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质问-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00章 质问

淳汐澜2017-4-19 21:39:12Ctrl+D 收藏本站

????

????被救上船后,还来不及向人家道歉,锦绣便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唉呀,怎么是王姑娘?”

????锦绣抬头,忽然愣了片刻,说:“原来是穆先生。”此人居然是先前她诊治过的美尼尔综合症病人。

????“今日锦绣携弟弟游湖,不小心跌落水里,多谢穆先生出手相救。”湖面上冷意骤显,湿淋淋的姐弟二人被风一吹,瞬间打了个寒颤。

????穆少清连忙让人拿两套衣裳给他们换上,锦绣知道这时候也不是呈强的时候,道了声谢,乖乖地随丫头进入房间里换了一身衣裳。

????衣裳是一个丫环提供的,那丫环生得柳眉杏眼,颇有几分姿色,对比自己生得更美的锦绣没什么好感,丢了套衣裳过去,不甘不愿地道:“船上根本没有备多余的衣裳,你就将就着穿吧。”

????有衣服换已经不错了,锦绣哪里还去计较这些,白色中衣,绯色翠花比甲,青色汗巾子,下身是绿色长裙,换了一身衣服后,头发却只能披散着。

????出了厢房,锦绣再一次向李自然道谢,穆少清笑道:“姑娘可是谢错人了,要谢就应该谢总兵大人,这是总兵大人家的船。”

????锦绣呆了呆,脑海里立马浮现几张傲慢至极的脸,连忙道:“那还真是感谢总兵大人。等会子劳烦先生带我弟弟锦玉去总兵大人那,多谢他的出手相助。”

????穆少清问:“姑娘不一道过去?”

????锦绣羞涩地道:“让锦玉去就成了,我,毕竟是个女子。不好见外男的。”

????穆少清讶然,“姑娘坐堂行医,还需拘这些俗礼?”

????“给病人看病是我的职责。”意思就是看病只是事争从权,与礼教并无相关。但若是其他原因与外男相见,就是不合礼数了。

????穆少清微微点头,对锦绣进一步升起了好感来。

????……

????何天刚与朱子权正在船的另一边下棋,这时候穆少清领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少年过来,说是刚才那对落水的姐弟,特意过来道谢的。

????锦玉正在肚子里酝酿着感激语言,陡然发现眼这么个面熟之人,那种感觉甭提有多恼怒。

????朱子权也认出锦玉来了,没由来地只觉心情飞扬起来,笑问:“原来是小兄弟呀。令姐现下如何了?”

????尽管心里不爽,但目前人在屋檐上,再来他们姐弟也是他们所救,锦玉不得不放下先前的敌意,很是规矩地冲何天刚长揖作地,“承蒙大人出手相救,小子万分感激。请大人受小子一拜。”

????何天刚见眼前的孩子一脸的稚气,但面容却生得俊俏,是人都是爱美的,当下多了三分好感,又见锦玉礼节周到,虽年纪还小,但却很懂礼节,不由更添了五分喜爱。不但与锦玉多说了几句话,还破例命人给他端了热茶,说是驱驱寒,以免着凉。

????锦玉虽然不喜何劲爪牙那日的嚣张,但对何天刚却很有好感,也没过多推拒,接过丫头递过来的热茶,便恭身退去。

????……

????锦绣正在这边甲板上,见到弟弟回来,便问:“谢过总兵大人了吗?”

????“谢过了,总兵大人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还命人送了我一壶热茶,喝了驱区驱寒,还说等会子就送咱们姐弟回岸边。”

????锦绣松了口气,笑道:“幸好咱们运气好,撞上的是总兵大人的船,若是别人,恐怕咱们姐弟只能泡在水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接下来,锦绣又四处找寻刚才那个拿衣服给她的丫环,问了船上的下人,都说不清楚,锦绣不愿在别人的地盘上到处跑,只能找来刚才那个主事的婆子。

????那婆子便把那丫环带了过来,锦绣上前捉着她的手,说了好一番感谢话,然后又摸了几两块银子递了过去,“多谢姐姐出手相助,妹妹无以为报,这些只是妹妹的一点小意思,还望姐姐收下。姐姐这身衣服,就纯当送我好了。”

????那丫环捏了捏手头的银子,面有喜色,她给锦绣穿的衣裳也只是总兵府给下人订做的,根本没有花她一文钱,就算这套衣服送她了,她回去再找妈妈给她另做便是,这银子倒是额外得的了。垫了垫重量,估计约有一二两,够她半年的月钱了。

????拿人手软,那丫头对锦绣不再冷着脸,反而还说了好些客气话,甚至还给锦绣泡了杯热茶喝,说是去去寒,以免着了凉。

????果然,银子真是万能的好东西,可以买一个陌生人的笑脸呢。

????锦绣又问:“这是总兵大人的船,不知夫人和小姐是否也在船上?”

