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救治-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56章 救治

淳汐澜2017-4-19 21:25:7Ctrl+D 收藏本站

????

????顾东临见她软化,心下松了口气,这时候他也实在耽搁不起,连连催促锦绣赶紧上路。顾东临一行都是坐骑,锦绣又不会骑马,望着比她还要高的马儿,心生畏惧。

????顾东临对跟上来的齐大夫说:“后边去。”对身边一侍卫道:“你和齐大夫共乘一骑。”然后双眼贼亮贼亮地对锦绣伸手,“上来。”

????锦绣怒道:“男女授受不亲。”她抛头露面开堂坐诊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若再大庭广众之下与男子共乘一骑,她还要不要做人呀?

????顾东临搔搔头,想了想,只得让锦绣乘坐侯府的马车。锦绣想着身为医者,也当做到有始有终,便对顾东临说:“袁大公子伤势沉重,这两日可还离不得我,我得再给他做些交代,开几贴药才成。”

????顾东临不耐道:“他不是已经清醒了么?伤口不是也已缝好了么?你只需把话说给半斤或八两,让他们把药准备好送过去就成了。”

????锦绣沉吟了一会,便叫来八两,细细交代了一番,“等会子你照我的药方给袁大公子送药过去,一连吃六天。一日三次,不得间断。另外,明日里你让袁大公子必须起床走动,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拉次大便。若是大小便正常,能吃东西,便无大碍,让他好生将养,勤吃药。”

????又把店铺里的事交给张大婶子和八两照看后,锦绣这才坐在侯府的马车,一路直奔太湖。

????金陵离太湖走官道约有400公里路,快马急疾驰一天一夜便能抵达。但锦绣身为女子,又不会骑马,也只能乘坐马车,尽管三匹千里挑一的良驹甩开了马蹄狂奔,但这种疾风般的速度,再是竖实的马车也承受不住,更何况,官道上有些道路还不平整。虽说马车内很是宽敞,垫有厚厚的棉絮和软垫,但这种速度飞驶,在没有弹簧的前提下,锦绣腰都快要被抖断了。

????赶了半日路,锦绣青白着脸对顾东临道:“我受不了了,照这种速度,我这条小命也给报销了。”

????顾东临急得团团转,瞪着眼,锦绣的状况确实不好,脸色青白,神情萎顿,料想坐马车也是件辛苦事,他很想把她抓到马背上,与他共乘一骑,但又怕锦绣对他恨上加恨,正急得团团转时,锦绣忽然双眼一亮,想了个折衷的法子,“要不这样吧,你们既然有飞鸽传书,让他们暂且按着我的药方先熬了药给顾侯爷吃下。”

????锦绣冥思苦想了一会,拿起笔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一串药单,顾侯爷身中严重外伤,一直晕迷不醒,想必已是发生严重感染,必须得加消炎和抗病毒药物。另外,伤势严重,估计失血过多,又重度晕迷,还得加上几味造血药物及抗休克的中药。在清理伤口时,肯定会钻心疼痛,但这是没办法的事,痛总比没有痛楚好。写了药单后,又在下头中规中矩地写上注意事项,递给齐大夫。

????齐大夫看了药单,这药物里头加有治疗外伤的药物,也有抗神志闷乱药物,但又有几味药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锦绣能把袁大公子从死神手头拉回来,想必自有过人之处,暗地把这些药名记下来后,再交给顾东临。

????顾东临把字条绑在鸽子上,鸽子飞走后,对着天空清吁口气,问锦绣,“你开的这些药方,真能管用吗?”

????锦绣耸耸肩,“能否管用我也不敢保证。这严重外伤,稍不注意就会发生感染。顾侯爷如今重度晕迷,应该是伤口没有处理好,发生溃烂腐败,引发严重感染。我开的药物里头,有抗感染药物和抗生药物,再加上人参、甘草、附子、桂心益气温阳以扶正,川芎、芍药调气血,有助正气恢复,想必能给顾侯爷再继上一口命。”拜张家村人爱狩猎又民风骠悍所赐,那些猎人被动物所伤都来找她,与人打架被砍得淹淹一息,虽然早些年也医死了些人,但后来又用动物作实验,渐渐摸索着,也找出了治疗外伤的最有效的法子。

????“治疗外伤有诸多不确定因素,顾侯爷伤势沉重,我按着我以往的经验推断,若能及时医治,有五成的把握。但如今延误了最佳治疗时辰,我确实没有把握。”她盯着顾东临黯然的神色,又凛然道:“身为医者,是没有选择病人的权利,我只能全力以赴,既然顾世子找上了我,不管是否能够治好,我也得拼命全力试上一试。”

????一旁的齐大夫听着锦绣的话,心里一动,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这个小姑娘,明明只及自己肩膀,可全身上下,却散发着无穷的力量,让他肃然起敬。

????顾东临呆呆地望着锦绣,因为半天的疾驶,锦绣脸色并不是很好,头发也弄得乱七八糟,却并不掩饰她天生丽质的容貌,清秀端丽的面容,紧紧抿着的唇,坚定的眼神,无不让他心中怦怦作跳,一种叫紧张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低声道:“我知道你的为人和品性,我相信,你定能治好我父亲。”

????锦绣冷声反问:“万一治不好呢?”

