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救治-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7章 救治

淳汐澜2017-4-19 21:21:53Ctrl+D 收藏本站

????

????那丫头见徐子煜也没吱声,不得不打了水来,锦绣捏着病人的下巴,把水装进茶壶里灌了下去,再掐他的喉咙,把沈无夜呛得连咳了几声嗽。锦绣组止了那大丫头想上前揉胸口的动作,说:“这咳嗽有空音,料是痰音较重了。”紧接着,又从药箱里掏出一张纸来,让丫头把病人的衣裳拉开,露出肚脐眼,把纸贴到肚脐眼上。这才开始给病人把脉。

????徐子煜瞧着锦绣给沈无夜把了半天的脉,没有说话,脸色开始疑重起来,有些紧张,连忙问:“如何?大夫?”

????锦绣说:“是肺炎。有多久了?”

????虽然不明白什么叫肺炎,但与肺字有关的都算得上是绝症,徐子煜压抑着心头的沉重与紧张,道:“从生病到现在,大概已有二十天左右了。刚开始只是咳嗽,后来便有些发烧,吃了好些药,请了好些大夫都没用,如今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后来便成这样了。”

????锦绣点头,又捏开沈无夜的嘴巴,看了看舌头,又看了看他的食指与拇指,最后又吩咐一旁侍立的丫头把沈无夜的衣服解开。

????尽管不解其意,那名大丫头仍是上前亲自把沈无夜那乳白色绫衣解开,露出光裸的胸膛。

????锦绣起身,趴到沈无夜胸前,仔细听着肺部传来的声响,对于耳边那些倒抽气的声响及惊骇目光视而不见。这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她这么做确实有些过了,但谁叫这时代没有听诊器,没有CT之类先进的仪器?想要辩别肺炎的种类,也只能如此。

????左右两边肺部都听了遍后,锦绣已能勉强确诊病因,但为了保险起见,又让人把沈无夜翻转来,又开始听背部,过了好一会,她才直起身来。

????徐子煜连忙问:“怎么样了?是否还有救?”

????“有些复杂。”锦绣如实照说。

????徐子煜双眸再一次黯淡下来,屋子里的丫头小厮也神情悲戚,可以想像自己接下来会有的下场了。

????锦绣又道:“不过,也不是无药可医。”古代肺炎也算是重病了,稍微弄不好,就只有死路一条,不是古代医术落后,而是肺炎也有多种,这时代没有其他辅助类仪器,光凭把脉,也是瞧不出什么病症,也只能凭感觉开药,运气好的,也能药到病除,运气不好的,没能够对症下药,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锦绣前一世是全科医师,虽然没有学成名动一方的名医,倒也各项专精,临床经验还算丰富,再来又肯钻研,应付普通的病症还不算吃力。但那是靠有先进的仪器及各类抗生素的功用。

????如今重生在古代,在没了这些辅助工具及这些先进药物,凭借的也不过是过硬的医术,及对症下药。

????锦绣也很少遇上这类肺炎病患,以前倒也治愈过几例,所以对于这类病症,还不算特别惊慌,不过身为医者,容不得有丝毫马虎,话言话语也只能说到一半。

????徐子煜见锦绣不若其他大夫一样,把了脉问了病情后,就说无法再医治,让人准备后事,双眼微微亮了起来,“你有把握治好我表弟?”

????锦绣道:“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想了想,这种肺炎在古代确实凶猛,但在现代也只是小儿科罢了。但身为医者,也不能把话说得太死了。并且肺炎并发症较多,光靠中药治疗,风险也确实较大,于是改口道:“七成的把握是有的。不过,你们必须得按我的吩行事。”

????徐子煜双眼亮了起来,“真的?”但见还不到自己胸膛的锦绣,又有些犹豫,“你真的,有把握治好我表弟?”

????锦绣淡道:“尽力而为吧。我先开药,你们按照我的吩咐行事。”在小厮道上来的纸上拿着毛笔写了一长患的药单,然后交给小厮,“拿去药店里按着我的上头的单子抓药,拿回来后放进大锅里加两担水熬,用大火熬上半个时辰。快去。”

????那小厮去了后,锦绣又从药箱里拿出一排排银针,“病人肺上有许多痰,若是不及时排出来,就会影响呼吸,进而有窒息的危险。你们把病人抚起来,我给他扎几针,输通经络。把多余的痰排出去。”

????两个小厮连忙把沈无夜扶起来,徐子煜紧紧盯着锦绣的运作,只见锦绣从药箱里拿出来一个瓶子,蘸了些液体在手上,然后用一手指在其少商、耳尖、定喘、四缝穴位处,揉按至局部发红、发热后,又蘸了酒消毒后,再用左手拇食二指将穴位处肌肉捏起,右手持小号三棱针利用腕力快速、准确点刺一下随即出针。接着揉捏着针刺四周向其中心处挤压令出血各3滴,素髎穴如前法用毫针点刺并放血3滴。最后再蘸了针刺处,再撒敷些不知名的白粉。

????紧接着,锦绣又让人吩咐取细小的小艾条叶,用火点燃后把针烧热,再刺进穴位里,如此反复施针挤压,一刻钟后,又针刺鼻尖、背部、双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及小指四指掌面的第一与第二关节横纹中央露白处各施了针,紧接着,又在人中,大敦、百会穴施针后,又会蘸些不知名的液体,然后挤压出三滴鲜血,等把所有的针施完后。沈无夜身上也开始冒出些许细汗,锦绣摸了他的额头,“退烧了。赶紧拿毛巾来擦掉。”徐子煜摸了沈无夜的额头,果然退烧了,又见锦绣从容不迫地进行着施针,一直紧张的心,这才渐渐放落下来。

????等把所有的针施完后,锦绣才发现,不知何时屋子里已掌了灯。婴儿手臂粗的烛火被几名丫头拿到手中,把屋内照得通亮。

????等把所有的针都施完后,锦绣也累得额头冒出细细的热汗,沈无夜也醒转了来,仍是咳得较凶,他望着一脸憔悴的徐子煜,苦笑一声,“表哥,都要怪我,连累你了。”

????徐子煜连忙道:“无夜,千万别这么说,若不是我,你如何会病得这般严重?不过你放心,有……”他看向锦绣,还一直不知道她姓名。

????锦绣说:“我姓王,字锦绣。”

????徐子煜道:“有这位王大夫在,你不会有事的。”

????沈无夜望向锦绣,脸上带着浓浓的愕然,“你,你是大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