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救了个陌生少年-锦绣医缘 bet356下载在哪里下载_bet356 如何入进_bet356游戏网

锦绣医缘

第1章 救了个陌生少年

淳汐澜2017-4-19 21:21:2Ctrl+D 收藏本站

????

????夕阳西斜,天边晚霞如被刺破了的汁液,浓浓地宣染着金红色的光晕,在在浓密的山间里,撒下奇色异景。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身穿短打粗布衣裳,手上提着一个小包裹,及一个竹篮子,正轻快地往山上奔去。

????三月里虽说天气还较阴冷,但小男孩跑了十几里地下来,手上又久提着物品,额上已见薄汗,依男孩这样的年纪与体质,应该是累到极至,但他却不显疲劳似的,脚下生风,从官道上拐进一羊肠小道,接下来的道路越发偏僻,但小男孩似乎熟门熟路,翻过了两座山头,跨过小溪,不远处影影出现一处茅草屋,抹了额上的汗,脸上露出兴奋的色彩。

????茅草屋渐渐近了,熟悉的半人高的篱笆脚下,晒着好些山草药材,小男孩冲进茅屋,边奔边叫,“姐,我回来了。有大好消息。”兴冲冲地进了进去,发现自己的姐姐正蹲地上,不知在干些什么,“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小声些,别吵醒了病人。”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斜里杀出来,手上还端着个木盆,盆子里是一盆浓浓的血水,“拿出去倒了。”

????小男孩看了这血水,吓了一大跳,又看了看躺在草席上那个用冷淡的眸子盯自己的少年,又见这人脸上全是擦伤,神情萎顿,头发凌乱,估计是受伤了,但这人却一点病人的自觉都没有,反而高傲至极地盯着自己。

????光凭第一眼,王锦玉就讨厌起这家伙来了,瞪了那少年一眼,端了血水出去倒了回来,又折回屋子里,“姐,这人怎么了?要死了吗?”

????少年恶狠狠地瞪过去,敢诅咒我?活得不耐烦了是不?

????“受伤了,从前边溪水边捡回来的。”王锦绣回答,“大呼小叫的,城里头又发生了什么大喜事?”

????王锦玉道:“嘿嘿,当然是大喜事呀,姐,你知道吗?那谨阳侯世子顾东临听说今儿个去狩猎,被仇家寻上,哈哈,姐,你说是不是大喜事?”

????王锦绣吃了一惊,停下手头的动作,“那混蛋被仇家给杀了?”

????“嗯,八九不离十了。”锦玉高兴得手舞足蹈,“姐,这个祸害死了,咱们总算不必东躲西藏了。”想着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姐弟过着比野人好不到哪儿去的日子,就一肚子火,“那混蛋死的好,死的好,老天有眼,哈哈……”

????王锦绣拿了木盆开始淘米,闻言也忍不住道:“那人真的死了?”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听说这败类去狩猪,在路上遇上仇家,身边的护卫死的死,伤的伤,而那家伙好像也被砍了一刀,纵马给逃了。不过,我想那家伙一向娇生惯养的,哪受得住那一刀,应该活不成了。”想着那顾东临昔日的恶形恶状,又咬牙切齿地道:“那该死的姓顾的,害得咱们好苦,可惜我却不能替爹爹报仇,手刃仇人。哼,不过他若是落到我手里,我一定要把他整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一阵轻咳声响来,王锦玉瞪向声音来源,只见这少年蓬头苟面,脸上有着好多道擦伤,身上衣裳也滚着烂泥和血迹,看着好不狼狈,不由露出嫌恶的表情,对姐姐说:“姐,你忒好心了,咱们现在养活自己都成问题,还有空拯救别人。”

????王锦绣道:“身为医者,救死扶伤本是天职。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她今早上山采药回来,在一处溪水边发现了此人,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腰侧,一手捂着胸口,正惊讶又惊恐地望着自己。当时她也瞧出这人伤势较重,尽管心中不情愿,但身为医者,也不能当真见死不救。

????王锦玉又瞪了这少年一眼,那少年似乎有些心虚,不敢与他直视。

????看这人穿的破破烂烂,偏还摆出一副高傲至极的模样,现在又露出心虚的表情,看来是襄中羞涩,估计这回又白忙活一场了,王锦玉心头冷哼一声,又对姐姐道:“那顾东临听说现在下落不明,又身受重伤,此人一向娇养惯了,估计离了侯府的家丁,便是废人一个了。真希望侯府的人找不到他,就让他死在外头好了。”

????那受伤的少年又怒瞪着他,但王锦玉只顾着高兴,压根没有注意到他。

????王锦绣也觉得这少年反应忒奇怪了,不过因为高兴,所以也没怎么注意他,只是跟着笑道,“这人受了伤,肯定要找大夫的,但愿被他找到的那些大夫都是庸医。”虽说大庆朝医辽水平已大有进步,但金陵城里的医辽条件也相对落后不少,那顾东临虽是侯府世子,娇生惯养不说,伤口一旦处理不慎,便会要人命。

????男孩跺脚,“姐,我听人讲,侯府也正派人四处找那败类的下落,赏金已高达一千两银子。如今已过去了两天,仍是没有动静,所以呀,我想那混蛋肯定已经死到外头了。”

????王锦绣哼道:“只是中了一刀而已,你怎知那人会死?”

