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世子威风-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6章 世子威风

淳汐澜2017-4-19 21:31:29Ctrl+D 收藏本站

????

????顾东临先是讪讪的,很快又宽了心,此人观察力甚强,当日也不过处了小半日便洞察了他的心思,能有此猜测也不为过。再来他对锦绣确实有着别样心思,也不否认,于是道:“让朱兄见笑了,实不相瞒,小弟如今还正在努力阶段。唉,若在平时候,小弟肯定还要与朱兄痛快畅饮一番。可如今非常时期,家母使人飞鸽传书过来,那袁大公子伤势才刚好转,如今袁二公子又出事了,伤势也颇重,要我赶紧送王大夫回去医治那袁二公子。”

????朱子权嗤笑一声,不屑道:“平原伯袁笠,虽说无甚作为,却也中规中矩,怎么这到了第三代,却是如此不济?”

????顾东临心下骇然,平原伯堂堂三等爵位,等闲人也不敢背地里这样说闲话的,而这从京里来的朱子权,不但说了,还是当着他的面毫无顾忌,要么这朱子权是狂傲目中无人,要不就是身份独特,不把三等爵位的平原伯放进眼里。

????仔细观察了这朱子权,眉宇间有种遮掩不住的傲气,但说话行事还是比较谦和的,想必应该是后者了。想到这里,顾东临说话收起眉宇间的漫不经心,“家家户户都有本难念的经,平原伯府的事儿,小弟可不敢指手画脚,只是袁家又出了事,小弟还得赶紧把锦绣送回去,若是耽搁了那袁二公子的病情,小弟可就罪过了。”于是告别朱子权,吩咐侍卫们,赶紧起程。

????盯着顾东临一行人离去的背影,朱子权摸着下巴,“看来,这世上的流言,从来都是以讹传讹。”

????朱棒槌恭敬地道:“九爷说的是。”顿了下,又道,“这谨阳侯世子虽然纨绔了些,骄纵了些,但还算是个知礼的。世家子弟,哪个没点脾气?想必外头的传言多有不实之处。”

????朱子权“唔”了声,忽然想到什么,“你说,这王锦绣也和顾东临一起?”

????朱棒槌眨眨眼,“这个,小的没瞧到呀。”

????金剑这时候却插嘴道:“禀九爷,王锦绣确实和顾东临一起的。昨晚属下还亲眼瞧到她。”

????朱棒槌脸黑了大半,恶狠狠地瞪了金剑。

????金剑却不甩他,而是木着张脸道:“与顾东临处得还不错。”

????朱子权重重“哎”了声,却没有说什么。

????官道上,顾东临一脸邀功地对锦绣地道:“刚才那庙宇里的人就是那个昔日被你救过的朱子权。哼,那家伙还是和以前一个样,拽得很。想来也是要去金陵的,日后碰到了他,可休要理会他。”

????锦绣虽然没有进那庙宇,但昨晚还是见到了些面善之人,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点头,“嗯,我知道该怎么做。”那男人叫什么来着?似乎那些属下都叫他九爷,这家伙给她的印像就是个被锦衣玉食供得久了,所以自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任何人都得对他卑躬屈膝。

????朱棒槌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主子陡然阴沉的脸色,恶狠狠地瞪了金剑一眼,然后又问:“九爷,可要追上去?”

????“不了。”也不过是片刻的不甘,朱子权很快就恢复了:“袁正芹真的被救活了?”

????朱棒槌微微眯着眼,“当时小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姓袁的连肠子都露了出来,理应是没救了,怎么还被救活了?想来那王锦绣果真有几分本事。”

????“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朱子权喃喃地道,“怪不得,奶娘总对我说,民间从来不缺奇人异士。”

????“公子,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是照原计划进行。”

????九爷一马当先,出了庙宇,翻身上马。后边朱棒槌随后跟上,却恶狠狠地瞪了金剑,低声道:“干嘛要提及王锦绣?”

????金剑道:“好让九爷死心。”

????“混蛋,你还嫌九爷讨厌女人讨厌得不够彻底吗?”

????金剑直了一会儿眼,然后反驳,“哪有,只是想刺激一下九爷罢了。”

????……

????顾东临一边策马一边来到锦绣的马车前,隔着窗帘对锦绣道:“……袁家二公子不知怎的,与人发生争执,把钟阁老的小儿子给打了。听说伤势颇重,钟阁老气四处找不到人医治,求到了我母亲那,要我催促着带你们赶紧回去,说不定那钟家小子还有救。”

????锦绣蹙起眉,“怎么又是袁家?”

????顾东临不屑地道:“可不是,那一家子尽是些欺男霸女的无耻之徒。这回可惨了,居然把钟阁老给得罪了。钟阁老虽说因为母亲去世回来替母守孝,但人家堂堂阁老,朝中门生遍布,一呼百诺,就算因守孝远离朝堂,但在朝中依然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这袁家居然把钟阁老给得罪了,呵呵,自有袁家的好果子吃。”

????锦绣对袁家也没什么好感,单说那袁正芹纵马踩伤了锦玉,居然不闻不问,虽说后来平原伯府让人给了赔偿,但袁家人却暗地里使绊子欺负她,这种阴损寡恩之人,死了倒也干净。

????“那钟阁老,是不是住在马家胡同里?兄长被人称作钟员外的那个?”

