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离开-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65章 离开

淳汐澜2017-4-19 21:31:18Ctrl+D 收藏本站

????

????赵夫人却连忙从里头出来,她比女儿多了一份考量,这王锦绣不管是否真有几分医术,但顾侯爷确实很礼遇她是事实,不但亲自买了丫环服侍,还让人给她裁衣服,甚至吃饭也是去外头酒楼里订餐,不管顾世子对她究竟有几分真,但顾侯爷都这么礼遇她是事实,她受顾侯爷所托好生安排照顾王锦绣,如今却让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了伤,这要如何向顾侯爷交差?

????赵夫人总算想到这一层厉害,可惜她明白得太迟了,外头的人听到冬暖的叫声后,已冲了进来,为首的人居然是顾东临。

????这儿可是赵夫人的卧室,平时候除了赵知县外,并无任何外男进入。而顾东临却不管不顾地冲了进来,赵夫人吓得惊叫一声,正想着往屏风后面躲去。却又想到屋子里这么多人,这顾东临擅闯知县夫人卧房,可是大为失礼的事,就算他贵为侯府世子,也经不起世俗的问责,于是又理直气壮地道:“世子,您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怎可擅闯妾身卧房?”

????成东临哪去理会她,抱着锦绣就往外冲去,边走边喊,“都死人呀,还不快去把齐大夫叫来。”

????锦绣原本只想来个苦肉计的,好迫使顾炎给赵知县施加压力惩罚这对脑残母女,所以这才顺着赵明珠的力道撞上柜子,哪知顾东临居然就那样堂而皇之地冲了进来,再被他这么众目睽睽之下这么一抱,她还要不要做人呀,于是使劲地挣扎着,“放我下来,我没事的。”

????锦绣挣扎得太厉害了,顾东临没法,只得把她放了下来,锦绣一边摸着额头,一边怒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怎可如此猛浪坏我清誉?”

????顾东临叫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顾那些虚礼,你有没有怎样,快让齐大夫瞧瞧。”他见锦绣额头撞了一个大包,看着还有血丝浸出,这在锦绣白皙的脸上看起来格外渗人,不由急了,连忙道:“好端端的怎么撞成这样了?是谁干的?”

????冬暖连忙添油加醋地说了是赵明珠干的。再加上赵明珠刻意刁难锦绣的事儿一股脑地说了,顾东临脸色铁青,勃然大怒,狭长的细眸迸射出森森的冷意,咬牙骂道:“腌赞妇人,不得好死。”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锦绣也就见好就收,回到自己屋子里,回到小院子里,拿了外创药来让冬暖给她上药。

????冬暖一边给她小心上药一边忿忿地道:“姑娘,那赵夫人母女怎么好端端的总爱针对您?”

????锦绣在心里冷哼一声,但面上却轻描淡写地道:“你没到我身边之前,赵夫人和赵小姐便过来问我,顾世子可否娶亲。”锦绣微微蹙了眉,一脸自责,“也该怪我,觉得赵姑娘太过唐突了,有违女子妇德,便劝解了她两句,大概就惹得赵夫人不快吧。”

????冬暖先是不解,“顾世子是否娶亲,与赵夫人何关?难不成,她还想把赵姑娘嫁给世子不成?”过了会,她又睁大眼,“难不成,赵小姐想嫁给顾世子?”

????锦绣淡淡地道:“赵姑娘虽然行事跋扈了些,可总归是未出阁的官家小姐,咱们也不能因私人恩怨就坏人家名节。”她看了冬暖一眼,轻道:“虽然气忿赵小姐的作为,可同为女子,我也知道名节对女子的重要。赵小姐与顾世子的事,你千万得守口如瓶。”

????赵明珠看上了顾世子,所以撺缀着赵夫人跑来与王姑娘打探消息,而王姑娘觉得赵小姐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居然明张目胆打探外男,有违妇德,与是劝解了两句,就这样得罪了赵夫人母女。冬暖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对赵夫人母女越发鄙夷,越发觉得王姑娘品性高洁。

????当天晚上,冬暖服侍了锦绣睡下后,便被一个小丫头叫了去,说是顾侯爷有事要问她。

????……

????翌日,锦绣起床后,冬暖进来服侍,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道:“姑娘,昨晚侯爷和世子商议过了,侯爷身上的伤也已大好,太湖的战事也大至结束,只余下安抚百姓,处置被俘虏来的水寇,侯爷还得过段日子才能起程回,这回仍是世子护送您和齐大夫一道回金陵。世子要婢子给您收拾收拾。”

????锦绣并不意外,随口问道:“今日什么时候起程?”

????“世子说了,一切以姑娘方便为方主。”

????锦绣点头,望着镜子里,冬暖正拿了一枚象牙白玉兰珠花插于发间,问:“这珠花是打哪来的?”

????冬暖轻声回答:“是灶上的胡婆子买来孝敬姑娘您的。”她望着锦绣,生怕她不相信似的,“姑娘忘了,前儿个姑娘免费给胡婆子的儿子看病,还给胡婆子做了火罐,这胡婆子出于感激,特意去外头买了些礼物送给姑娘。”

????虽然锦绣不识好货,但这珠花看起来也不是普通人就能佩戴得起的,用蜜蜡制作,中间镶了一颗南珠,光这南珠就能值些银钱了。区区一个灶上的婆子,如何能买得起?

????“那她怎么选这种颜色?”

????冬暖滞了一会,才小声道:“那婆子是个有眼力的,不知打哪听来的说姑娘正在守孝期间,所以才买了这个颜色的。姑娘,就算要守孝,可总也得戴点首饰在头上呀?不然多寒碜呀?您说是不是?”