????“去年里正儿子与人斗欧,被砍了一刀,不也死了?”

????“那是因为那小魔王遇到了庸医,伤口处置不慎,再来天气又热,引发伤口感染发浓溃烂,不死才怪。如今这天气阴冷,伤口倒不易发炎,若是及时处理了,哪那么容易死掉?”金锦绣白了弟弟一眼,“我让你送的药送去了没?”

????王锦玉闻言连忙道:“送去了送去了,那张府的人可真大方,不过是送一趟药过去,就给打赏了一吊钱呢。姐,你瞧,真的有一吊钱呢。”他从怀里掏了一串铜钱出来,献宝似的给了姐姐,笑出满口白牙,“姐,那顾东临如今生死未卜,料想也顾不上咱们,明儿个咱们进城,给姐姐扯些布料做两件棉衣可好?”

????那躺在草席上的少年盯着王锦绣身上满是补丁的短打青布小袄,又看着王锦玉身上已明显不大合身的粗布衣裳,嘴巴一撇,正想说话,可惜舌头受了伤,才一张嘴便痛得钻心,不得不忿恨地闭上嘴巴。

????王锦玉看到他的动作,忽然狐疑起来,“姐,这人怎么有些面熟?”

????那少年心里一惊,有些心虚,连忙捂着唇轻咳一声,却不敢正视王锦玉,眼睛四处瞟着。

????王锦绣看了那少年一眼,道:“这儿离张家村不远,估计就是张家村的人吧。”

????“是吗?可我总觉得这人真的好生面熟?”王锦玉走近那少年,仔细盯着那少年。

????少年别开脸,一双如墨似的眸珠子四处乱瞟着,却不敢与锦玉打量的目光接触。

????这少年因为脸上有较多的擦伤,再来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脸上肩上,锦玉一时也认不出来,便就作罢。

????王锦绣把弟弟拉了回来,“他受了较重的伤,你别打扰他。”然后把银钱收了起来,“这场倒春寒来的又猛又烈,瞧你双手都起了冻疱,也好,明日里咱们进城去,做两件棉袄。”

????王锦玉摇头,“姐,我不冷的。倒是你,也该穿得漂亮些,否则出诊的时候,人家一瞧你穿得这么寒碜,如何会相信你的医术。”

????王锦绣淡淡一笑:“无妨,反正这个张家村上下都知道我的医术,倒是不愁他们会不信任我。”

????王锦玉想着自己姐姐的医术,又自豪起来,“那是,姐姐若是生成男子,早在杏林界声威远扬。可惜了那些迂腐酸儒,总是嫌弃姐姐女儿身份。”

????王锦绣叹口气,这个重男轻女的时候,她就算有一身医术,也敌不过世俗的偏见,以至于活了十四岁,在父亲逝去后,原以为靠一身医术随便能够养活一家子的,但她想得太天真了。自从父亲去了后,家里的房子被族人霸占了去,要不是她和弟弟逃得快,说不定早被叔婶给扭送到谨阳侯府邀功去了。

????想着叔婶的嘴脸,王锦绣恨不得咬碎一地银牙,这个世道,真的不是女人该呆的地儿,父母亲死后,家财被人占去她也认了,谁叫她衙门里没人,争不过人家。可叔婶居然还妄想把她卖给谨阳侯府,就真不是东西了。她除了带着弟弟逃走外,还真没一丁点办法。因为她和弟弟都还没成年,就算被长辈任意拿捏甚至发卖都不会有官府的人来管。

????想着她以前在现代可是三甲医院的全科老师,以三十二岁“高龄”来到这个时代,从婴孩做起,因她那便宜父亲也是个大夫,所以她一出身便浸在医书和药材里,偶尔随父亲出诊把脉,学习这个时代的把脉和针灸技术,后天现学的医术外加在现代学的中西医相结合,医术是大大地增进,原以为可以随父亲坐堂问诊,可以赚更多的银子,偏偏她运气霉,不小心惹上了那顾府世子,然后被整到现在这副凄惨模样。

????长长叹口气,王锦绣甩了甩头,对弟弟说:“天色快黑了,去把外头的药材收进来。记着分门别类。”

????王锦玉应了声,便出去收药材去。王锦绣把淘好的米放进炉子里,加了半盆的水,然后又端着个盆子在屋外头拆菜。王锦玉一边收拾药材一边问姐姐,“姐,那个人是哪里人呀,什么时候走?”

????“我也不知道。他舌头受伤了,说不出话。”

????“哼,那也可以写字呀。”

????王锦绣失笑,“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能够识字?”

????王锦玉一时哑住,他们在城里长大,但母亲是张家村的人,村子里的孩子哪有余钱上学堂,根本大字不识一个。而他倒是运气好,去学堂里念了几年书。虽如今没再念书,但姐姐却咬牙把手上的耳环金饰当掉,给他买了好些书本。但也并不是所有孩子都和他一样,都识得字的。那少年一身狼狈,看起来家境也不好,肯定也是丁字不识的。

????------题外话------

????淳汐澜最新作品,古代医女奋斗史!整整酝酿了半年,草稿打了无数次,总算写得顺手了,这才开始动笔,上传。亲们,连载也有连载的好处,不必熬夜加班,看完更新后就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了,多好。保证一天一更,嘻嘻,不会让大家久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