????“夫人和小姐在另一艘船上。”

????锦绣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在这船上遇上何家母女,不然她情愿跳湖。

????那丫环又建意锦绣去舱里坐着,因为外头风大。锦绣摇了摇头,说:“不碍事的,我身子壮得很。反正也快靠岸了。”

????对方也就不再坚持,一个人忙活去了。

????何天刚讶异地望着被下得乱七八糟的棋,对朱子权笑道:“贤侄可是有心事?”

????朱子权不好意思笑笑,何天刚哈哈一笑,“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转眼间就心不在焉了?”

????“没什么的,就是一时提不起兴致罢了。”朱子权起身,冲何天刚道:“晚辈先告退片刻。”

????“也罢,下得也够久了,也该活动活动筋骨了。”何天刚也起身,拍拍了他的肩,“你去顽你的罢,我去瞧瞧子昂。”刚才儿子何劲也被穆少清拉去下棋了。

????等何天刚走后,朱子权这才拉住一个船上的水手,“刚才那对落水的姐弟被安顿在哪?”

????……

????锦玉靠在栏杆,四处眺望,这艘画舫很是宽阔,光甲板就有能容纳数十个人,这个高度望去,泰淮河畔的美景尽收眼底,岸边的灯红柳绿,湖面上那各色的灯船以及美伦美焕的画舫上传来的丝笔声乐,不愧为大周第一陪都,其繁华的景像,完全无法用语言形容。

????锦玉也感叹道:“这些有钱人,真的好会享受。”对面不远的船上,主人正在宴请宾客,还有歌伎助兴,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伶人,无不是人间绝色。

????锦绣笑道:“等你以后有了钱,也可以这般享受。”

????锦玉哈哈一笑,“就算将来考取功名,做了官,也不会有这般排场。这些可都是银子堆起来的呀。那钟阁老虽说入了内阁,又身兼吏部尚书,听说年奉亦不过一千二百两,还要养活一大家子,如何够用?所幸底下人时常孝敬,否则,如何能养活一大家子。”

????船上的下人大多不知道那对落水的姐弟,朱子权找了半天,总算有了眉目,一路来到后边的甲板上,这船身很大,足足有十二丈长,等他一路问过来时,紧邻甲板的一处小阁间里并没有人。最后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甲板上那两个叽叽喳喳说过没完的人。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船上早已被点了灯,只是甲板尽头被船仓下的灯光给映得反而有些模糊不清。

????虽然看不清这二人的面容,但那一身总兵府下人的服饰却是异常明显。

????朱子权眯眼,这总兵府的下人越发没规矩了,居然不在前边侍候着,居然躲在这儿偷懒。

????锦绣丝毫不知道自己这身上总兵府丫环的衣裳,被人当作了下人看待,她对锦玉笑道:“等你以后做了官,同样会有人孝敬你银子的。”

????一身总兵府小厮衣裳的锦玉皱眉,“那岂不成贪官了?”

????“傻小子,有时候,清官比贪官更难做。”

????“姐,这是什么意思?”

????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响来,“那个,你,给我倒杯茶来。”

????锦绣愣了下,转过头去,便见他们身后不远处,船舱下明亮的牡丹宫灯下,一男子立在灯光下,正负着双手,此人一身紫袍锦衣,腰带上垂着枚玲珑碧玉佩,腰间别着把宝剑,头戴冠帽,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目中无人又眼高于顶还得罪过她的朱子权。

????朱子权见锦绣半天没有动作,不由沉下脸色,“叫你给爷倒杯茶来,你耳朵聋了吗?”

????锦绣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人把她当作船上的丫环?

????锦玉不悦地出声:“我姐姐不是你家的丫环。”

????朱子权眯眼,这才看向锦玉,“你是谁?”

????锦玉冷哼道:“你当然没见过我了,因为阁下眼睛生头底嘛。”

????“锦玉。”锦绣轻斥,“休要与这种人见识。”

????朱子权再一次眯眼,这才认出眼前穿着总兵府婢女服饰的女子,居然是王锦绣。

????“是你。”朱子权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有讶异,有不以为然,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雀跃。

????锦绣冷色冷淡,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对于这种眼高于顶又唯我独尊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无视,打从心里把他屏弃在外,这才是对他最好的报复。

????朱子权果真满面不好看,上前一步,“你不在铺子里坐堂,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锦绣觉得与他说话简直浪费自己的唇舌,所以没有理他。

????锦玉却不满他的质问,挑眉道“今儿是清明节,就准许阁下来游水,就不许咱们出来玩?”

????锦绣拉住他,“少说两句,船要靠岸了。”

????锦玉果然不再说话。

????朱子权道:“咱们也算是老熟人了,王大夫就是这般对待熟人的?”

????锦绣仍是不理会他,只紧紧盯着渐渐靠近的岸边。

????一个小厮奔了过来,对朱子权福了身子,“朱爷,您也在这呀?可让咱们爷好找。”

????朱子权没有出声,望着走过来的何劲,“晚饭就要做好了,正四处找你。原来九爷在这。”然后他也发现了锦绣姐弟,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船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