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为五斗米折腰-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92章 为五斗米折腰

淳汐澜2017-4-19 21:38:34Ctrl+D 收藏本站

????

????第三日,总兵府派了人来,接锦绣过去看病。

????仍是上回那个车夫,但前来接应的却是另外一位中年男子。

????自从那回被何劲那杀千万的王八蛋无缘无故赶出总兵府后,锦绣曾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去总兵府半步。

????事关颜面以及尊严,无论如何也要挺直了腰杆做人。

????但是呢,这世上还有一句话叫为五斗米折腰!

????她目前还没有与总兵府对抗的本领,也没有傲气的资格。人家动动小指头就可以让她灰溜溜地滚回老家吃自己。

????所以,基于识时务为俊杰的想法,锦绣在做了一番心理建设以及自我安慰后,毅然坐上了总兵府派来的马车。

????因上次的前车之监,锦绣很是谨慎了一番,带了齐玄英一道过去,上车之前,问那赶车的车夫:“你是总兵府的人?”

????得到正面回复后,又问:“这回是给谁看病?”

????“是给总兵府的一位贵客看病。”

????“真的只是给客人看病?”

????“是的。”

????“那客人姓甚名谁?”

????“姓穆,穆少清,人称穆先生。”

????锦绣沉吟着,想着上回及上上回的事,就窝火不已,带着重重心事,从总兵府侧门里进入,一路被引到怡情轩,锦绣发现这院子里守卫很是严密,里里外外,都有侍卫把守着,进入院子,是个小小的天井,穿过天井,进入正中厢房,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大夫来了。”

????又有人喊道:“既然来了,快请进来。”

????然后,锦绣和齐玄英师徒被带到了左边厢房里,只见屋子里一大股药味,前日见过的那个可恶可恨又蛮横不讲理的何劲赫然在场,此刻正望了过来。

????锦绣想着前几次受到的排头及侮辱,心中有气,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来到床前。

????有两名身穿绯红色比甲的丫头正在床前忙弄着什么,白色绣墨竹云纹帘帐下,躺着一个面色清矍的中年人,此人穿着淡褐色中衣,更是衬得一张脸越发腊黄,斜躺在半青不旧的蟒枕上,虽然在病中,但目光却炯亮着,望着进来的锦绣师徒,淡淡一笑:“有劳大夫了。”

????锦绣上前两步,来到床前停下,“吃了药后,可有松动?”

????“好多了,比起前些日子那种天眩地转好多了,大夫这药很是管用。”

????锦绣点头,齐玄英抬来一个矮墩放到她身后,锦绣坐下,开始替他把脉,再看了他的舌头,问了病情,说:“我再给你开几副药,再吃上三天左右。另外,注意些饮食,可以用鸽子加天麻一道清蒸,吃上几天,有着筑固作用。平时候注意不要着凉,别的也没什么的。”

????锦绣起身,正准备出去,被一位中年人叫住,“大夫,既然我这病你能医治,可否告知,我这究竟是什么病?”

????锦绣笑了笑:“你这病,看则凶猛,其实也没什么的。有相当一部份人都有你这种症状,只不过症状不同而已。”

????“哦,你的意思是,我这病,并无大碍?”

????“是的。”

????“可为何其他大夫却无法确诊?”还说什么他这是绝症什么的。

????锦绣笑了起来,“那是因为他们临床经验不丰富而已。”这种病症,用现代医学手段都无法根治,何况古人?她不过是比这古代大夫们多了份现代知识而已。

????“放心好了,吃上几天的药,就能康复。不过,根治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病症,很是复杂,发作后也只能用药物控制,没有旁的有效法子。但这种病症也并不是时常发作,所以平时候多注意保暖,尤其是头部的保暖,还有,不要着了凉。这美尼尔综合症,之所以会发作,普遍都是着凉所致。”

????“美尼尔综合症?这是什么病症?怎么从未听说过?”

????“就是一个叫美尼尔的大夫遇上这种病症,因为无法医治,就暂且命名为美尼尔综合症。”

????“大夫能够医治,也就算不得罕见了。”

????“那是。不过在之前,这种病症确实找不着药物治疗。我们的前人也是经过无数次的试验才有了今日之福音。”锦绣笑了笑,道:“我先走了,回去就把药打人送来。你好好养病。记着平时候不要着了凉。”

????出了房间,锦绣也不耽搁,领了齐玄英,对一名管事模样的人说:“麻烦带我出府。谢谢。”

????“等一下,站住。”一直没有说话的朱子权总算出了声。

????“公子还有何指教?”

????锦绣停下脚步,望着此人,神色冷淡,脸上还带着毫不掩饰的不耐,使得朱子权火气直冲冲地往头顶上冒。他三步并用两步,来到锦绣跟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这才发现,这小丫头好小,居然还不及他胸膛,不由放软了语气,“怎么,不记得我了?”

????锦绣没好气地道:“请恕小女子眼拙,没能认出公子来。”

????朱子权沉了脸色,“你忘了?去年在城外的茅屋里,你救了我一命。”

????“小女子救的人多了去,实在想不起来了。”其实这人存在感那么强,她哪会记不住他,不过是因此人性子恶劣,所以装作不认识罢了。那个受了重伤,一脸狼狈却仍是拽得二万八五的男人,这种男人她见得多了,若非没有点后台背景,哪会如此嚣张?