????顾东临沉默了会,咬牙:“不会的,我爹爹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顿了下,他又苦笑道:“就算真到了那一步,我也不会怪罪你的。”

????锦绣冷冷盯着他,回想着这家伙以往的恶形恶状及嚣张跋扈的嘴脸,再瞧着现在低声下气,隐藏在平静面容下的惶恐担忧……她收回目光,沉淀了所有心思,淡道:“还是继续赶路吧。”

????……

????马车速度比不得坐驾,尽最快的速度,在一天一夜后抵达太湖,顾侯爷被安置在知县衙门里,锦绣在车上稍作了形像整理,虚晃着步子,被直接迎到谨阳侯顾炎的居处。

????听说金陵来了着名的外伤大夫,一直在此候着的本地大夫纷纷激动不已,来到院门口迎接着金陵来的名医。

????当中一人年约十七八岁,面如冠玉,却又神色焦急,并不理会这群大夫,飞奔进屋子里,扑到床前对着正晕迷不醒的人哭喊道:“爹……”

????原来这就是谨阳侯的世子,大夫们不感兴趣地转了头,又望向来到床前的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者,手上提着个药箱,想必这位便是金陵来的名医了。

????只是,这个小姑娘也跟进来做什么?她手上也提着个药箱,难道,她就是这位名医的徒弟不成?

????顾东临止住了哭泣,起身,对齐大夫道:“大夫,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爹。”

????齐大夫道:“世子,老夫一定尽力而为。”他放下药箱,开始给顾炎把脉,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而锦绣则对屋子里的人道:“屋子里好大一股味道,多开几扇门窗,通风透气。”

????锦绣一介女流之辈,放在平时候,肯定不会有人听她的话,但人家可是齐大夫的徒弟,于是众人赶紧照办。

????锦绣又问一名大夫,“顾侯爷伤在哪?有多重?”

????“顾侯爷左肩中了一刀,伤口很深,几近见骨,肚腹处中了一箭,所幸伤口并不深。最严重的还是胸前那一刀,又深又长,这才是致命的关健。另外,大腿也有多处刀伤,都是几乎见骨。”

????锦绣眉头紧皱,这些伤势,再严重只要不伤在关健外,放在现代也是有办法医治的,但这是古代呀,唉,该死的古代!

????另一名大夫道:“前日,照着齐大夫开的药单,给顾侯爷喂了下去,也照样清理了伤口,顾侯爷略有好转,但仍是晕迷不醒。老朽学艺不精,惭愧,惭愧,齐大夫可有妙药?”

????锦绣问齐大夫,“齐大夫,怎样了?”

????齐大夫又检查了顾炎身的伤口,“伤口化浓,溃烂……侯爷又晕迷不醒,脉相沉滞微弱,救治希望渺小。锦绣大夫,你可有更好的法子?”

????锦绣也检查了伤口,又探了脉,又捏了嘴巴,神情严肃,“顾侯爷身上的伤已得到妥善处置,但因伤口创面大,又深,普通外治之物恐怕不大行。我想,还得由齐大夫的还丹露最好。齐大夫,你的还丹露可带来了?”

????齐大夫连忙道;“带来了,带来了。我这便拿来上药。”

????锦绣点头,“顾侯爷这身上的伤口,并没有清理干净,以至于发浓溃烂,齐大夫是治外伤已有丰富经验,伤者的外伤就由齐大夫负责好了。”又探了顾炎的鼻息,皱眉,“呼呼很是微弱,嘴巴捏不开,来不及了,我先施针,稳住他的气息。”锦绣戴上口罩,飞快地拿出银针,予针百会、颊车、曲池、内关、阳陵泉、委中、四关、针到之处,齐大夫再次把脉,似乎脉相略有缓解,针毕,脉相又变得平稳。不由对锦绣佩服得五体投地。也暗自记下这些穴位。施完针后,锦绣又对一旁的人喝道:“立即准备……”她犹豫了会,对一名大夫道:“让人准备曼陀罗花一升,生草乌、全当归、香白芷、川芎各四钱,炒南星一钱。”

????那名大夫呆了呆,这才道:“这,这是什么?”

????锦绣点头,“麻沸散。先煎在那,备好。”也顾不得理会齐如月一脸的惊骇与激动,又仔细检查了伤口,蹙眉,想了半天,又问:“那天飞鸽传书的方子呢?丢掉没?”

????众人见齐大夫一直不语,而这个小姑娘却一直发号施令,齐大夫却由着她,心里有些奇怪,但锦绣问话又不得不答,于是有名大夫回道:“按着方子抓药给侯爷服了。侯爷确实有所好转。只是仍是一直晕迷不醒,总是反复高烧。刚才老朽才又给他另行煎了药仍然没有退烧。”

????------题外话------

????很遗憾,上架的章节还没到高氵朝,但很快就会有小高氵朝了,亲们一定要坚持住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