????顾东临讶异地望她一眼,“你还知道钟员外呀?对,就是此人。钟阁老身兼吏部尚书及翰林院的首辅,桃李满天下,在仕林中清誉良好。此番因守孝回到金陵,也是门庭若门,声威不减,偏偏袁家那不长眼的居然老虎嘴里拨牙。这下子,袁家可有的受了。”

????平原伯府虽然是超越朝中一品大员的世袭勋贵,可一旦离了朝堂,手中没了权势,便成了空有爵位的贵而不尊的人物。而天子脚下的朝臣,反而是实权在手的人物,像平原伯府这种远离朝政,又远离天子的地方勋贵,为了不失天子的宠信,反而还得巴结朝臣,若是得罪了这些朝臣,给小鞋穿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钟阁老虽说如今守孝在身,不再干涉朝政,但写上几篇谏书,弹勋几个人,也是不在话下。顾东临虽说平时候任性妄为了些,但父亲一直教导他,不可轻易得罪朝臣,也给他分析过得罪朝臣的几处下场,所以格外清楚,袁家惹上钟阁老,若是钟阁老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袁家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锦绣才不关心袁家会怎样被报复,她只知道的是,这钟阁老掌管吏部,又是首辅,还门生遍天下,上回见到他,给她的印像还算不错,能在四旬的年纪就做到首辅的位置,在朝中还有较高声望,不说学问怎样,至少也有一套为人处事原则,这样的人,可是个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物呢。

????顾东临又道:“那钟阁老的长子今年二十岁,已是甲子年的进士,听说进了吏部任给事中,次子十三岁,刚过了童试,家里请了教习,听说很是聪明,钟阁老极是看重,如今被袁家二公子给打了,还特意让我娘飞鸽传书与我召你和齐大夫回去就诊,想必伤势比较严重,锦绣,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治好了钟阁老的儿子,不说你的名气,至少你将是钟家的大恩人,以后靠上钟家,路子也就宽得多。若是治不好,钟阁老更会恨透了袁家。袁家那样对你,被钟阁老整垮也不算冤枉他。”

????锦绣白他一眼,沉声道:“我是大夫,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

????锦绣两世为人,哪会想不明白这里头的名堂,身为医者,当然得尽力医治,哪能为一已之私而置病人不顾?就算她恨透了袁家,也不能拿钟家小公子的性命开玩笑。

????顾东临笑了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不管如何,一定要把钟二公子给救回来。至于袁家,哼,咱们再想别的法子,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

????锦绣蹙眉,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变得如此亲近了?

????顾东临还在那儿叽叽喳喳地说着怎样整台袁家的话,锦绣不耐烦地道:“闭嘴,让我清静一下行不行?”

????外头立马噤了音。

????弄潮很是同情地望着自家公子,不过很是聪明地慢慢放慢了些速度,不敢凑上去,生怕这时候自家公子因当众失了面子而迁怒于他。

????……

????官道虽然宽敞,但一群骑士在前头奔驰,后边的人想要超过去,也是有些难度的。再加上一直掇在顾东临等人身后,灰尘倒是吃了不少,朱子权恶狠狠地咒了两声,干脆勒了缰绳,等顾东临一行人走得远了,这才继续打马前行。

????金陵繁华,经济活越,以至于来往车辆也较多。官道也修得较宽敞,两排马车插身只要稍稍注意些便能通过,但,偏偏有权有势的人总爱自恃身份,不愿与别人方便。

????这不,前方出驶来一群人,为首的一辆湖绿帷帐平顶马车,车夫是个年约四旬的汉子,一边甩着马鞭一边渐渐拉了疆绳,见着顾东临一行人并不让路,便叫道:“诸位,出门在外,行个方便,可否让让道?”

????顾东临身为侯府世子,出于安全考虑,并没有骑到最前面,为首的侍卫扯高气扬地喝道:“吠,谨阳侯府你们也敢拦?不想活命了是不?还不速速让道。否则我家世子定夷平你这破车子。”

????那车夫一听吓了一跳,他也是地道的金陵人士,对谨阳侯世子顾东临的威名早有耳闻,知道连声道:“原来是谨阳侯府的马车,这位大人莫要动怒,小的这便让,这便让。”

????官道虽然宽敞,但顾家的马车却是比较宽大,足足六尺半宽的车身,而对面的马车也是同样的宽度,而这儿偏偏地势偏高,一边是水沟,一边是人多高的土坎,只要两方相互小心些,还是能够通过的。

????车夫自恃侯府威势,不愿把马车往里头移动半分,反而昂着头对那车夫喊道:“无法过,你们再朝旁边让让。”

????那车夫苦着脸,拱着手道:“这位大哥,我这儿真的无法再相让了……要不,你们再行行好,再往里头移一点点儿……”

????顾东临大怒,一鞭子就挥了过去,“岂有此理,小爷堂堂谨阳侯世子,一向是别人让我的份,从来没有我让别人的,你个刁民,胆子倒不小,胆敢要小爷给你让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又一鞭甩了过去,把那车夫打得哆哆嗦嗦地滚落地面,摔得七晕八素。

????那车夫顾不得疼痛,一骨禄爬起来,又是磕头又是求绕的。

????顾东临面有得色,忍不住转头向后望去,想让锦绣看看他的世子威风。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