????“……你这记性怎么这么差?你再仔细想想,我的侍卫因身上盘缠用尽,还承诺事后给你银子来着。”

????锦绣暗自发笑,事情过了那么久,这人还在记恨银子的事,看来她那招以退为进的方式确实憋死他了。

????“抱歉,确实没什么印像了。公子说是便是吧。”

????朱子权再一次拧紧眉毛,又质问道:“一般大夫看了病都要开药方的,为何你不在这儿开药方?”

????锦绣淡道:“因为这种病,有好些药物只有我铺子里才有。”

????朱子权嗤笑一声:“你是怕外人学了去吧?”

????锦绣没有回答,她也确实有此顾忌。

????“你们做大夫的,怎么就这么点心胸,大家相互切磋,才能使得医术发扬光大,而不是固步自封。”

????原来是讽刺她心胸狭隘,为了一已之利,让神圣的医术蒙上了钱财的阴影。

????锦绣见识过此人的蛮不讲理与蛮横,不愿与他废话,转身就走。

????朱子权气得干瞪眼,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巴接的,讨好的,故作清高的,柔弱的,端庄的,大方的,柔媚的,见了自己无论如何都是摆出最柔美的一面……就她一个,这个叫王锦绣的女大夫,居然如此无视他,真是可恶至极。

????“哎,你站住。”朱子权再一次叫住她,也不知锦绣是没有听到,还是装作没听到,就那样,在他的视线里,径直离去。

????在院门口,锦绣被两名侍卫拦下。

????锦绣驻足,沉下脸来,瞪向朱子权,“怎么?想过河折桥?”

????侍卫中的其中一人叫田大山,也是昨晚闹得最凶的那个,此时正拿偷偷地瞟着自家主子,见锦绣横眉竖目的模样,一时心虚不已,低声道:“这位姑娘,我家九爷在叫你呢。”

????锦绣冷哼一声:“那又怎样?”

????朱子权背着双手,来到锦绣跟前,说:“还没有支付诊金。怎么就走了呢?”

????“我的规矩是先看病,过后自会差人把药和账单一道拿过来。”

????朱子权紧紧抿着双唇,双手背在身后,“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

????“告辞。”

????齐玄英朝朱子权拱了拱手,也跟着急忙离去。

????“哎,等等。”朱子权又叫住她。

????锦绣转身,神色略有不耐。

????朱子权目光闪烁了会,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枚用豆绿色宫绦系着的玉佩来,递给她,“穆先生病情凶猛,身上银子也用得差不多了。这玉佩就暂时记在你那,到时候有了银子再过来赎回。”

????不止田大山睁大眼,一旁的何劲连忙道:“九爷,您这话就见外了……”

????朱子权微笑道:“子昂的好意朱某心领。我意已决,就不要再多言。”

????何劲仍然觉得不妥,但又顾及九爷面子,只好闭嘴。

????朱子权把玉佩递过去,锦绣看了眼,摇了摇头,“公子的玉佩贵重无比,小女子可不敢马虎,昨晚何大公子的玉佩小女子也是当着何府下人的面,让他仔细看了又看,毫发无损,这才让贵府的下人带回来的。”

????何劲连忙道:“玉佩并没有坏……”忽然他明白了过来,脸色倏地一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朱子权也听出了锦绣话中有话,气得咬牙,他当然明白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丫头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岂是那样的人?

????就算他的确对她不满,但也不会用如此卑劣的伎俩吧?

????“这两日我身上带的银钱又用得差不多了,暂时还无法支付现银,请先拿我的玉佩作抵,等我兑了银子再还回去,可好?”

????一旁的田大山睁大眼,不会吧,他昨天还听师爷说,九爷这回来金陵,各地方上的盐商们孝敬上来的钱可就不低于二十万两呀。

????“公子的玉佩价值连城,锦绣可不敢收。万一坏掉了,我可没法子赔的。”

????朱子权双眼一亮,“你知道我这玉佩的来历?”

????锦绣蹙眉,她又不是鉴赏行家,哪明白这玉佩的价值,不过瞧着玉体通体雪白,只是中间隐隐有龙形图案,估摸着这人不是龙子凤孙也是御赐的皇家之物。万一丢了,或是弄坏了,她十条命都不够抵。

????再来,这人如此爱惜颜面,这回却平白无故的拿玉佩来抵药钱,还当着众多人的面,怎么想就怎么古怪。

????她会接才有鬼,她又不是傻瓜。

????“公子一看就知非池中之物,想必所佩戴的饰品亦非凡品,故此,不敢任意收取。”

????朱子权气得把紧紧握紧了拳头,一时间不知该怪这丫头鼠目寸光,毫无眼力,还是该怪自己的自作多情,没由来的心烦意乱,一时气闷,却又怕当着属下的面失了往日的威严,只是冷声道:“你走吧。”

????盯着师徒二人的背影,田大山道:“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一个小女子,居然是个大夫。还收了个比她年纪还大的徒弟,真是怪事。”

????何劲想着那天晚上受到的排头,也一阵气苦不已,“就是,我也讷闷呢?她那弟子看起来也是二十出头吧,居然尊一个小姑娘为师,还毕恭毕敬的。真是怪哉。”

????朱子权默默地回到屋子里,一个丫环正侍候着穆少清喂药饭,问道:“先生头还晕吗?”

????穆少清笑道:“还有些晕,不过比起前些天又好太多了。”顿了下,他揉了揉头顶,赞叹道:“真想不到,这么一个小姑娘,居然有如此医术。当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朱子权微哼一声。

????何劲面色却有些难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