????锦绣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算了,既然冬暖说是胡妈妈送的,就当作是吧,实在没必要再纠结这些小事儿。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冬暖服侍锦绣吃饭的杯碗声响,吃得差不多后,冬暖这才觑了锦绣一眼,轻声道:“姑娘,昨晚赵夫人那,可是闹腾得惨了。”

????其实,昨晚那边的动静,锦绣也是听到了的,不过她可是有格调有气度的女子,才不会学那三姑六婆跑去打听墙角呢,于是翻了身,继续睡觉。

????她被顾东临千里迢迢地捉来给他老子看病,如今她还受了委屈,顾炎总要给她个交代才成。“哦,究竟怎么回事?”

????冬暖一脸的幸灾乐祸,“昨晚侯爷召见了赵大人,也不知与赵大人说了什么,出来的时候,赵大人走路都是虚的。赵大人去了后院,过了没多久,赵夫人的院子里便听说赵大人给了赵夫人几巴掌,把赵夫人给打晕过去了。赵小姐也被赵大人狠狠教训了。今儿一大早,听说赵大人就把赵小姐送回陕西临潼老家去了。说要请赵老太太作主,给赵小姐安排婚事。”

????锦绣“哦”了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冬暖还有一肚子话要说,但见锦绣这般冷淡,也不好再继续往下说,又转移了话题,“姑娘,今早赵大人还差了位体面的妈妈过来,说要给姑娘陪罪,还送了好些礼物过来,因为那时姑娘还没起来,我便回绝了她,让她迟会儿再过来。想必她也快来了吧。姑娘可是要见她?”

????锦绣想了想,说:“也好,等会子那人过来你就替我收了吧。我就不出面了。”那赵夫人母女脑残,连累赵大人跟着受牵累,心里甭提有多恼恨。如今差人来给她赔罪,一来也是给她陪罪,二来嘛,也是做给顾炎看的。她与这赵夫人无冤无仇的,如今这对母女也受了惩罚,她也得见好就收。收了赵知县的赔罪礼物,也是变相地告诉顾炎,对于赵夫人母女的所作所为,她并没放心上。而他替她作的主出的头,她也心领了。

????……

????临走之际,锦绣又细细交代那个卢侍卫,让他在二十天后,开始试着做复健,把一整套动作交给他后,反复叮嘱道:“……做复健确实会很痛的,但为了早已康复,也必须打起精神忍痛做,否则时日一久,你这只手就再也伸不直了。切记,一定要按着我的照做,千万别怕疼。”

????那卢侍卫点头,一脸的感激之意,“姑娘,您的大恩大德,卢某没齿难忘。”末了,又红着脸塞了个红木长小盒子给她,小声道:“这是再下的一点儿心意,还望笑纳。”

????锦绣愕然,虽然不明白这里头装的是什么,但这小盒子做工精致,一看就是女儿家惯用的东西,并且价格也不便宜,虽说她是免费给她做手术,但相信回到金陵,顾家肯定不会吝啬这些报酬,这些人虽说做顾炎的贴身侍卫报酬颇高,但随时随地都会送掉性命,她又怎好收他用生命换来的礼物呢?

????锦绣婉拒了他,嘱咐他好生养伤,千万记得要坚持不懈做复健,不能马虎,不能偷懒,更不能怕痛。

????卢侍卫强行把那红木盒子递给她,红着脸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务心收下。”他搔搔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一个大老粗,也不知该买些什么,只想着姑娘是女儿家,便按着那掌拒的推荐,买些了盒胭脂回来,姑娘,您一定要收下。否则,放到我这儿,也是白白浪费了。”

????胭脂?那就更不能收下了。可江侍卫一脸的紧张与不安,锦绣又心软了,算了,他确实是个大老粗,未必会想到另一层意思,只不过是感谢她给他接好手筋而已。

????“既是你给我的报酬,那我便收下了。”锦绣笑眯眯地道,“我倒是衷心希望,这一辈子只收你这么一次礼物。”

????卢侍卫先是黯然,再来又是感动,又是一叠声的感谢。

????而那名因脑部受伤视力受损的侍卫,齐大夫施针与药物双管齐下,几天过去,居然真的恢复视力了。

????锦绣来的时候除了一个药箱外,什么都没有带,但这回回去,林林种种的物品居然载了一马车,望着齐大夫马车里那两个不大的小包袱,锦绣忽然感到汗颜起来。

????顾东临一身宝蓝色茧绸箭袖劲装打扮,头上只挽了个髻,脚蹬黑色软底靴皮靴,太湖初冬的天气还不算太冷,他身上只披了件薄薄的玄黑披风,上头略略绣了一只苍鹰。腰上还佩着把三尺长的剑。

????当锦绣主仆大包小包拧着物品出来时,他抢先一步上前,接过锦绣手上的包袱和药箱,一股脑地放到豆绿色鲛纹纱窗帘的马车里,前后殷勤至极地照顾着,“你头上还有伤,不能长徒颠波,我特意让人在车子里铺了张床。”

????车箱内布置舒坦,镏铜莲花纹路的火炉子放在角落里、小巧的四方磁石几子,靠窗的一边是三尺宽的小床,上头铺了厚厚的毛毯及折叠齐整的锦绸被及一个枕头,床底下则摆放着茶壶马桶等物,另一边则是一尺宽的长凳子,上头也铺了厚厚的垫子,而锦绣和冬暖的包裹则一脑堆放到角落里,行李虽多,但冬暖很会摆放,车内倒也宽蔽,并不显拥齐,果然是既能坐又能睡,布置还算周到。

????锦绣对这人的怨恨少了些许,没什么话言话语的就上了车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