然天气热,山上虽然有枝枝荫遮凉,却也热得汗流夹背,但齐玄英等人却学得很是认真。随着锦绣把这些看似平凡普通的草药一一讲解出来,有些还是医书上根本没有出现过,齐玄英对锦绣这个师父越发佩服与敬重。

????“你们要谨记,一般山林里毒蛇出没的地方百步之类必有解毒草。所谓‘万物相生相克’,有其终,则必有其始。大自然的规律就是如此的神奇。这凤凰草,鱼腥草,半边莲,青木香……都是医治蛇毒的。这些草本身都带有毒性,医治蛇毒,也算是以毒攻毒了。”接下来又挨个地给他们讲解这些药草的名称以及形状。

????“在野外行走,可以用用雄黄,苍术,鱼腥草,半边莲,青木香,七叶一枝花一并磨成粉,然后跟米醋泡酒,有个把月就可以了。再缝个香包,里头装棉花什么再放在药酒里泡上一两天,阴干,带到身上,气味浓郁,香飘四里,普蛇虫绝不敢来犯。”

????冬暖连忙捏着腰间的荷包,“姑娘,难不成,这香包就是您亲手制作的?”

????锦绣点头,齐玄英说:“那太好了,等会子回去,咱们多做些出来再卖出去,一个卖50文钱应该没问题。”

????锦绣哈哈一笑,白他一眼,“钱迷呀你,这么快就想到生意上去了。”

????齐玄英骚骚头,不好意思地道:“师父不是常说,只要有一颗善于抓住机遇的心思,就能迎合市场么?”

????锦绣点头,“你说的不错。身为大夫,光靠医术还是不成的,还得要有精明的商业头脑以及营销策略。”

????“营销策略?”

????“就是一种经商方式啦,看准了市场行情,就果断下手。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做大夫,除了不停地学习再学习,还要不断研发新产品,迎合市场,做到稳中求升,升中求稳。”

????众人点头。

????然后大家又七嘴八舌地商量着,这香包做得太丑了,得重新绣漂亮些,再做大些,冬暖的针线活最好,就交给她办。驱蛇药酒有现成的,今晚回去就可以做,至多再过三五天就可以拿来卖,还得取个漂亮的名字才成。众人又商议了一会,干脆决定命名为驱蛇香包,包管一季。后来又商议订价,冬暖说订价20文钱,因为做一个香包也要花些功夫,面料,绣式样,以及塞棉花,也要些成本。

????夏成说20文太少了,这个可是金陵城独一无二的,至低也得40文。最后锦绣说,“咱们这可是独家生意呢,卖贵些也无妨,就定价50文吧,反正这个效果确实好,并且别的药堂就算想盗我们的技术,也有些困难的。”

????“为什么?师父?”

????锦绣神秘一笑,低声道:“因为有些药草,医书上还没有。”众人恍然大悟大,纷纷说锦绣英明。

????“好了,太阳也快下山了,药也采得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等锦绣等人走后,从茂密的树林里出现一群人,为首一的一身绿色劲装打扮,望着锦绣离去的背影,唇角擒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朱棒棒糖心痒难耐地对他道:“爷,这王大夫果真厉害呀,连驱蛇香包都能做出来,还能卖成银子。”

????田大山嚷嚷道:“九爷,等他们做出来后,咱们也去买回来可好?人手一个,这样大伙宿在林子里也不怕蛇虫了。多方便。”

????朱子权白他一眼,冷笑:“爷就是有钱也不会让她赚。刚才她不是说了这香包用料吗?明儿个去药铺里买,咱们自己做。还能省不少的银子。”

????朱棒槌双眼一亮,连忙叫道:“九爷英明。”

????“紫剑和银剑回来没?”

????“回九爷,还没有。”才刚说起这二人,他们便回来了,一人手上还提着两个黑乎乎的袋子,“九爷,总算捉了几条蛇。嘿嘿,运气还不错,乌梢蛇捉了五条,五步蛇捉了一条。还有毒蝎子也捉了好几只,黄蜂捉了一窝。”

????朱子权阴阴地笑了,“很好,该让那姓袁的偿偿我的厉害了。”

????朱棒槌也阴阴地笑着,“可是九爷,那姓袁的如今被束在家中,活像个娘们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龟孙子出了府后咱们才好收拾他呀。”

????朱子权冷笑:“他不出门我就拿他没法了?哼,金剑,你轻功最好,今晚,潜入袁府,把这些东西,全丢到姓袁的床上,让他偿偿我送他的大礼。”

????金剑恭身领命。

????“上回那龟孙子命大,肚子砍得肠子都露了出来还给活了回来。这回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朱棒槌恨声道。

????田大山一脸厉色,“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医治咱们九爷的仇人?”

????众人望他一眼,最后由朱棒槌好心地告诉他,“就是刚才那个女大夫,王锦绣。”

????田大七呆了呆,说:“这丫头胆子太大了,爷,可不能放过她。”

????朱子权淡淡看他一眼:“你觉得我该如何收拾她?”

????田大七搔了搔头,说:“把她捉来教训一顿,让她知道什么人该救,什么人不该救。”

????朱棒槌见九爷神色不好看,连忙斥道:“你懂什么?咱们九爷是何等身份,岂能与一个无知的小女子一翻见识?”

????田大七反驳:“可他坏了九爷的大事是事实。那姓袁的上回若没能活回来,九爷也不会再一次受伤了。说来说去,都要怪那死丫头。”

????朱棒槌滞住,想了想,放软了语气,“可她总归救过九爷和咱们兄弟的命……”朱棒槌原以是让九爷看在锦绣救过他的命的份上,这事儿就算了,却也勾起了朱子权的心酸往事,并且提都不愿提的那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